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11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終回,請搭配此曲服用。

http://0rz.tw/f123A


----------------------------------------------------------------------


兩天後我們在中午回到賓州,Harry開車來學校接我,
回宿舍的路上,我向他探詢了這幾天詳細的情形。

他無奈的跟我搖搖頭,「TOMO氣炸了。」

「我完了。」我嘆了一口氣。

「不,不是。雖然他對你在這麼重要的時刻不在有些
失望。」Harry打斷我的話。

「但原因不在於她的父母沒有見到你的面,TOMO跟爸爸
大吵了一架,因為那個老頭要TOMO回日本去。」

「回日本?」我一時搞不清楚狀況。

「TOMO今年就能拿到學位了啊。」
「而你我也都是今年畢業,是吧?」我點點頭。

「畢業之後你得回台灣,我也得回台灣,沒錯吧?」
「不回台灣難道要在美國找工作嗎?」其實我漸漸聽出Harry
話中涵義,只是我……實在不願去想這個問題。

我在逃避。

隨著時間推移,必然會出現的『這個問題』。

「其他的不應該由我來說,你自己和TOMO討論討論吧。」
我接過Harry遞過來的一支煙,緩緩說:「我知道。」


車子在高速公路上移動,我看著蔚藍的天空發楞,雖然時速已達
120公里,但是天上的雲還是緩慢的移動,慢得讓人耐不住性子。
當下我根本無暇去思考教授明天要我們提出的檢討報告內容該怎
麼撰寫。佔據我腦海裡的是……回到宿舍之後,TOMO會用怎樣的
表情來面對我。

而我,又該用怎樣的表情去回應她呢。


半小時後,我們到達宿舍,TOMO穿著連帽T恤,帶著微笑迎接我們回家。
我一下車,TOMO便迎上前來,給了我一個擁抱。「歡迎回家。」她說。

我感受著她試圖用心擁抱的那一份溫暖,輕吻了她的額頭。
「這幾天,還好吧?」

「一點都不好!」她嘟著嘴唇做了個鬼臉,隨即展開笑顏:「你一定很
累,先上去休息吧,我們待會再講。」

其實我知道她的內心非常徬徨,卻又處處顧慮著我的心情而不敢講出來
。一步一步踏上樓梯的時候,我心裡想著:「這樣一個善體人意的女孩
,現在的我……能拿什麼回報她?」

二十四歲的我,第一次在異國深感無助,我甚至為自己的懦弱感到羞赧
。我,究竟,還能為她做什麼?

一上樓,我就碰見開門出來的Rika,TOMO進房之後,她把我拉到一邊。
神色凝重的告訴我:「她哭了一天,你可終於回來了。拜託你好好哄哄
她,若是又害她哭我可不饒你。」

我的心頭彷彿被大錘猛力的敲了一下,苦悶的沉重。

苦笑著揮別握住拳頭恐嚇我的Rika,我直接進去TOMO的房間。
她正將咖啡盤放在桌上,看著她纖弱的背影,我很能想像她這兩天承受
了多大的壓力。


我緊緊的抱住她,在她的耳邊說著對不起,試圖為我的無能作點補救。
但是TOMO卻潸然淚下,大眼睛看著我,眼淚就這麼從眼眶中掉落,她甚至
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情緒已經崩潰。

她輕輕的告訴我說:「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你是家裏的長子,我知道
你不可能跟我一起回日本的。但是……他們叫我們分手,我爸爸不要我嫁
到國外去。」

她再也控制不住,趴在我的肩上大哭:「Peter,我好愛你,真的真的好愛你。」



























「我好愛你,可是我們不能在一起。」









那是我最難忘的一句話,兩個曾經是我最愛的女人所說的,一模一樣的話。

因為愛你,所以我們不能在一起。



在那一刻,我幾乎要脫口而出的衝動被我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我知道事實不允許我如此任性,而這就是異國戀情所必須面對的代價,
不是每一對異國情侶都能終成眷屬。

時至今日,我深刻體會了這句話的真實性。



過了一會,TOMO接過我的手帕擦乾眼淚,破涕為笑。
她最喜歡故作堅強,硬是做出『我已經沒關係了』的笑容。
這種模樣更是讓我心頭糾結,萬分心碎。

「對不起。」從頭到尾,我都在說這句話。

現在回想起來,我實在很想痛揍那時候的我一頓,回想著幾年前的自己,
竟是那麼的薄弱渺小,無地自容的痛苦一再的包圍著現在的我。

TOMO雙眼哭得紅腫,她靠近我,用力的吻了我的嘴唇。
我的舌尖嚐到她淚水的滋味,那是一種極盡苦澀的鹹,
包含著她的悲傷情感的急遽濃縮。

我們忘情的吻著,就算以生命作為交換也無妨的吻著。

TOMO嬌小的軀體在我懷中一陣一陣的發抖,那是亢奮情緒過後的遺毒,我疼惜的抱著她,
那幾個小時裡我們相擁,無視於世間萬物的擁抱著。


和她之間並沒有太多爭執與討論,我們太過了解對方,所以爭相犧牲自己替對方著想。
我愛她,無論如何我也不想失去她,但是沒有辦法接受我的是她的雙親。

TOMO曾經對我說過,她最不希望看見她的母親傷心,去日本的時候,
我見識到了真正像個日本女孩的她。所以我知道,她是個孝順的女孩……。

這些看來冠冕堂皇的理由,是我用來說服我自己遵從理性的助燃劑,
最合理的選擇是:「分手,各分東西。」只有這樣才能將彼此的傷害減到最低,
那時我是這麼對自己說的。

我……很自私吧。


TOMO突然輕推我一下,此時她正依偎在我身旁。

「喂。」

「怎麼?」

「我……可以一直愛你到我們各自回國嗎?」

同一天內,我第三次聽到我的心碎在地上的聲音。
我可以嗎?

我可以這麼自私嗎?可以就這樣享受著妳的愛,然後拍拍屁股回台灣嗎?

這是什麼道理。


TOMO卻像看穿了我似的,

「這樣的我,很自私吧?」她勉強自己露出微笑,

「至少,就讓我任性一下。期限是三個月,直到我們回國,好不好?」

我不禁要問:「到了最後,妳還能割捨的下嗎?」

TOMO笑得有些淒然:「嗯。我知道那不是由我們選擇的。」


事後我才知道,原來我們倆想的全然一模一樣,無法割捨的有兩樣情感。
而我們終究選擇了阻力較小的那一方,轟轟烈烈,至死不渝的愛沒有在我們之間發生。

我們選擇了結束,把對方的模樣永遠刻劃在自己的心裡面。






『選擇放棄並不代表選擇遺忘,我們只是用不一樣的方式去記住彼此而已。』









------------------------------------------------------------------------------


寫到這裡,我覺得也該是一個結束的時候了。

這段時間,我把我自己隱藏在內心的情感毫無保留的以我所能達到的方式寫下來。
本來我不習慣將赤裸的想法在他人面前表達,這樣就像變相的強姦自己。

但是我在偉大的西斯得到了救贖。

縱使我曾經一度想要逃避,想要逃避在偶然的獨夜裡會想起的悲傷回憶。
不過我還是回來了。

附帶一提,Harry在半年前成功的說服了自己和Rika的家人,取了個外籍新娘回家。
現在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雜牌每個禮拜都會來找我喝酒,不知道在閒什麼鬼。
但是他從不會忘記帶他的閃光來閃死我這個老頭,這種囂張的行徑讓我相當不爽。

farso大都寫到第三部了,我終於才將我的故事說完,這段不算短的日子真是謝謝大家。



下台一鞠躬。






原文出處: 深藏在歡愉之後的感傷(完)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小時候我自視甚高,總以為自己IQ有180。

但是隨著年齡漸漸增長,這個不知所以的誤會就一層一層被解開。
小聰明稱不上智慧,小手段更上不了檯面。

甚至有一次理化小考,因為她就坐在我的右手邊,而她習慣以右手支著右臉頰,以左手作答。
那次考的是選擇題,直接在試卷上作答,無須畫卡,所以我看的一清二楚。

我考了歷史新高的90分。
然而考卷的內容是甚麼,早就不記得了!


高中的時候酷龍很紅,長髮跟光頭的組合堪稱一絕。
在韓瘋潮流還沒吹起的那時,此二人可謂異軍突起。
還有第一代少男殺手徐懷鈺,殺遍天下無敵手,火熱程度簡直比之周董毫不遜色。

所幸,我從來沒有被殺過。

高中時代的我熱衷於製作網站,那是一個只要你擁有個人『烘培雞』
就可以在班上傲視群倫的時代,美好的時代。

奇妙的是,不知道從班上哪個天才開始,在國文課寫了一首自以為
深情款款的情詩之後,在一年級各班造成小小轟動。

我也不免被這股熱潮襲捲,一頭埋進了創作的世界裡。
國文課,變成了我最喜歡的課程,數學課的時間就是我拼命刻字填詞,
用美麗的詞彙拼湊出『少年不識愁滋味』的詞語。

兩個字,滿足。

正當我大搞熱血文青路線的時候,某個逝去的星期日早晨,我依照慣例
在早餐店硬食難吃的火腿蛋堡。

赫然在中央副刊的新詩徵稿看見了她的名字,以「折翼的彌賽亞」為題
,理所當然的拿到了首獎。


震撼。


很大的震撼。

『首獎,北一女中 xxx』

那一天,我看見了天才與凡人的差異。

縱使,我從一開始就知道她是天才,不折不扣的天才。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