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4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2)


  僅從側面,妳無法看出他表情的變化,不知道他此刻
的冷態是不是因為妳提起了太多關於前男友的事情。當妳
發現自己束手無策的同時,怯弱如妳也只能咬著唇,不敢
再多說什麼多餘的話,靜待著時間的流逝。


  他將抽到一半的煙捻熄了,放入隨身攜帶的小煙灰袋
中,而看著妳的眼神逐漸柔和。


  「告訴我,妳為了什麼而活?」


  「是為了獲得更好的物質享受,求名求利?還是為了
能夠餬口飯吃,凡事得過且過?」


  「告訴我,在妳內心深處最渴望的東西是什麼?」


  妳思考了片刻,很認真嚴肅的思考了一會兒,妳總覺
得,他不會沒來由的說這些話,其中肯定有他的用意。


  終於,妳抬起頭與他目光相接,輕聲說:「我想是,
愛情。」


  他釋放了他溫文的微笑,鼓勵著妳:「很好,妳終於
說出心裡的話了。」


  「所以,妳更應該正視自己的心情,與妳認識有半年
了吧,我從與妳的互動之中隱約發現了妳是一個不敢索求
的女孩。妳太習慣也安逸於等待,缺乏了主動出擊的勇氣
,不管在任何事情上都是如此。當然對愛情來說這也許不
算是個致命傷,但一旦妳碰到的對象也是個木訥且不擅長
開口的男生,那麼兩塊木頭碰在一起,豈不是相對無言嗎
?」


  妳目瞪口呆,瘋狂的在心裡大喊:「就是你,你就是
那塊大木頭!」


  「其實,以妳的條件,真的能找到一個很不錯的男生
,只要妳敢主動些,俗話不是說,女追男隔層紗嗎。」


  「我只想找一個能真心愛我的人,至於物質條件什麼
的,我看得並不那麼重。」妳說。


  他慢慢說道:「妳也看見了前男友的成長,如今他是
個獨當一面的餐廳老闆了,不再是當年那個愛玩又花心的
小毛頭。」


  「以一個男人的角度來看,我相信他還掛念著妳,否
則不會再回國之後就撥電話給妳。說不定他想要跟妳提復
合,妳可得好好考慮考慮。」


  妳對他那些自以為中肯的建議感到憤怒無比,從來沒
有見過一個如此不解風情的男人,妳寒著一張臉,強忍著
即將湧出的淚水,冷冷的對他說:「我累了,送我回家。



  見妳心情低落無比,他不再多說些什麼,默默的上了
車,將妳送回住處。


  「如果心情很差,隨時打電話給我。」臨走前他對妳
說了這句話。如果,早兩個小時說,是多麼溫暖窩心的話
語,會讓妳感覺自己又更喜歡他多一點。


  在這種尷尬的情況下聽來卻像是可笑且言不及義的敷
衍句。妳沒有回應他的話,連再見也沒說,快步轉身上樓



  妳已經受夠了他的呆笨,不懂女人心,遲遲不能察覺
妳的心意,更連進一步的追求也做不到。


  難道真要妳開口要求,拿一張熱臉去貼冷屁股才行嗎
?妳覺得身為一個女孩的自尊被嚴重的羞辱,回到家之後
不想開燈,在黑暗之中狠狠痛哭了一場。


  那天晚上妳終於明白,原來不能被了解才是真正的寂
寞。


  哭完了,妳發了一封郵件給他,至少,妳希望他能明
白妳的心意。


  就算這段單戀到此走至盡頭,至少,妳心裡不留一絲
遺憾。


  「認識你已有半年多了,這一段日子以來,我做了一
個美好的夢,我喜歡那種每天在睡前靜靜的思念著一個人
的感覺。那怕是偶爾會睡不著,也是因為太過想念了。


  你是個成熟且豐富的男人,從你身上我得到了很多,
也寄託了很多。甚至多過於在你身上獲取的份量。是啊,
我為所欲為毫無節制的往你身上投注了太多,而讓自己顯
得空洞寥落了。


  你是塊木頭,甚至是塊又臭又硬的大石頭,也許你在
工作上既聰明又反應快,可是為什麼你從來就聽不出我的
話中含意呢?


  你,真的不知道,我已經喜歡上你了嗎?」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11)


  店裡高朋滿座,生意很好,鉅文顯得相當忙碌,不停
的穿梭於廚房與外場之間,甚至連與妳們搭話的時間也沒
有,妳的心思並不在桌前這盤色香味俱全的西班牙海鮮燉
飯上,妳看著他的背影,腦海裡浮現了過去光影閃爍般的
種種。


  那些妳從來不願意去想起的回憶,如今卻不著痕跡的
在腦海裡轉了起來,而並不感覺痛苦。


  早先在妳心裡早已經認定了與他再也沒有瓜葛,妳們
是毫不相干的兩個獨立個體,精神面妳剝離了他的存在,
而記憶深深的埋藏於一萬公尺深的海底,不願再想起。


  關於他的突然出現,於妳像是熟睡凌晨的一聲爆竹響
,狠辣的將妳從美夢中驚醒,逼著妳去承認不情願醒來之
後世界的變化。


  那是關於妳獨有的世界。


  離開鉅文的店,往忠孝東路行走的路上,妳聽不進佩
姬嘰嘰喳喳的疑問句,眼簾裡揮之不去的是鉅文忙碌的汗
水和滿足的笑容。


  妳真的很羨慕他,彼此分開的這一段時間,他歷盡滄
桑與人事倫常,他父親的死無疑將他推向了另一個境界。
在這社會上失去僅存的依靠後,鉅文學會了去成為一顆社
會巨輪裡真正的齒輪,不被替代的重要存在。


  妳紅著臉,羞愧於自己的不長進,不只工作層面,也
還包括愛情。


  後來妳婉拒了佩姬邀妳逛百貨公司的要求,用過晚餐
,又經歷了一陣複雜的情緒糾葛,妳只覺得渾身疲憊不堪
,一個人上了計程車回家。


  今夜的月色很美,妳沿路看著車窗外那透著銀白色光
芒的圓月,在離家一公里處下了車,沿著新店溪河畔步行



  河岸邊有條長達數公里的單車專用,沿著這條路直走
,穿過一個小涵洞便是妳所居住的住宅區。身旁不時有呼
嘯而過的單車客,他們一身勁裝,在黑夜裡猶如悍駒奔馳
,他們大多結伴而行,新店溪畔的夜晚並不孤單,籃球場
上少年們揮汗如雨,樹下幽暗處則有情侶相擁繾綣。


  這是個僅能容納一台車經過的小涵洞,妳看見了洞的
另一端有台車子緩緩駛來,於是讓了身,站在一旁等車通
過。


  那台車還沒穿越,急促的按了兩聲喇叭,妳心想車主
怎麼這麼不禮貌,妳都讓了路他還按喇叭催促。他關了燈
,將車子開到妳身旁搖下車窗對妳微笑,驚喜地發現是他
,妳笑了出聲。


  「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正好在附近跑業務,帶了宵夜想給妳個Superise
,不過妳不在家。」他搖晃著手中的塑膠袋。


  他一如往常的熱情招呼妳上車,隨即將車子調頭,此
地距離住處車程不過一分鐘不到,隔了這麼久才見到一次
面,妳怎捨得放棄大好機會。


  所以妳鼓起勇氣開口問:「你……待會還有事嗎?」


  他歪著頭想了數秒鐘:「嗯,應該是沒有了。」


  「哪……可以載我去兜兜風嗎?今晚天氣不錯。」


  「妳不會累嗎?」他直直的看著妳,那是妳思慕已久
的溫煦眼神。、


  妳搖搖頭,長髮隨之搖曳擺動,這動作到令他看得出
了神。


  妳微笑:「可以嗎?」


  「那有什麼問題。」這是他的口頭禪,對他來說,似
乎沒有任何事情能夠構成問題。


  「哪,怎麼今天會突然想帶宵夜給我?」

  
  他說:「剛才我在新店那兒跑客戶,客戶公司旁邊有
間魯味攤味道很香,我餓的受不了,就胡亂買了一堆,又
想到很久沒見面了,繞個彎就過來囉。」


  他突然啊的一聲:「妳應該吃過晚餐了吧?」


  「嗯……。」心底有很多想說的話,終於見到了他,
卻怎樣也說不出口。


  「我問你喔,你多久沒有交女朋友了?」


  面對妳突如其來的問題,他顯得錯愕,呆了半晌才回
答:「兩年多了吧。工作太忙,也沒有心思去認真的追求
一個女孩。」


  「是因為沒有遇到讓你心動的人嗎?」


  「這倒不是,因為我工作的關係,所以我能夠認識非
常多的人,其中也不乏談的來的女性。說沒心動過是騙人
的,只不過當我衡量現實狀況之後,通常會在開始之前就
放棄追求的念頭。」


  妳發覺自己心跳的很快,因為他所說的話而感到緊張
,他所說的話會不會應驗在妳身上,動了心卻又無法鼓起
勇氣追求的對象會不會就是妳?


  妳不得不繼續追問下去,否則今夜又是個為愁難眠的
夜。


  「那現在呢?」妳無法隱藏自己的氣急敗壞,愚蠢的
試探著他從來不願暴露的內心世界。


  他倒是非常沉得住氣,臉色不變的說:「我努力工作
,認真生活,物質與精神層面都很富足,其實我很滿足現
在的生活方式。」


  沒想到他給妳碰了一個軟釘子,妳再也問不下去了,
悄悄的紅了眼,抿著嘴角一語不發。


  「我今天,去了前男友開的店吃飯,雖然是個不期待
的偶然。」妳漠然的說。


  「喔?」從他的聲音裡,聽不出對這話題是不是抱持
著興趣。


  妳只能自顧自的繼續說下去:「前些日子我突然接到
了他的電話,他換了號碼,接起來才知道他回台灣了。」
他握著方向盤,目光直視前方道路,臉上表情毫無波動:
「與妳分手之後他去了國外嗎?」


  「嗯,分手之後他隨即去了歐洲,在那兒當他父親的
幫手管理公司。」


  「倒是年輕有為。」他居然給予了素不相識的鉅文一
個讚美。


  「離開他的店之後我感到迷惘,我是個很溫吞的女生
,很多話只敢放在心裡,不敢說出口。但是今天我不得不
說,因為那種感覺已經壓的我喘不過氣了。」


  「剛認識你的時候我好佩服你對工作的熱情,那種毫
不倦怠一心向前的衝勁也感染了我。但三分鐘熱度過後,
我又回歸於習慣的生活模式,面對壓力,我通常最快選擇
放棄,選擇對自己最不造成傷害的方式。不敢說,不敢做
,因為就算提不起勇氣去說去做,我的世界也不會有所改
變。」


  「鉅文以前很花心,因為他老爸有錢,大學的時候就
開車上課,在學校裡算是一號風雲人物,至少……女孩們
看到那台火紅色的跑車,都知道車主是誰。」妳垂下眼眉
,看著自己的膝蓋。


  「他把我傷得很重,簡直當作玩膩了隨手就丟的玩偶
,然而我也不能確信自己是不是真的那麼愛他,當我發現
鉅文背著我腳踏兩條船的時候,心內的憤怒還多過於傷心
。然而那時我沒有選擇拂袖而去,我試著修補我和他之間
破碎的感情,因為我不甘心身邊的人就這樣輕易的被別的
女孩搶走。」


  妳慘然一笑:「最後鉅文戴著那個比我漂亮的女孩子
遠走高飛,把我當成了小丑,毫不留情的踩碎了我的自尊
。」


  「畢業之後每天都過的懵懵懂懂,身旁的好友一個接
著一個結婚生子,當我還慶幸自己擁有自由之身的同時,
才發現自己都快三十歲了。我開始恐慌,又死鴨子嘴硬,
和其他幾個單身的姊妹死守著最後一道防線。其實我心裡
明白,不論我和她們感情多好,一旦她們生命中的真命天
子出現的時候,我一定是最早被遺棄的那顆棋子,就像當
初鉅文丟下我一樣。」


  「今天傍晚重新見到他的面,他不再是當初那個紈絝
公子哥了,他像你一樣擁抱著自己的夢想和熱情,那是我
所不曾擁有的東西。我覺得他忙碌的身影萬分耀眼,我們
甚至不像是同一個世界的人。」


  妳抬起頭看著他的側臉,唇邊長出了些微鬍渣,是他
忙碌了一整天之後的見證。


  他將車子停靠在路邊,深夜裡毫無目的的亂轉,這兒
已經不是妳能夠認得的地方。


  他深吸了一口氣,之後下車點煙。


  妳因他不明就裡的舉動而感到慌張,求助似的望著他
,這一番話是不是說的太急太快,而傷害了妳們之間尚未
穩固的薄弱情誼。


  在男人面前稱讚另一個男人,永遠都是個禁忌。


  他轉身,盯著妳看:「我覺得,妳今天非常健談,比
往常都是。」


  「是因為碰見了前男友的關係嗎?」


  妳的心抽了一下,一股涼意直襲腦門。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10)


  妳明白佩姬為妳著想,雖然不說破,但她確實用盡了
方法想要帶妳走出陰影。下班前一刻,妳在女廁洗手台邊
補妝,往著窗外白濛濛的天色,有些黑沉的雲散發著風雨
欲來的氣勢。


  是啊,那一天也是如此,突如其來的滂沱大雨,濕了
妳的身,也打亂了妳平復已久的塵緒。


  他最近怎麼樣?已經許久沒有捎來簡訊,是不是忙得
連妳也忘了?想到這裡,妳拿出手機,倚在窗邊按了他的
號碼,話筒輕輕的靠在耳邊,鈴聲響了良久,聽見了「您
的電話沒有回應,請稍後再撥。」接著嘟的一聲進入了語
音信箱。


  妳沒有立即掛上電話,反而是虛弱的說了幾句話:「
嗨,最近好嗎?你似乎很忙,很久沒有你的消息,有空的
話打電話給我。」


  想來可笑,這一點點最簡單的要求,妳卻費盡了力氣
才能說出口。


  妳很無奈,痛恨著自己的懦弱。


  下班之後,妳打起精神面帶微笑和佩姬攜手逛街,妳
們先到誠品買了幾本書和當期的女性雜誌,再沿著安和路
步行前往目的地。

 
  心內忐忑不安,佩姬口中所說最近才新開的店,會不
會就是前男友鉅文開的店。


  如果見到他該怎麼辦,妳有辦法給他好臉色看嗎?


  心中的疑慮一層層的加深,本來和佩姬有說有笑的妳
也漸漸黛眉微蹙一語不發,佩姬知道妳心情不好,便一笑
置之。


  說穿了,這都只是妳想像力過剩的庸人自擾,上次和
鉅文通電話,他並沒有告知店名,只是說了一句「等妳電
話」,而妳也並沒有回撥過電話給他。


  安和路上幾十間餐廳,光是這個月新開的至少就有三
間,況且不巧碰到了又如何,妳只是陪朋友過來吃頓飯,
不就是正常的社交禮儀往來罷了。


  「嗯,就這麼辦。」妳握著拳頭告訴自己,就算碰到
他也要鎮定,不可以在佩姬面前失態。佩姬指著街邊一間
西班牙風格的餐廳,說:「就是這兒了,聽說這家店的海
鮮燉飯很好吃喔,不過我想我們兩個小鳥胃應該只點一份
就夠了吧?」


  妳的食量很小,早已是眾所周知的事實,聖誕節那天
和他吃飯,妳曾經考慮過是不是要回復正常飲食模式,也
許他真的不喜歡刻意節食的女孩。


  走進人聲鼎沸的餐廳,店內充滿了食物的香氣和餐客
的歡笑聲,道地巴塞隆納海港餐廳式的裝潢頗有異國情調
,遊艇造型的吧台後方牆上還掛著巨大的木製船舵。


  這間店不論是燈光和氣氛都讓人感到心裡暖洋洋的,
妳也不禁鬆了彆緊的嘴角,唇邊浮現一抹淺笑。


  鄰桌幾位大學生模樣的男孩不時轉過頭來對妳和佩姬
投以注目的眼神,他們的打扮都很年輕,五顏六色的襯衫
配上刷白且殘破的牛仔褲,面容還帶著稚氣,當妳的目光
與他們對在一起,男孩們便害羞的轉過頭去。


  妳心內暗笑,原來自己與所謂的「男人」周旋了這麼
多年,這些學生味十足的男孩在妳眼裡看來竟是那麼青澀



  「RuRu,他們一直在偷看妳耶。」佩姬笑說。

 
  妳今天穿了合身的套裝,黑色窄裙旁為了活動方便而
開了小叉,這種精明幹練的OL姿態,不正是男孩們心目中
的性幻想對象嗎。


  「想太多了,先點菜吧。」


  佩姬看著妳,伸出手指輕刮妳的臉龐調笑說:「瞧瞧
妳,都樂翻天了,剛才還愁眉苦臉的,現在會笑了喔。」


  連妳自己也沒察覺,那微微上揚的嘴角與不請自來的
好心情究竟是不是虛榮感作祟,總之妳的心情已經不那麼
壞了。


  一位穿著廚師白袍的男人上前為妳們點菜:「請問兩
位可以點菜了嗎?」正低頭看菜單的妳遽然心驚,這聲音
好熟悉,沒想到好巧不巧的選中了他開的店,雖說該來的
總是要來,只是妳想不到來得這麼快。


  鉅文馬上發現了妳的存在,她輕輕的喚了妳的小名:
「Ruby?」


  妳感到頭皮發麻,事到如今也不好在躲躲藏藏,闔上
菜單妳抬起頭,一臉僵硬的微笑。


  「好久不見了,鉅文。」


  他又驚又喜,臉上的表情藏不住他的心情,略微激動
的說:「沒想到妳真的會來,天啊,我甚至還沒跟妳說過
店名。」


  「什麼什麼!妳們認識喔?」佩姬一頭霧水,夾在妳
們兩人之間,睜著大眼睛好奇的問。


  「是佩姬帶我來的,碰巧而已,事前並不知道這間店
是你開的。」妳淡淡的說。


  「RuRu妳很不夠意思耶,我都不知道原來妳認識這家
店的人。」


  「他是老闆。」妳說。


  佩姬摀著嘴訝異道:「哇!你叫鉅文嗎?你跟RuRu認
識很久了嗎?」


  鉅文微笑說道:「是的,很久……非常久了。」


  「我們是大學同學。」妳搶先封了鉅文的口,聰明如
他應該瞭解妳不想聽見「前男友」這三個字。


  「嘿,女孩們,今天想吃點什麼?我請客。」


  「真的?」佩姬倒是興奮得不得了。


  妳終於能夠仔細的看著鉅文,這些年來,他原本娃娃
臉的外貌成熟了不少,似乎經歷了一番滄桑,唯一不變的
是那目光如灼的眼神與永遠都向前看的氣勢。


  能在餐飲業激戰區的安和路上開一間有模有樣的店並
不是件簡單的事,而妳也能觀察得出,掛在他眼角旁的疲
累。


  他變得不太一樣了。


  從男孩,變成了一個男人。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 Apr 02 Thu 2009 15:10
  • 臭。


  公司裡正在擦油漆,臭的讓我想來更新一篇網誌。

  今天看到留言版出現了無名小天使,還以為有什麼好康,
原來是討錢來著。小天使溫馨提醒金卡使用期限即將到期,續
約有八折優惠。


  嗯,不做多想便刷卡續約了。


  其實仔細想想,無名部落格的功能不是很強,版面也沒多
漂亮,更有一大堆奇奇怪怪的限制,前陣子看報紙,一些非無
名使用者的部落客們聚會時戲稱無名是『奶格』。


  的確,無名部落格也許是整個亞洲網路世界裡聚集了最多
乳溝的地方,造福男性使用者們,怎麼無名官方不提供這些免
費露乳溝的小妹妹們一些續卡優惠?譬如說比8折更低的5折。


  那為什麼我還是跟個阿呆一樣繼續刷卡付費呢?

  還不是為了那個網址,為了懶惰,為了省麻煩。

  我所擁有的只是一個很簡單,以大量的文字和少量圖片構
築的小部落格,用不上什麼太繁複炫麗的功能,也不需要多大
的空間(買金卡只是爽度問題)。


  但是一旦部落格面臨到搬遷的問題,我要煩惱的是,該怎
麼把這麼大量的文字資料挪過去,複製貼上也許是簡單的方法
,卻不是一個好辦法。

  每一篇發文,文頭顯示的時間都見證了我寫作的歷程,這
些年來,我如何過生活,寫了些什麼東西,學習了什麼,又遺
忘了什麼。


  所以就算人家說無名很難用,於我無妨,我用不到那些功
能。搬家,我不敢想,因為太麻煩。

  給無名小站官方一點建議,文章分類麻煩多設幾個,否則
每次寫Murmur文,我就得煩惱這是大分類『心情』底下的『個
人』之後的什麼呢?


  這只是一篇沒營養的廢話,因為公司刷油漆味道太臭而想
寫的廢話,算不上『心情小語』也稱不得『男人話題』,莫非
我這是『同志日記』?還是『情慾告白』?


  多設一個分類叫『廢話連篇』如何?


另外,今天早上買早餐的時候發現了一個不得了的東西。



連我家的貓都很好奇。



私‧處的Wolfy也很好奇。

究竟是什麼東西呢?



原來是我的書上架了,前面也有朋友來留言說已經買到了,真是感謝你們。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