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顯然的,Gary擺了我一道。他設計了一個局,想要製造和荃獨處的機會。
只是他怎也沒想到,我的個性竟然成了為這個局推波助瀾的巨浪。
讓他一次就達到了他的目的。

廢人看到了這個狀況,曾經背著我私下去質問荃為甚麼要這麼作。
但是荃給他的答案卻只是搖頭,不斷的搖頭。
廢人搞不清所以然,但他還是告訴我荃的反應,徒增困擾而已。

在學校,會看見出雙入對的他們,在家裏要面對的就是內心翻江倒海的醋意煎熬。
我有錯,難道她都是對的?這個疑問一直在我腦中縈繞著,像怨靈一般糾纏不去。

我受不了如此雙重折磨,我只好選擇逃避。
在荃揮淚離開後的六天,星期六的早晨,我起了個大早。
撿了簡便的行李,沒有留下任何聯絡方式,我離開了。
騎著野狼,我一路往北走,心中的懊恨迎著海風一點一滴的散去。天氣出奇的好,
沿著濱海公路,秋天的海風乾爽怡人,路上沒有甚麼來往的車輛,所以我能夠盡情加速。

彷彿要甩開那個不成熟的自己一般,瘋狂的加速。

傍晚,伴著西下的夕陽,我到了花蓮。沿路沒有停車,我騎了幾百公里。
野狼的引擎轟隆隆的嘶吼著,我知道他需要休息,而我一天沒有進食,實在也餓了。


染上漫天紅霞的七星潭是一個觀海的好地點,我抱著7-11買來的便當,
撿了個乾淨的地方坐下。海浪拍打著鵝卵石海岸,海潮聲輕輕的輕輕的,讓岸邊的
情侶們愛意更深更濃,而我想起了荃。

想起了第一次見到她的情景,想起了從滑板摔下來的她,臉上倔強的表情。
想起了第一次和她做愛的時候,荃臉上的嬌羞,對我來說,她腿上的傷痕使
我對她的腿更愛不釋手。
想起了那晚迎新晚會,荃丟下重要的工作跑來見我,我甚至不知道她是如何發現
隱身在暗處的我。

永遠忘不了的,是她對我說的話:「幸好我還有你,所以我就好想跟你在一起,
永遠都在一起。」

突然的,心中所有的嫉妒、憤怒都像是讓浪潮帶走了,我的心裡一片空靈。
混沌了幾天的腦袋,清醒的不得了。霎那間荃的笑容荃的身影佔據了我的思緒空間
毫無抵抗能力,我笑著自己的不成熟。因為我太過在意他,在我的心裡荃的身影
巨大到佔據了所有的位置,甚至沒有留下我自己的餘地。

所以我才會如此憤怒,因為僅剩餘的那一小塊我,被Gary狠狠的踐踏了。

想通了之後,我的心情好多了。在花蓮市的旅館睡了一晚,隔日我立刻啟程回家。

這一路來,辛苦了我的野狼,幸而,讓我體認到了荃對我來說究竟有多麼重要。
騎到台北的時候,天色灰暗,猛然下起了大雨。

因雨,交通狀況相當不好,省道塞車塞的亂七八糟。

我很晚才到中壢,越晚,雨下的越大。
晚上十點半,我才騎到社區的巷口,那時我全身濕透,野狼的排氣管冒著白煙,
我想到便利商店買個遲來的晚餐,事實上我的體力已經透支,連說話的力氣也提
不出來。

但是,雜牌居然站在便利商店的門口,臉上的表情很著急。
他一見我回來,也管不了下著滂沱大雨,衝到摩托車前面,抓著我大叫。

「阿遠你跑去哪?快點回家,出大事啦!」
「欸,什麼事你慢慢講,搞什麼啊?」我滿臉的問號。

雜牌急的不得了,
「荃在公寓樓下等你啦,她已經站三個小時了,怎樣也不肯先上去。
我們又怎樣也找不到你,廢人還在勸她,趕快回去啦!」

雜牌的話像重鎚般轟擊著我,為甚麼?為甚麼荃會在這個時間點來找我


我用最快的速度衝回家門,荃低著頭,一言不發。廢人見我回來,將傘遞給了我。
「荃,妳……。」因為太過震驚,一時我說不出話來。
荃渾身濕透,本來白皙的臉龐更顯蒼白,她抖個不停,在秋天的雨中站了三個小時,
荃看來非常虛弱。

「為甚麼不接電話?」荃輕輕的說,聲音有氣無力。
「我……」
「為甚麼不來找我?」荃看著我,紅著眼眶。她緊咬著唇,兩行淚流過臉龐。
「如果你的心裡有我,為甚麼不來找我?」荃的情緒終於崩潰,蹲在地上放聲大哭。

她的話,撕裂了我的心。

我甚麼話也說不出來,只能緊緊抱著她,身體感受著她的冰冷。
荃的身體冰的嚇人,幾近失溫狀態。
「我一直等你來找我,把我從他身邊搶回去……」
「荃,對不起,真的對不起。」除了道歉,我不知道要如何才能安慰她。
「這兩天我去了花蓮散心,我想了很多,覺得很對不起妳,所以我決定回來跟妳道歉。」
我慌張著說明這幾天的經過,手機摔碎了,全世界沒有人找的到我。

「荃?荃?」我呼喚著她的名字。但荃倒在我的懷裡,沒有回應。
「雜牌!幫我叫救護車,快點,荃昏倒了。」雜牌跟廢人一直守在公寓一樓的門口
,趕忙衝上樓去打電話了。


救護車在五分鐘之後趕到,我抱著荃上了救護車,隨著車子一起到急診室。



之後的漫漫長夜。

是我一生中最難熬的一個夜晚。


-------------------------



原文出處: 深藏在歡愉後的感傷(6)
創作者介紹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