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3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9)

  最近公司內的女孩們時興塔羅牌算命,每到中午休息時間
都聚集在會議室內嘰嘰喳喳討論,一開始妳還未參與其中,只
是也不免好奇這玩意兒到底有什麼好玩。


  那天妳用過午餐,因滿腹飽足感而感到罪惡,腦袋昏昏沈
沈的走回座位,一看手錶,離下午開工還有點時間,妳打算先
趴在桌上小憩片刻。


  這幾天晚上都睡不好,只要閉上眼睛,妳的腦海裡就出現
一個模糊的男人影像,那是妳所思念,所慾望見到的人。


  一開始他的形體清晰,面容明確,妳能確定男人就是妳心
裡所想的他。自從接到那通電話之後,那影像逐漸模糊了。模
糊的影像代表著妳飄移不定的心境,左拉右扯之下,本來已經
放足了法碼的天平卻逐漸失衡。


  妳不知道,天平傾向何方。


  好姊妹們的殷殷告誡言猶在耳,過了二十五歲的女人,要
更愛自己多一點,要獨立自主不去習慣依賴男人,那些她們看
完幾季慾望城市影集學來的觀念與態度未經消化,囫圇吞棗的
灌注在妳身上。


  她們都有男友,有些論及婚嫁,卻擺出一副新時代獨立女
性的姿態,用無比的勇氣追尋女性自由主義。


  真正單身且能夠揮霍時間的人是妳。


  而妳卻不感到自由。


  能夠一個人獨自度過的時光太多太多了,因為那是妳所擁
有的全部。


  「RuRu,別睡了,過來跟我們一起算塔羅牌。」佩姬站在
妳的桌旁,以她一貫的撒嬌音調央求似的對妳說話。


  「真的要玩喔,我對那個不是很有興趣耶。」妳在說謊。


  「誒,妳最近不是有些煩惱嗎,剛好可以算一下,不管準
不準,或許可以提供妳一些不同的想法啊。」佩姬說的有道理



  「那,趁下午鐘響之前算一下好了。」妳撐著桌子起身,
今天不知怎麼搞的有氣無力,提不起勁兒來。會議室內聚集了
幾個平常與妳不是很熟的女孩,興致勃勃的圍著桌子討論,一
見妳走進門,像退潮般的讓開了一個空位。

  
  主持塔羅牌算命的是隔壁部門的小君,與妳只是點頭之交
,平素連話也不會多說幾句。看著小君,妳感到一絲生澀,原
來妳並不是那麼擅長應付陌生人。


  「RuRu,妳想問什麼?」小君面帶笑容歡迎妳的加入。


  而妳卻一時語塞:「能問些什麼呢?我沒算過塔羅牌,所
以不知道正確的程序是什麼。」妳忙不迭的以笑容掩飾尷尬。


  「什麼都能問呀,問工作、問事業、當然大部分的人都是
問愛情囉。」


  「嘿,妳要問什麼?午休時間快要結束囉。」


  趕鴨子上架似的,妳想也不想的脫口而出:「我……我想
問最近的運勢。」


  小君眼角帶俏的笑,顯而易見的,她看穿了妳心裡真正的
想法:「好吧,那妳先從牌組裡選出五張牌,心裡要默唸妳想
問的事情唷,靜下心來摒除一切雜念,要誠心誠意的問。」


  妳按著指示,從桌上散亂分佈的牌中選出五張,交給小君
讓她依順序排在妳的前方。接著,小君讓妳翻開左邊第一張牌
,她替妳解釋:「這張牌是『審判』,也有救贖的意味,意思
是以前的事情和過去的錯誤都已經離妳遠去,妳曾經感受到發
自內心的呼喚,準備去迎接一個新的開始。」


  妳暗自心驚,卻不願將驚訝表現在臉上,不動聲色的翻出
第二張位於右邊的牌,是逆位的「星星」。


  小君說:「星星的本意代表希望、寬容和安詳,但這張牌
是逆位,也就是說現在的妳進入了一段無法對周遭事物信任和
寄託的低潮期,但是只有妳自己能夠救自己。」


  第三張牌位於上方,是正位的「節制」,小君解釋道:「
這張牌的意思是自制,超越,平衡之類,對現在的妳來說,取
得身旁人事物的平衡非常重要,妳會想盡辦法使對手與妳結合
在一起,進而得到最好的結果。」


  妳壓低了聲音,還是難掩訝異:「結合?」


  「這要看妳怎麼解釋了,塔羅牌的牌意每個人來說都有不
同的解釋。」小君說道。


  「剩下的兩張牌,一張是『戰車』正位,妳可能正面臨一
些挑戰,需要全神貫注來應付各種難題,別因小事分神。另一
張則是『女教皇』正位,意思是冷靜、直覺、且具有內面智慧
的。或許妳在碰到難題時,需要更冷靜下來,並且以智慧來解
決問題。」


  「智慧?」妳心想,如果我有這種解決問題的智慧,又何
必煩惱那麼久呢。


  上班的時間到了,女孩們嘩然而散,紛紛回到自己的工作
崗位上,佩姬拉著妳,在妳的耳邊低聲問:「怎樣,準不準啊
。」


  也許是心裡作用,也或許是一廂情願的迎合想法,此刻妳
還無法撫平猛烈鼓動的心跳,僅僅五張牌,卻將妳所預見的種
種難題赤裸裸的攤在檯面上。


  該怎麼解決,妳還需要好好想想。


  「哪,不要愁眉苦臉的嘛,笑一個。今天晚上我們去一間
新開不久的餐廳吃飯,我上禮拜跟小君她們去過,裝潢很漂亮
喔。」


  妳不忍拂逆佩姬一片好意,卻怎也提不起興趣,只能聊勝
於無的問:「哪裡的餐廳?」


  「在安和路上,我們搭公車去,應該很快就到了。」


  「安和路?」


  妳突然感覺非常的不安,如入冰窖般。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8)

  聖誕節過去,接近年末的這一陣子訂單不多,妳也閒的
發慌,每天唯一值得期待的事情便是與他的簡訊往來。


  妳知道他忙,卻不能抑制自己不斷發送簡訊的慾望,事
實上,從那天的晚餐之後,妳和他已有兩個禮拜沒碰上面。
妳還沒確定他的心意,幾天冷靜下來之後,妳赫然發現對他
的瞭解不夠深入,慌忙的將自己從一廂情願的寂寞情愫內抽
離,沒想到,愛上一個人很快,要認識一個人卻這麼難。


  妳翻開自己腦內的記憶書頁,仔細的檢視關於他的資訊
,知道他比妳大兩歲,是個認真勤快的業務高手,身邊除了
一台還在背車貸的Golf房車外一無所有,是個寄居租屋的無
殼蝸牛。


  他有種文人的儒雅特質,以及能夠輕易將妳馴服的溫柔
眼神,除此之外,妳還知道他對生活品味的堅持,雖沒去過
他家,但想必也是整潔乾淨的吧。


  嘆了口氣,妳才發現,將想念他的情緒從胸中抽離之後
,空出來的部分太大了,連呼吸的聲音都在裡頭迴盪碰撞。


  其實,妳很想再見他一面。


  為了揮去那些揮之不去的思念,妳打開衣櫃拿出了明天
上班要穿的套裝,將床邊的熨斗插上電,準備自行熨燙衣物



  說來可笑,出社會這麼久,一個電熨斗也買了這麼久,
這卻第二次使用。妳習慣將套裝交給乾洗店,只要付出金錢
,他們就會把套裝熨燙的平整如新,一絲不苟。妳喜歡襯衫
漿過之後的氣味,那會為妳帶來更努力工作的衝勁。


  上次使用電熨斗時發生了一件慘劇,妳不知道熨斗的溫
度會越來越高,也不能衣服上停留太久。妳曾經在電視購物
上看過一款號稱不會燙壞衣物的熨斗,蒸汽式並且有著膠質
熨燙面的高科技產品。


  可惜妳購入的那款式,只是大賣場價價促銷的便宜貨,
一隻三百五十元。


  那次的緊張與恍惚交錯,使妳損失一件價值六千大洋的
G2000外套,那是妳曾經買過單價最高的一件單品。隨著上班
時日越久,衣櫥裡的套裝也越來越多,到最後妳乾脆不洗不燙
了,全數交給每週三會到公司收衣服的洗衣店人員,以金錢
來解決麻煩事。


  意外的,妳第二次嘗試燙衣服卻順利無比,放下熨斗,妳
拿起外套審視哪裡還有不夠平整的地方,心裡難免得意。妳忙
得不亦樂乎,奇妙的期待起明天一早上班的行程,妳會在六點
半鐘準時起床,洗臉刷牙,泡一杯熱咖啡醒腦,替自己上個漂
亮的妝,然後穿著自己熨燙的套裝出門搭捷運。


  原來自己動手做也能這麼有樂趣,妳笑得合不攏嘴,下次
,妳還想是著自己下廚做豐盛的料理,不要老是吃燙青菜和水
煮蛋了。


  一切準備就緒,妳關掉客廳的燈,一泓月光跳進了屋內,
銀白色的美麗使妳不忍拉上窗簾。妳的世界剎那間安靜了,妳
像隻慵懶的貓爬上沙發,屈著腿往窗外看,今晚的月色美的驚
人。


  還沒入睡,妳就已經自陷於綺麗夢境之中,深吸了一口氣
,填滿胸腹的空虛。如果,這時候身旁能有個人給予溫柔擁抱
,那該有多好。


  女孩的情緒如潮水般易變,來的無聲無息,去的洶湧無比



  妳在黑暗與光亮的交界側躺著,月光灑落在妳的身上,沒
有溫度的光。妳看著手機螢幕,正想發一封簡訊給他。


  不知道他睡了沒有,或是還在外頭跑業務呢?


  正想按下發送鍵,妳的手機突然來電鈴聲大作,嚇得妳差
點丟了手機。妳接起電話,聽見了男人的聲音。


  妳再也熟悉不過的聲音。


  不是他,卻是他。


  「嘿,這些日子過的還好嗎?」他那蒼涼的聲線依舊,以
富含韻味的音律說話。兩年,七百多天,那個曾經讓妳掏新掏
肺的男人,又出現在妳的耳邊。


  「你……怎麼會打電話給我?」妳正努力的使自己的情緒
安定下來,以平靜無波的聲調回應。


  「我剛從歐洲回來,一年多沒回台灣了。哈,可笑,回來
卻發現自己在台灣已經沒有朋友了。」他自嘲似的笑著。


  「我不算是你的朋友。」妳冷冷的說道。


  是的,他不是妳的朋友,當妳哭著求他別走,他冷硬如石
的情緒和決定擊碎了妳,而那些碎片還得讓妳自己來收拾。妳
冷酷的回答沒有嚇著他,這個男人兩年來或許也有所成長,他
以沉穩的語氣笑著:「妳別這麼無情,我只是打電話來向妳問
好。半年前父親過世之後,我在台灣也沒有親人了,唯一能夠
說心裡話的也只剩下妳。」


  聽到他父親過世的消息,妳驚訝無比,那位慈祥和藹的伯
伯竟然已經走了。


  「伯伯他……走了?」晚了半年聽見噩耗,妳還是難忍悲
傷,畢竟在他狠心離開那時,伯伯曾經親自來向妳賠罪,痛陳
兒子的不應該,一個年過六十的長輩在妳面前低頭,不諒解這
三個字妳又如何能說得出口。


  「癌症。我在醫院陪著他走到最後。」他無奈的說。


  「我把父親留在歐洲的行當與不動產都處理了,想回台灣
重新開始。」


  「你的女友呢,不是跟著去歐洲了麼?」妳想起了那位橫
刀奪愛的美人,試探性的開口問道。


  「早分手了。」


  妳雖看不見他的臉,與他初識時的場景卻在腦海中浮現。
「她太過市儈,凡是都以錢來斤斤計較,我爸實在是不喜歡她
。」


  「那時為了與妳分手這件事,他幾個月不跟我說話。」他
苦笑。


  「我沒臉見妳,當然也不敢打電話給妳。」


  「嘿,Ruby,妳別誤會。我只想知道妳現在過的好不好,
沒有別的用意。」只有他,會叫妳Ruby,這曾經是妳們倆人之
間親暱的象徵。


  妳不太習慣,掙扎著回應他:「別叫我那個名了,我早已
經不是你所知道的那個Ruby。」


  「好,好。那我該怎麼稱呼妳?」


  反而,尷尬的是妳。


  妳畏畏縮縮的說:「時候不早,我明天還得上班,先睡了
。」


  他不疾不徐的在妳掛斷電話前說:「我在安和路開了一間
餐廳,有空來坐坐,我請妳吃一頓豐盛的晚餐。當然,是我親
自下廚做菜。」


  「安和路二段31號。」


  「我等妳電話。」他說。



  妳猛烈的喘著氣,就像剛跑完五千公尺慢跑,摀著臉不知
如何是好。


  心裡複雜紊亂的情緒難以整理,遮不住的眼淚,靜悄悄的
從妳指尖滑出。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今天中午天氣不錯,我和同事閒晃到了公司附近的小巷子裡尋找食物,
赫然發現有間店擠滿了人,好奇上前一看發現是間普通的麵店。

由於人太多,我和同事正決定放棄另尋新天地,老闆很有技巧的將菜單
塞到我的手裡,讓我先點菜再橋座位。於是我們就被這麼半拖半拉的進
了小麵店,我點了一碗紅燒肉麵和貢丸湯。

同事問我為什麼吃湯麵還要叫湯,其實吃飯喝貢丸湯是我的習慣,因為
我酷愛貢丸。

五分鐘後,湯先來了。



看起來沒什麼不一樣嗎?

那就沒有更新網誌的價值了。



這是我這輩子吃過最大顆的貢丸啊啊啊啊啊!


我和同事冷靜下來之後,麵來了。




老闆,你搞我啊。

需要這麼大碗嗎?

我沒有這麼餓啊!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