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5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拉開窗簾,溫暖的金色晨曦聚合成為幾道光束,透過窗子打在
我的臉上,一時使我難以適應,瞇著眼睛轉過身去。我換上了短袖襯
衫和稍短的黑色緊裙,撥了通電話告訴沛姊,我會晚點進辦公室。


  我輕輕推開婉祈的房門,她正抱著粉紅色的抱枕熟睡,房裡冷氣
的溫度太低,簡直像睡在冰箱裡似的,使我微微打了個哆嗦,順手替
她調整了冷氣溫度。


  她熟睡的側臉極美,彷彿精工雕琢的鼻樑角度,微彎的嘴角和未
施脂粉的淡紅嘴唇,就連身為女人的我,驚鴻一瞥之下竟也動了心。


  我在婉祈的化妝台前佇立片刻,看著鏡中掛著黑眼圈,有些憔悴
的自己,心想著:「我和婉祈同年紀,可她看起來卻比我年輕許多,
再這麼熬夜下去可不行啊。」


  為了使自己的氣色看來好些,我破天荒的在臉上擦了粉,挑了睫
毛,並仔細的塗上婉祈大力推薦的唇膏品牌,那種沾在嘴唇上,有些
甜膩的香氣讓我不太適應。


  叭叭。


  樓下傳來兩聲喇叭聲,小汪準時到了,他這個人雖然脾氣暴躁,
又有點笨拙,唯獨謹守約定時間,從不遲到是他最大的優點。


  而我喜歡他這個優點。


  我拎著包包緩步下樓,打開車門的那一刻,小汪看著我,臉上表
情古怪。


  「怎麼了?」


  「妳……妳化妝……!」他語氣驚恐,只差沒有棄車奪門而出。
我橫他一眼,其實自己有點害羞,雖是如此,我還是想從他口中聽到
稱讚的話語。只要一句就夠了,就算是無心的也無所謂。


  「我的老天爺,今天是什麼日子,妳的生日?我的生日?」他拼
命的搔著頭,東摳摳西摸摸,時不時往我臉上偷瞧一眼,那模樣就像
隻賊猴子掏耳弄腮似的,難看的不得了。


  「喂。我化妝很奇怪嗎?」我反手將頭髮束成馬尾,正面盯著他
看。


  「不不不,一點都不奇怪,不奇怪,哈哈。」他連忙發動汽車,
連要去那兒都不知道,就踩下油門急馳而出,看起來渾身不自在。


  我嘆了口氣,罷了,那句我想聽的話,他終究沒說出口。


  打從我有記憶以來,就不太喜歡醫院這種地方,那怕是曾經幾次
受傷進出醫院,我都不願久住。醫院就是給人一種死氣沈沈的感覺,
一個迎生送死的地方,死亡的多,誕生的少。


  走進那全年空調開放,冷冰冰的醫院大廳時,撲鼻而來的藥水味
更是令我難受,鬼魂我接觸的多,體質也變得極為敏感,雖然我沒有
陰陽眼,也看不見那個世界,但是只要有看不見的怪東西經過我身旁
,還是多多少少能夠感覺得出來。


  特別是在醫院這種地方,老是叫人感覺涼颼颼的使不上力。


  所以說,我不喜歡醫院。


  昨晚我在留言板上找到了那位因受到驚嚇而入院治療的老伯伯的
相關資訊,他應當是被送到了木柵當地最大的醫院,這座位於半山腰
的醫院已有多年歷史,從院區外頭看進去,倒是綠草如茵,環境清幽



  小汪陪著我到醫院服務櫃檯詢問。


  「我們想找一位王木原先生,請問他在幾號病房?」我對護士小
姐微笑說道。


  「王木原?你們是他的什麼人?」坐在櫃檯後方的護士小姐連頭
也不抬,口氣冷漠的回我一句。


  「我們是他的晚輩,日前得知王伯伯入院接受治療,今天特別來
探病。」我說。


  小汪舉起手裡提的水果籃,向那位小姐咧嘴一笑。


  「507號室。」


  護士小姐從頭到尾沒抬頭看我們一眼,不知道是不是心情不佳。


  「她臉好臭。」走在醫院五樓的長廊間,小汪吐舌說道。


  「你又看見她臉臭了,她從頭到尾臉也沒看我們一眼,我只看見
你笑得像個白痴。」我捏著他的手,心想現在可不是打情罵俏的時候



  扣扣。我輕敲507號病房的門,裡頭傳出一道蒼老的聲音:「進
來。」


  王木原是個白髮蒼蒼的老人,臉上滿佈皺紋和老人斑,見到兩個
陌生人提著水果走進病房,顯得有些驚訝。


  「你們是?」他說話帶有濃厚的鄉音,聽起來像是四川話。


  「呃,王先生您好,敝姓駱,是台北地檢署的檢察官。」我對自
己的身分直言不諱,希望不會嚇到老伯伯才好。


  果不其然,王木原面帶疑惑,本能的起了防衛反應:「檢察官?
我可沒有作奸犯科,檢察官來找我幹什麼?」


  「是這樣的,我雖是檢察官,但我辦的是靈異案件。」


  「靈異案件?」王木原冷哼一聲,「老夫這兒可沒有靈異案件給
你辦啊。」


  這老榮民脾氣甚硬,像隻厚皮的老水牛,我耐著性子,和顏悅色
的對他講了半天,他就是不肯透露當天的情形,讓我不禁要想,是不
是網路流言出了差錯,其實這位老伯伯並沒有碰見雨中的無頭女鬼?


  「如果你們沒有其他的事情,就請回吧,不要打擾老人的休息時
間。」頑固的老人將頭別了過去,不再回頭看我一眼,使我為之氣結
,後悔著一開始就表明身分來意,使他產生了抗拒的意志。


  原來大多數人都不喜歡檢察官。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婉祈還沒下班,我草草用過晚餐後,回到自己的房裡處理文書資
料。日前,周老師傳真了一份很有趣的文件給我,那是關於我們在葬
鬼村看見的黑色小蟲的調查資料。一想起那些從屍體中洶湧而出的黑
蟲大軍,我臉色發白,又是一陣噁心,天知道我們那天吃下肚的是什
麼,我還為此做了一個月的惡夢。


  根據周老師的明查暗訪,他在一些巫術與降頭術的古籍中找到了
相關資訊。


  周老師在電話中告訴我:「所謂降頭,蠱術,都是盛行於東南亞
的咒術,傳說降頭術擁有極大的威力,能夠實現下降者的願望,但是
用得不好很容易玩火自焚,使降術反噬己身。」


  「而蠱術則是發源於苗疆一帶,以五彩毒蟲煉蠱,並且注入巫術
或詛咒,煉成的蠱物寄生在人身上,會使中蠱者變成行屍走肉,非下
蠱者的解藥不能排解,是一種狠毒異常的巫術。」


  「那……我們在越南見到的小蟲子,和降頭或蠱術又有什麼關連
呢?」我好奇問道。


  「這個……根據我的調查,這種黑色蟲子不是屬於人間的生物,
邪術以屍養蠱,而那蟲子吃的並不是人的肉身,卻是靈魂!」


  「什麼?吃……吃靈魂的蟲子?」我汗流浹背,那時候,炸得香
酥脆嫩的黑色山珍我和小汪可吃了不少。


  「正是,我手邊的古籍中載明屍蠱的煉成方式,屍蠱分為兩類,
焚屍蠱與水屍蠱,特性不同,不能混為一談,我們在越南見到的就是
其中的焚屍蠱。但是,關於蠱物的特性和詛咒效果,書籍內卻沒有詳
述,我還要繼續調查才行。」周老師說。


  與周老師電話告一段落,我趴在桌子上嘆氣,痛恨自己的不謹慎
,出門在外,對那種來歷不明的東西還能大快朵頤,真是笨到家了。


  嗯?我猛然抬起頭,或許這是被小汪傳染的,和他交往的後遺症
!我會越來越笨,原來不是沒有原因的啊……。


  「啊!好煩啊~~。」我胡亂搓著頭髮,大叫了一陣,終於把注
意力挪回電腦前,一則則查看留言版上的網友留言。


  雖然早上沛姊說得有道理,我們不是負責降妖捉鬼的單位,確實
沒有必要各種靈異現象或傳說都去淌渾水,但我還是有點在意。以前
周老師說過,含怨而死的人會化為冤魂,在自己受害之地徘徊不去,
若是都市傳說屬實,也許它是想告訴我們什麼訊息?


  重新整理了一下此則都市傳說的相關訊息,首先是在萬華區的某
社區公園,下大雨的日子,午後三點三十三分就會出現的紅衣斷頭女
人。第二是以有不少目擊者,據說第一位看見的人是住在公園旁的老
榮民,因為驚嚇過度而入院治療。


  我按掉了電腦螢幕的電源,將房間的燈打開,躺在床上想著。


  我撥了通電話:「喂,小汪,明天陪我去一個地方。」


  「約會啊?」


  「約會的話下輩子也許有機會。我想親自去確認一件事。」我笑
說。


  「難得我們家小寒肯主動找我出任務,我還以為上禮拜妳氣炸了
,以後都不理我了呢。」小汪在電話那頭笑得很開心,老實說跟白痴
沒什麼兩樣。


  「早就氣消了啦,你喔,不要每次見到允成就找他的碴行不行,
大家都是同事,在越南時還差點沒命,你就不能溫和一點嗎?」


  「我也明白我們是在同一條船上的人,可是允成那小子,以前人
前人後叫我學長,現在辦過幾件大案,升了官,人就臭屁啦。那種高
高在上的態度,我可不敢恭維。」小汪氣憤說道。


  我嘆了口氣,柔聲說:「好嘛,你聽我的話。凡事多忍讓些,畢
竟允成也幫過我很多忙,就當做是給我面子好嗎?」


  小汪嘻嘻笑著:「老婆大人都這麼說了,做丈夫的哪敢不聽?」


  「王八蛋!誰是你老婆,誰又是我老公了啊!」我沒好氣的說道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明日大明星。漫畫Cosplay」拿萬元獎金

還有機會成為封面插畫作家

▲活動名稱:「明日大明星。漫畫Cosplay

▲活動時間:2010.4.28()-5.27()6.10公告得獎名單

▲比賽主題:武俠《三京畫本》及《清明記》主角設計。同一作者限單本小說投稿乙次(等同於可投稿《三京畫本》一個角色,也可投稿《清明記》一個角色。

▲活動網站:http://ebook.tomor.com/activities/tomor-star/index.html

▲作品規格:

1.單張人物設計

2.尺寸:14*21cm(直式)

3.其它:300dpi,彩色圖稿(RGB)jpg格式

原訂為收取(CMYK)jpg格式檔案,現改為(RGB)jpg格式檔案,但為了之後出版、印刷等相關事宜,請務必保留參賽之(CMYK)原始未壓縮檔案,謝謝。

4.單張上傳檔案大小限定於3MB以內

 

▲名次/贈項:

第一名/一萬元

第二名/七千元

第三名/五千元

佳作三名/XP-8060B1024階繪圖板乙份


主辦單位:明日工作室

協辦單位:CWT台灣同人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事太過離奇,令人咋舌,我尋思說道:「以我的立場是不會排
斥這類靈異傳聞,況且,若真的有這件事且有民眾受到傷害的時候,
就不能袖手旁觀了。」


  「小寒,我們的職責是辦案,卻不是抓鬼啊,又不會捏符念咒。
」沛姊哈哈一笑,將手中的罐裝可樂一飲而盡,隨手拋進垃圾桶中。


  我臉一紅,自己也覺得不好意思,「真要說抓鬼,我也不會啊,
那是周老師才會的招數。」周老師是已經過世的法醫小周醫師的親大
哥,越南劉奇文一案,當時我們在越南偶遇,也多虧了他的協助,沛
姊才能平安無事的回到台灣。


  「哎呀小寒姊,妳辦過那麼多恐怖的案子,都能全身而退,這次
要揭開都市傳說的真相,當然是非妳莫屬啦。」雅芳嬉笑道。


  我嘆了口氣:「雅芳,那是我運氣好才能把命留到現在,光是萬
禾社區那次,我就差點丟了命不是嗎?」


  一直沈默不語的山崎柔突然開口:「你們真的能辦這種……所謂
的靈異……靈異案件?」


  此話一出,我和沛姊互看一眼,彼此都無法了解這女孩的話中含
意。


  山崎柔見我倆疑惑,連忙搖手,慌張說道:「啊,當我沒說過。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有意冒犯……。」


  愉快的下午茶時間結束,雅芳帶著山崎柔離開,臨去時留給我那
個都市怪談留言板的網址。


  「真是個奇怪的女孩。」望著山崎柔嬌弱的背影,我喃喃自語。


  「嘿喲!」魏教授抱著一個厚重的牛皮紙袋走進辦公室,紙袋放
在桌上的時候發出了悶響。


  沛姊奇道:「這是什麼東西,文件?」她走過去一看,大型的紙
袋內塞滿了陳舊暗黃的各式資料。


  魏教授挪了挪鼻樑上的眼鏡,笑說:「一些陳年老案,我拿來準
備整理歸檔,現在是數位化的時代了,留著這些發黃發臭的爛紙也沒
有用,但小沛妳可別小看這裡面的資料啊,在當年可都是轟動一時的
大案子喔。」


  「喔?這麼稀罕啊,說不定裡頭還有我辦過的呢。」沛姊隨手抽
出一份資料,哇的一聲:「二十年前的台東基督會命案,這個是十二
年前的花蓮七口命案,你去哪找來這些資料,不都應該收在檔案室嗎
?」


  沛姊口中所說的都是台灣各地曾經發生,在刑案史上留名的大案



  「這些都是結案資料,反正我素來無事,就幫檔案室那邊整理整
理。」


  沛姊又拿起一疊資料,秀眉微蹙,說道:「喂,這件案子還沒破
吧?」


  魏教授咦的一聲:「唉啊,拿錯資料啦!」


  她將資料丟在桌上,我靠近一看,泛黃的A4紙上寫著:「零肆零
玖專案」這件案子我也略有耳聞,是刑事局未能偵破,三年前喧騰一
時的無頭公案。


  「當年這件案子把我和蔣傑搞得可慘了,上頭給的壓力很大,卻
一直抓不到犯人,還差點造成國際事件。」沛姊看著資料苦笑,回憶
起三年多前的往事。


  三年前,由日本來台留學的女大學生的突然行蹤不明,一年後屍
骨才在桃園被農民發現。


  雖然兇手已經伏法,但此一案件還是撼動了淳樸的社會,不可思
議的靈異謠言流竄於鄉野之間,一時弄得當地居民人心惶惶。


  離開辦公室之後回到家裡,昨晚宴會留下的杯殘狼藉的慘狀已經
收拾乾淨,客廳顯得冷冷清清,我隨手丟了公事包,往柔軟的沙發上
一靠,整天累積的疲倦頓時湧上來,使我一時無法動彈。


  這陣子我常覺得體力大不如前,也許是缺乏運動的關係,女人最
怕的就是身材走樣,不斷增長的不只是年紀,還有食慾,所以我開始
利用空閒的時間和沛姊練防身術,一方面運動維持身材,一方面讓自
己學習在遇到危險時,能夠自保的技巧。


  我長吐一口氣,回想著上午和雅芳閒聊時聊到的話,我總是很幸
運,每每遇到危險都有貴人搭救,不管它是人是鬼,還是仙靈神佛,
如果運氣稍差,也許我早就死了也說不一定。


  小汪和允成始終無法回到過往那樣的親暱關係,這兩個男人之間
,多了一層隔閡,倒也不算心有芥蒂,就是不能好好相處。允成那傢
伙,為什麼要老對小汪抱持敵意呢?最近每週例行的家庭聚會,只要
有小汪的場合,允成肯定不會出現,因為他們一見面就吵架,彼此針
鋒相對,搞得我左支右絀,心神俱疲。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笑了一陣,雅芳氣喘吁吁,紅著臉說:「我來介紹一下,這位是
我的同事山崎柔,前陣子才被總公司派來台灣工作的日本人,但是她
曾經在北京念大學,中文說的很好喔。」雅芳身邊站著一位怯生生的
瘦小女孩,一頭黑髮,穿著素色上衣與及膝褶裙,臉上脂粉未施,整
體給人一種樸素的形象,與一般印象中時髦亮麗的日本女孩有所不同



  「妳好,我是山崎柔。」女孩向我們鞠躬,太過拘謹的態度反而
使我和沛姊感覺不自在,我連忙笑說:「妳好,不用這麼緊張啦,我
們不是壞人。」


  「我第一次來這種地方,有點害怕。」山崎柔清麗的臉龐微微一
笑。


  這也難怪,雖說我們偵查六室不像其他的辦公室總是人來人往,
辦公室裡也頗為清閒,但畢竟還是個執法場所,對不習慣這種氣氛的
人來說,很容易就會產生不適應感。


  「放輕鬆就好了,我們和雅芳都是好朋友,啊,顧著聊天,都忘
了給你們倒茶,想喝咖啡還是紅茶?」我笑說。


  「我去買飲料好了,天氣這麼熱,喝什麼熱咖啡啊。」沛姊嗜喝
冷飲,要她喝一口熱咖啡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我起身邀請雅芳和山崎柔到一旁的沙發坐下,閒話家常了幾句,
原來雅芳現在在日商貿易公司任職,難怪會有個日本人同事。


  我打量著山崎柔,想不到這樣瘦弱怕生的女孩也會有勇氣隻身到
外國工作,實在是不簡單。「為什麼會想來台灣工作呢?」我問道。


  山崎柔偏著頭想了一會兒,又用那種靦腆的微笑說:「我想,是
因為我和台灣有緣份吧。我的家人從以前就很喜歡台灣,小時候曾經
來過好幾次,台北,高雄都去過。」


  「況且……台灣離日本近,這裡日本人也多,讓我比較不會想家
。」她說道。


  雅芳像是想起什麼事似的,突然拍了手,大叫:「小寒姊,我想
起來了!有件事要跟妳說。」


  「什麼事?」我問道。


  「妳聽過『雨中的女人』這件事嗎?」她壓低了聲音,表情神祕
無比,「最近,網路上的都市怪談留言板上出現了這樣的訊息……。



  都市怪談?該不會是什麼空穴來風,隨意捏造的恐怖故事吧?我
提高了注意力。


  「聽說,在木柵地區的某個社區公園旁邊,每到下雨天,就會出
現一個撐著紅色大傘,穿著棉布長袍,全身血紅的女人。那個女人披
著一頭黑髮,雨下得很大,而她卻一步不停的往前走。已經有不少人
看過了。」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也許她是家住山上,沒下雨的時候不撐傘
,那當然不會有人注意到他呀?」我疑惑說道。


  「況且網路流言多半是有心人士刻意捏造,真實性不高吧。」


  雅芳嘖嘖兩聲,搖搖頭,有點得意的說:「事情不是這麼簡單啊
小寒姊,前幾天有個好事者見到網路留言,就跑到傳說中的現場去,
躲在暗處觀察,妳猜怎樣?居然真的給他碰見了!據他所說……那時
候下著午後雷陣雨,他先是聽到腳步在地上拖行的聲音,隨後從雨幕
中走出了一個全身是血的女人,女人撐著一把紅色的傘,從背後看過
去是披著黑頭髮,可是!」


  雅芳突然提高了聲音,我也隨著緊張的氣氛而深呼吸。


  「可是怎麼樣?」沛姊也睜大眼睛,我聽故事聽的出神,不知道
她什麼時候回到我們身邊。


  「可是那個人鼓起勇氣跑過去一看,那把傘下面居然沒有人頭!
她看見的黑頭髮……其實是從頸部斷口流出的黑血啊!」


  「那個人嚇壞了,回家之後將過程PO到留言版上,聽說隨即生了
大病,到現在還躺在醫院,被鬼魂詛咒了!」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沒開燈的房間裡,敲擊鍵盤的聲音喀答喀答地響起,晚上一個人
加班作業的時候,我習慣把房裡的燈都關起來,使自己處於黑暗的狀
態中,這樣能夠使我集中精神於文件中,不被外來事物影響分神。


  「小寒,別工作太晚,我先睡了喔。」房門外響起婉祈的聲音。


  「好,你先睡吧,我把手邊工作做完就上床睡覺去。」我抬頭應
了聲好,隨即回到電腦世界裡。


  隨著滑鼠移動,游標指向另一個被我縮小化的網頁,液晶螢幕的
高亮度光源在我臉上映出了相反的畫面。螢幕畫面上出現某個網路留
言板,規模不大,功能相形於近來熱門的社交網站是弱了點,就像我
們剛學會上網時網路上到處可見的簡單留言板。


XX月XX日  見鬼了  留言:
我的媽,我真的看見了,傳言不是假的,只要下雨的時候去就有機會
看到!!

XX月XX日  嚇到睡不著  留言:
開什麼玩笑,我就住在附近耶,昨天傍晚,我從樓上探頭往下看,結
果就看到那把傘了,晚上一直作惡夢,超毛~~~。

XX月XX日  Qoo  留言:
假的吧,要是真的有這麼恐怖的東西,媒體早就跑去拍了,還會等到
現在嗎?

               XX月XX日  別不信邪!  回應Qoo留言:似乎不是每個人都
看得見?

XX月XX日  超人王 留言:
有人好奇那把傘下面是什麼東西嗎?話說我昨天也看見那把傘,喔對
了,我住在那個公園後面,昨天一下雨,我就到公園守株待兔了,還
拍了照,可是照片全都模糊不清,好像是相機壞了。


  強光刺激著眼睛,讓我覺得疲累無比,揉揉眼睛,高舉雙手伸了
個懶腰。想來真是好笑,我駱予寒竟然在看網路上盛傳的都市怪談謠
言。


  若不是雅芳告訴我,還真不知道原來網路上有這麼多人在討論城
市裡發生的怪事,還設立專屬留言板,真是惟恐天下不亂。


  留言板內保存了過去的資料,其中我赫然發現了金成大樓事件與
萬禾社區連續謀殺案的討論串,什麼怪力亂神的說法都有,甚至懷疑
承辦檢察官是個通靈人,會降妖抓鬼。網民的想像力無遠弗屆,讓我
看了直想笑。


  今天早上,許久不見的雅芳帶著一個女孩來到地檢署偵查六室找
我聊天,一見到雅芳,我和沛姊都高興的不得了,之前在萬禾社區受
她諸多照顧,嚴格說來,雅芳這女孩也算是破案的關鍵人士之一。


  距離那件案子過了一年有吧?雅芳出落的更是標緻動人,頭髮燙
卷了,稚嫩的學生味也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種略帶嫵媚的小女
人氣質。


  「小寒姊,我找到新工作了喔,我覺得一直待在老爸的辦公室不
是辦法,整個人會變得陰陽怪氣的,還是想出來闖闖看。」她笑容滿
面的說。


  「才多久不見,竟然變得這麼漂亮,是不是談戀愛了啊?」沛姊
拉著雅芳捏她的臉頰逗她,這兩人曾經一起經歷了生死懸於一線的驚
險過程,當時是沛姊奮不顧身的救了雅芳一命。上回在越南,她也是
這麼救我的。

 
  雅芳咯咯笑道:「哪有,沒人追耶,沛姊幫我介紹男朋友啦~。
」她兩人就像一對親姊妹似的,打打鬧鬧,讓素來嚴肅的辦公室裡充
滿了青春氣息。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