目前日期文章:200609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你知道嗎,每個人都會在最徬徨無助的時候看見希望的光芒。」

「真的是這樣的話,這世上就不會有失意自殺的人了。」

「那是因為他們沒有伸出手去抓住那道希望,而我努力的伸出雙手,緊緊的抓住了。」

「捨不得放開?」

「是啊,捨不得。」

-----------------------------------------------------------------------------

人在台北的我,一如往常的敲著鍵盤,盤算著待會開會應該怎麼報告。
回到台灣一年多,找了一份吃不飽餓不死,還算稱頭的工作。每天的工作內容就是和廠
商及客戶談生意搓湯圓,為公司在合理的範圍內取得合理的利潤事我的職責,我這個部
門,有五個人每天和我幹相同內容的事情。

上禮拜,我為了一份採購報告忙得焦頭爛額,導致這一陣子在BBS上連載的文章中斷了
一回。果然引來怒濤般的富奸狂潮,我看著電腦螢幕,煩惱著該怎麼辦才好。

幸好讀者們都是相當體貼的,在我抱著被劈死的覺悟貼出最新的一回之後,迎接我卻是
『D大回來啦。』等等溫暖的回應。

這件事讓我相當感動,而我也透過MSN告訴人在日本的TOMO,在網路世界裡,有這麼多人
在看我們的故事。

「有很多人在關心我們後來怎麼樣了。」我在MSN對話視窗鍵入。
「你打算怎麼寫?」TOMO給我一個笑臉。
「把我的情感真實寫出來吧,畢竟那是一段相當美好的時光,幾十年後依然記憶猶新的
浪漫記憶。」

「真的?」TOMO疑問。

「Of course。」肯定。

「我很開心,真的覺得很開心。」

「Peter我跟你說喔,昨天我爸媽又叫我去相親,說甚麼對象條件很好,是個牙科醫生。氣死我了,好像我真的沒人要一樣。」
「唉呀,生甚麼氣,雖然妳的外表看起來年輕,可別忘了真實年齡呢。」
「你這個笨蛋!」我看見了冒著熊熊烈焰,發怒的臉。

「妳是不想去呢,還是想尋求我的贊同?」我不再開玩笑。

那件事情之後,我們變成無話不說的朋友,非常非常好的朋友。共同擁有的過去,想起來依然甜蜜不苦澀。
每次聊天,都會勾起那份期盼的情感,但是我們清楚瞭解了,對彼此的處境所該負的責任。

TOMO曾對我說:「我們也許真的不能在一起,但請將我留在心裡,永遠永遠都不要忘記。」

那天她淚流滿面,抱著我痛哭失聲,我從未見過TOMO哭得如此傷心。

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我們在彩虹橋上,留下分離的吻,各自踏上不能一起走下去的旅途。


----------------------------------------------------------------------------


所以我向TOMO提出這個想法,讓我寫下我們的回憶。
荃的事情早就不在心理造成窐礙,只是不成熟的過去造成的痛苦結果,她現在也許過的很好,我也很好。
TOMO持續和我保持聯絡,並沒有因為不能在一起而造成我們之間的尷尬窘礙,我們想得很清楚,
這是體諒著彼此才能做出的決定。

如果能夠再來一次,再一次經歷相同的記憶,哪怕其中參雜痛苦淚水,撕心劇痛,我還是願意。

TOMO很爽快的答應了,我不知道她為何答應的這麼爽快,也許是使用化名的關係,也許是她樂見我寫下我們倆的故事。

深吸一口氣,我開始寫下那一段最平靜的風暴。

----------------------------------------------------------------------------



TOMO和我並不是在任何方面都有著天衣無縫的默契,事實上,她和荃有著同質性極高的性格特徵。

獨立、外向、熱情。

所謂的熱情,外向,並不是只對我一個人如此,對於所有的男性友人,她們都可以混得很熟。
以前,我就是因為無聊的嫉妒心而使荃離開了我,所以當我發現TOMO也有此相同點時,我特別的小心。

我希望能將我們之間的異同點用時間來磨合,將彼此變成最契合對方的齒輪,所以更加的小心翼翼處理彼此之間的關係。

雖然如此,難免有因為情緒問題而導致吵架收場的結果發生,通常是笑中帶淚的和好收場。
但是在那一天,我的意志力崩潰的那一天,一切突然都變了樣。

2004年4月,教授帶團前往波士頓觀展,當時我正忙於畢業論文的撰寫,每天的生活都是雞飛狗跳,沒有一樣事情剛好到位。
課業壓力的情緒累積,TOMO也是同樣的狀況,我們在一個禮拜內因小事爭執數次,到最後落得冷戰收場。
波士頓的行程我早已告訴過TOMO,出發前一天的晚上,我在房內收拾簡單的行李,作出發前的準備。

「你要去哪裡?」TOMO倚在門邊,以平靜的語調問我。
「波士頓啊,我不是跟妳說過了,有三天的展覽研討會要參加,上個月我就跟妳講過了吧。」我承認,當時的語氣有些不耐,繁瑣的雜務確實讓我無法集中思緒。
「我有事情想要跟你說……。」
「對不起,現在我心情很亂,很煩。有事情等我回來再說好嗎?」我深怕一說出口的話又是不經大腦的氣話。

TOMO的臉色沉了下來:「那,你自己小心點吧。」
語畢,她快步走回房間,碰的一聲關起門。那時我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低頭靜靜的收拾行李。

到了波士頓之後,研究室團隊與教授參與了一連串緊湊的研討及參訪行程,直到第二天早晨,透支過度的體力仍然沒有辦法恢復。
正當我泡了一杯咖啡,開始研究今天的行程的時候,Harry撥了一通電話過來。

「嗯,什麼事?」我接起電話,一邊點起煙。
「你倒大楣了你。」Harry的聲音緊張兮兮的。

「為甚麼?話拜託說清楚一點。」很嚴肅,我實在是沒辦法笑。
「TOMO的爸媽來了,可你居然不在家……。」
「什麼!」聽到這個消息讓我十足呆了幾分鐘,傻傻說不出話來。

「她沒有跟我說她的父母要來美國啊……?」我拼命回想著搜索我的記憶,TOMO從未向我提過這件事。

---------------------------------------------------------------------
『你要見我爸媽嗎?』

『有機會的話一定囉,不知道他們會怎麼看我。』

『他們一定會喜歡你的,就跟我一樣。』
---------------------------------------------------------------------

我身在波士頓,距離賓州千里之遙。就算我想,也沒有辦法就這樣趕回去。

所有的一切都太過混亂了,混亂得讓我無法思考下一步該怎麼作。

「我幫不了你,自求多福吧。」Harry很抱歉的掛上了電話。而我,倒在旅館的床上,只能無奈苦笑。












原文出處: 深藏在歡愉之後的感傷(21)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Sep 24 Sun 2006 13:12
  • 傻子


在發生很多事情之後才會瞭解到自己的無知。

腦殺的夏天終於要過了,我的相聲夥伴依舊沒有出現。

秋老虎還是很熱,每天的雨總是在準備出門時變大。

人,總是不滿足。縱然已有很多人羨慕著我的生活。

自由,享樂。

我卻大嘆著空虛與孤獨。

兩個字,青春,光環逐漸消失。

沈寂之後,那就說再見吧。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Sep 22 Fri 2006 21:31
  • 瘋了


事隔60天 瘋狂的改變

沈寂不代表消失 忘卻的又一再出現

忙碌 盲目 迷霧

感傷麻痺了孤獨

少年不識愁 現在才知那是苦的



重重吸一口沸騰的灼熱

還有60天

還在改變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隔壁的吵鬧聲很快的勾引起我們春色無邊的遐想,任何人都很容
易幻想出的場景「酒池肉林」。

  Harry拿著毛巾在臉上擦個不停,不知道是溫泉太熱還是他慾火
焚身,整個臉漲成醬紫色。

  「你臉色不太妙,我看先起來吧,不要泡了。」

  「有點頭暈。」Harry汗出如漿,看起來確實有些不正常。

  「先回房休息啦,反正幻想歸幻想,繼續待在這裡也不能幹麻。


  「嗯。」

  Harry載我的攙扶之下回房,Rika看到他這模樣,擔心的不得了
,直問著我要不要帶他去看醫生。

  但Harry卻說休息片刻就行,我知道他擔心的是掃了我們的遊興


  「Peter,Harry他沒事吧?」

  我拍拍TOMO的肩,輕聲說:「沒事的,他只是血液循環不好罷了
,休息一下應該就好了。」

  離開房間之後,我和TOMO拿著外套走到優雅的中庭散步,在松林
小道間,我緊握著TOMO的手,緊握著這份溫暖的小小幸福。

  我們回憶著相識以來所發生的種種,彼此的心中都溢滿了暖意,
就算飄著雪,也絲毫不覺寒冷。

  TOMO笑得很開心,我們說到了總是一起喝酒看節目的事,那時我
還想將她和Harry配一對。

  我也笑得很開心,我們說到了那晚她爬上我的床,我卻拼命裝睡
的事,那時我只覺得很恐怖。

  「ね」TOMO慣用的日語發語詞。

  「嗯?怎麼了?」

  TOMO臉上的笑意有些落寞,「你覺得我們能夠繼續這樣幸福下去
嗎?」

  「為甚麼不行?」我全然不了解TOMO所擔憂的事情因何而起。

  「等回到美國。也許是一年後,也許是兩年後,我們各自完成學
業之後,還能夠繼續現在的幸福嗎?」

  TOMO的話點醒我潛意識裡擔憂已久的問題,那是我一直以來掛念
在心頭,卻讓熱戀的激情給淹沒的疑惑。

  我身旁的這個日本女孩,不管她在美國時表現出來的樣子有多麼
獨立,多麼成熟,她畢竟還是個女孩子。

  而女孩子,都是需要一個承諾的。

  我反問我自己,現在的我,有足夠的份量給TOMO一個承諾麼?又
或者會重蹈我和荃之間的覆轍呢?

  那時的我心裡所想的是:「不管要付出什麼代價,我絕對不讓TO
MO傷心。」

  「如果和你結婚了,我就得嫁到台灣去了耶。」TOMO搓著手喃喃
自語的樣子深刻烙印在我心裡,至今猶然鮮明。

  我笑著捏住TOMO的臉頰,反問她:「嫁到台灣來不好嗎?」

  「不好不好,我在台灣又沒有朋友,而且這樣我就要和好朋友們
分開了耶。」

  聽到她這麼說,我鬆開雙手,開始有些沉默,這是一道我必須認
真思考的課題。

  漂亮話可以說得很輕鬆,其實我是擔心的,就算排除萬難將TOMO
娶進門,她在台灣能夠生活的慣嗎?我的家人能接受她嗎?

  更逢論她的父母能否接受我了。

  TOMO見我臉色有些嚴肅,突然笑嘻嘻的跳到我背上,笑著說:「
是我不好,提起這種問題。我們今天是出來玩耶,我真笨,搞壞了氣
氛。」

  「說得也是。哈。」我也笑了,這些年來,我已經較能將自己快
速的從僵硬的情緒中抽離,不再死腦筋的鑽牛角尖。

  才一會兒就到了用餐時間,我們回到Rika的房門前敲門,過了一
陣子還沒有反應,我又敲了幾聲。

  房間裡傳來忙亂的聲音,房門打開後我看見了頭髮凌亂的Harry
,他身上的衣服很顯然是緊急套上去的。

  「穿反了。」我指著他身上的polo衫。

  「這麼猴急啊。」TOMO賊嘻嘻的笑,並朝著房間裡喊著:「Rika
我們去吃飯~」Rika的聲音從廁所傳出來,我和TOMO笑得不可開支,
我拍著Harry的肩:「不要在意,真的不要在意。我還以為你生病嚴
重,沒想到是生龍活虎。我們先去餐廳了,你們慢來。」

  說罷,留下囧臉的Harry站在門口,我和TOMO嘻嘻哈哈的走了。

  之後,一直到晚餐結束我們都沒有看到Rika和Harry的身影,回
到房裡,我點起一支煙,轉頭對坐在床上看電視的TOMO說。

  「Harry也真厲害,這麼保守的Rika都被他搞定了。」

  「是Rika搞定Harry吧……嘻,妳還不夠認識Rika喔。」

  「是這樣嗎…那我夠認識妳嗎。」我靠到TOMO的身邊,輕輕的摟
著她。

  「さあーね。」(日語不置可否的用法)吻著TOMO雪白的後頸,
怕癢的她發出可愛的呻吟聲,我本以為她會轉過身來吻我,TOMO卻將
我推開。

  「我要先洗澡。」

  這樣說的意思是要一起洗嗎?

  我想是的。

  飯店裡的房間都有個小型風呂,以黑色石磚砌成,牆上竹筒型的
出水口饒富趣味,十分雅緻。

  TOMO說她要先進去泡一會,等她叫我時才能進去。

  「她又在打什麼妙主意?」我心想。

  於是我靜靜的等待,短短的二十分鐘,等待起來卻是異常的久。

  終於聽到TOMO呼喚我名字的聲音,我幾乎是用跳的彈起來衝進浴
室。

  一進到浴室,我就傻了眼。

  在繚繞水氣中若隱若現TOMO的胴體,美的讓人難以形容。

  她將頭髮盤起,拿著木盆沖水,從背後看到的曲線,只能讚嘆上
帝巧手造人的神奇。

  TOMO將我拉了過去,笑說:「你也要洗乾淨才能進去泡。」

  所以我順從著TOMO的引導,讓她替我洗淨全身,牽著她的手一起
浸到浴池裡。

  水蒸氣使得她的唇吻起來的感覺更是嬌嫩,就怕吻的太大力,會
讓TOMO的嘴唇磨破了皮。

  那種濕熱的交纏經驗從未有過,在水裡,我順著她的意思進入。

  異樣的水感包圍著我的下體,不知道小嬰兒還包在羊水裡的時候
是不是這種感覺,我輕咬著TOMO的乳頭,溫泉的熱度似乎麻痺了敏感
神經。

  我只看到她以陶醉的神情享受著這一刻的歡愉,嬌吟的聲音在浴
室裡迴盪著。

  「舒服嗎?」我問TOMO。

  TOMO沒有給我直接的答覆,而是拉著我起身,我們包著浴巾滾回
床上,也不管身上還是溼的。

  她突然低頭幫我口交,我嚇了一跳。

  和TOMO做愛的過程中,從來就沒有口交這一環,我們從未試過這
種模式。

  口交帶來的快感迥異於進入時的包覆感,TOMO用她的舌尖巧妙的
逗弄著我。

  TOMO第一次的口交讓我無法抵抗,很快的就射了出來,當然她沒
有像AV女優一般吃下精液,我也覺得那樣太噁心了。

  TOMO拿衛生紙擦乾淨之後爬到我的胸膛上,用鼻尖磨蹭我的臉,
「舒服嗎?」她問我。

  那晚我們整夜都在挑逗對方,喝了清酒有些醉意之後的性愛,又
有另一番不同的風貌。

  天色破曉時,TOMO在我懷裡睡得很沉,我看著她可愛的睡臉,獨
自對著日本的晨昏發誓。




















  「我一定要給她幸福。」




原文出處: 深藏在歡愉後的感傷(20)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