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6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不敢坐雲霄飛車。

從小到大,不管是學校的校外教學或者畢業旅行,
只要到了遊樂園就讓我覺得索然無味。

同學們興高采烈的一趟又一趟的排隊搭乘雲霄飛車
與大怒神之類的遊樂設施,不敢坐的我只能一個人
呆呆的坐在販售區等待同伴回來。

我並沒有懼高症,但是我非常害怕從高速急速落下
的感覺,就像出國搭飛機的時候,我最怕起飛與降
落那一段機身劇烈晃動的過程。

也許是因為我的父親在22年前的一場空難中過世。
讓當時年幼的我在心中產生了陰影。

潛意識裡對高速急速落下產生了排斥與抗拒。

南非航空295號班機。

1987年11月28號從台灣中正機場起飛,
目的地是南非最大城約翰尼斯堡。班機在模里西斯東南
250公里的印度洋上空起火並墜毀,機上159人全數罹難。

我的父親在南非開工廠,時常來往台灣與南非,
父親出事的那一年,我才七歲,依稀記得電視新聞
報導空難的當時,家裡的大人們全都哭成一片,我卻
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會想起這段往事,是因為前一陣子我接到了從來不曾主動撥電話
給我的舅舅打來的電話。他在電話裡催促我打開電視看國家地理頻道。

父親所搭乘的那一班飛機成為了『空中浩劫第五季』的探討主題。

關於飛機為什麼在印度洋上空突然失聯,最後墬毀在印度洋的深海裡,
起因眾說紛紜。由於黑盒子在事故一年之後才打撈上岸,
毀損嚴重導致無法辨識當時的通訊紀錄。

最令人匪夷所思的說法是,當年中華民國政府與南非政府在政經軍事
方面往來密切,又由於南非政府被國際禁運軍火,及遭受了經濟制裁,
有此一說是當年的飛機上秘密載有核子武器或是其他軍火。

據說飛機是由貨艙起火,由於火勢太過猛烈無法撲滅,
導致了班機在印洋上空燃燒解體隨即墬毀海中。

看完了節目,我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感想或者訝異,

父親對於我來說,僅存的記憶也只有小時候常常吊在
他粗壯的手臂上玩盪鞦韆,以及他在世界各國經商時總會
帶回來給我的合金機器人玩具。

小時候我常常在想,會不會父親僥倖逃過一劫,
幾年後又回來台灣與家人團聚。我曾經在夢裡見過無數次父親的笑容,
只是遺憾的是,夢裡聽不見他爽朗的笑聲。

我的國中同學H君曾經對我說過一件趣事。

那是在國二的暑假,可憐的國中生必須上暑期輔導課,
那天是個炎熱的日子,輔導課只上到中午,放學之後我和幾個
要好的同伴到學校後方小巷吃牛肉麵,H君說家裡有煮飯,
便不與我們一同,自個兒回家吃飯去了。大熱天的牛肉麵吃的
我們幾個滿身臭汗,國中生就是一身精力無處發洩,吃完麵後
居然有人提議回學校打籃球。

一行人鬧哄哄的又衝回學校搶籃球場,我們揮汗如雨的打球直至夕陽西下。

隔天到學校,一早H君便神秘兮兮的將我拉到一旁,
問我:「誒,你家怎麼會有一個男人在啊?」
H君知道我是單親家庭,且媽媽每天都要上班,
我和妹妹也必須上暑期輔導,照理來說那個時間家裡是沒有人在的才是。

「哪有可能,我又不在家,昨天我在學校打籃球打到傍晚耶。」我百思不解。

「我跟你說喔……昨天中午我吃完飯,就想打去問你下午要做什麼。
結果我打你家電話,是個中年男人接的,我以為是你的叔叔或伯伯
之類的人,還問他你在不在家。」

昨天並沒有男性親戚來訪,這點我再確定也不過。

「然後呢?」這時我已經心裡有底。

「他就用很平淡的語氣跟我說,XXX不在家喔。我說了謝謝之後就掛電話了,
後來想想不對啊,你家裡怎麼會有中年男人?」H君說。

我知道接電話的人應該是我的父親。

我並不感到害怕,反而感到高興。

原來父親一直沒有離開我們。

這件事情一直埋在我和H君的心裡,沒有對任何人說出口,
一直到我們都已年長,某次的聚會裡突然想起,才拿出來笑談閒聊。

直到現在,那些父執輩的伯伯們,父親的結拜兄弟們見到我
,總會感嘆的對我說。

「你跟你老爸年輕的時候真的長的一模一樣。」

我很開心。

父親始終一直陪著我。

雖然我還是不敢坐雲霄飛車。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最近都在聽這個團的歌

是個老牌硬派搖滾樂團

團的年紀呢...跟我的年紀差不多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3)


  妳的他是個呆木頭,不解風情也不懂女人心,那是人
們口中所謂的男人。寄出那封信之後,妳有一種解脫的感
覺,也忘記了在按下發送鍵之前持續了數分鐘的猶豫不決


 
  『為什麼我老是遇上不對的人?』妳已經決定不再自
怨自艾,在職場上時髦亮麗的妳,只要伸手一撈,哪還怕
沒有男人愛?


  而他,就像失蹤了似的人間蒸發,沒有回信也不曾來
電,幾個禮拜之後妳遽然驚覺,真的失去了他的音訊。


  他著實從妳的生活中離去,毫不留戀的瀟灑離開。


  事情演變至此,沒有挽回的餘地,有時深夜裡獨處時
妳會這麼想。


  『所以,究竟是我狠心,還是他不留戀?』


  不再日日夜夜期待手機響起,也不需緊盯著MSN聯絡
人視窗心懷忐忑的決定該不該主動發訊息給他。這種生活
堪稱自由,連著幾個週末都和姊妹淘上夜店飲酒作樂,穿
著新買的性感洋裝,每到一處都有人為妳傾倒,本來妳從
不在夜店給人電話,也破天荒地與幾位男士交換了聯絡資
訊。


  佩姬笑說:「我們從來就不知道,RuRu才是真正的夜
店皇后。」


  妳不喜歡這個稱號,聽起來讓人感覺糜爛無比,妳只
是想放鬆心情,用震耳欲聾的音樂麻痺自己,用酒精灼燒
受傷的靈魂。


  那樣其實很痛,只是妳還說不出口。


  不知怎麼搞的,這陣子妳常到鉅文的店裡用餐,當然
不是為了貪圖他的招待,妳只是覺得,至少還有一個地方
可以去,而那裡有個人非常瞭解妳。


  妳尋求的是冷漠叢林裡一個溫暖的歸宿,看見鉅文忙
碌而滿足的笑容,妳會覺得自己也充滿了活力。


  那個是異常忙碌的週末夜晚,妳一個人坐在店內隱密
的角落,享用鉅文為妳精心打點的歐式餐點,在這裡聽不
見店內的人聲鼎沸,妳能夠一邊看著窗外夜色一邊品嚐美
味。


  妳發現小小的四方桌上換了作工緻密的黑色絨布,觸
感滑順,桌邊點上了一盞水晶燭燈,配合著Bossa Nova的
慵懶曲調,妳發自由心的喜歡這種氛圍。


  今晚店內客人來來去去,多是成雙成對的情侶檔,也
許是因為鉅文的店登上了本週美食雜誌的首選推薦餐廳,
使這間小店的知名度大展。


  妳捧著手中的日文翻譯小說,那是部多次被改編搬上
電視螢幕的經典名著,書中男女主角多次偶然的邂逅,循
著日劇模式的相遇、衝突、而最終得到美好歸宿。


  妳心想,「如果真實人生也能這樣就好了。」


  其實,妳早發現了問題的癥結點,談戀愛就像跳雙人
舞,一個巴掌拍不響,生活在都會中的妳們,都欠缺了最
原始的勇氣。


  提不起勇氣也無所謂,因為多的是選擇。妳和他,一
直被這樣的想法蠱惑著難以自拔。


  妳抬起頭看著鉅文的身影,思考著。這個男人,妳曾
經深愛過,也深惡痛絕的男人,為什麼如今妳卻習於他店
裡溫暖的燈光,像隻溫馴的貓,靜靜的待在他為妳準備的
小角落裡。


  過了八點之後忙碌終於告一段落,鉅文也終能空出手
來,他拿著一杯晶綠色的飲料走到妳的面前,拉開椅子坐
下並重重的吐了口氣。


  「今天真是夠嗆的,打從開店以來沒這麼忙過。」他
苦笑,妳看得出來他很滿足。


  「我很開心,最近妳常常來店裡。喜歡上這裡了嗎?
」他大口大口的喝著那看似沁心透涼的飲料,看他暢快的
喝法讓妳忍不住也要了一杯。


  「你的店真的打造得很有感覺,很溫暖,又很時髦。
我不太會說那種感覺,也許……就像日劇裡面常出現的那
些餐廳,到處都看的到你的用心。」


  鉅文哈哈一笑:「這就是最棒的讚美了,現在我只希
望店裡的人潮不是曇花一現,至少也要穩定維持今天八成
的來客量才行。」


  「你真的全副心思都放在自己的事業上面耶。」妳捧
著微微發燙的臉頰,想不到那晶綠色的飲料裡含有一點酒
精成分。


  「除了這間店,我也沒有什麼其他值得放心思的地方
了,自己一個人住,其實說是睡在店裡還比較恰當,我很
少回家,哈。」


  妳們開心的聊了一會,鉅文發現了妳眼神裡薄暮似的
暗沉,他開口問了。


  「Ruby,妳是不是有心事?」


  「嗯?為什麼這麼問,我沒事啊。」妳勉強擠出一個
微笑,卻無法在這個十分瞭解妳的人面前維持偽裝。


  「如果想說,可以與我分享,也許我幫不上忙,但至
少能當個稱職的垃圾桶。」他笑說。


  當桌邊的蠟燭燃燒殆盡,火花熄滅之時,妳抿著唇掙
扎著。


  是不是男人才更懂男人的想法呢?


  但是,妳不是早已決定放棄,為何胸腹中又如此充滿
了想說出口的慾望。


  說是無所謂,也只不過是成年人裝模作樣的逞強罷了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 Jun 22 Mon 2009 22:03
  • 希望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