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東方女孩子。」不甘示弱,我回應著TOMO勾魂懾魄的眼神。
TOMO有意無意挪動著腿,給了我一個魅惑的微笑,回頭繼續看著她的咖啡。
濃郁的咖啡香混合著TOMO身上沐浴乳的香氣,很容易的便勾動重視味道的我。
幾個想法在我腦中快速運轉,TOMO在暗示我甚麼,為甚麼挑Harry不在的時候?
她應該知道Harry對她有意思,如果是的話,又為甚麼挑上我?

「哪。」TOMO將咖啡杯遞到我手中,「小心燙。」
我看著臉上掛著甜甜笑意的她,不發一語,事實上我不知道該說甚麼。
「你要站在廚房喝嗎?」TOMO的嘴角露出了小虎牙。

我走到客廳,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頻道上正上演著我看不懂的美國影集,
有點像慾望城市,演出的角色卻又全然不同。
「TOMO。」
她在我旁邊坐下,屈著身子將咖啡吹涼,緊併的大腿間,理智跟慾望正在猛烈交戰著。
「嗯?」
「妳看起來心情不是很好?」
「我不知道耶,你說呢?」TOMO盯著我的臉瞧。
「所以我說妳看起來心情不好,發生什麼事了嗎?」
「沒什麼事。哪,我問你個問題。」與其說是跟我說話,TOMO看起來更像是
低著頭喃喃自語。

「說吧。」

「我……我看起來有吸引力嗎?」TOMO突然問了個不經大腦的問題。
這是挑釁嗎,僅只穿著一件大號襯衫,毫不顧忌露出美腿的她,在挑釁我嗎?
「妳想聽真話還是謊話?」我決定回應她的挑釁,這時候若顯得畏畏縮縮,
那便不配稱為男人。

「先說謊話吧。」
「對老頭子來說,妳具有致命的吸引力,就憑妳現在這樣的樣子,可以征服一票
色狼老頭子。」

TOMO鼓著腮幫子,「這種說法一點都不令人高興耶,那……真話呢。」

我吞了口口水,深吸了一口氣。

「妳現在這個樣子,對我來說有著致命的吸引力。」緩慢的,一個字一個字的吐出。

果不其然,TOMO的臉瞬間紅了,看起來就像熟透了的蘋果,或許說是桃子比較恰當。

「既然如此。」她放下咖啡杯,挪動身子靠近我,很近,直到鼻尖相觸。

「吻我。」TOMO吐出的氣息噴在我的臉上,很香,真的很香。
「這……這不太好吧。妳該知道Harry他……唔。」

如果有人在這種情況下還能抗拒的住,請容我拜他為師。

TOMO的唇冷不防的貼上來,柔軟的身子就撲在我身上,不由得我抗拒。
如果說荃的唇嘗起來像棉花糖般細軟,TOMO的吻則是像麥芽糖般甜蜜黏膩,
稠的化不開似的,緊密的膠合著。
她的吻功一流,吻的我幾乎喘不過氣來,腦漿被翻攪得頭暈腦脹,無法思考。


TOMO做了一個深呼吸,右手撫著起伏不定的胸口,她看著我一臉錯愕,噗的笑了一聲。
「別在這裡吧?」她問我。
「當然。」我伸手從她的腿彎將她抱起,TOMO嬌小的身子輕的不像話,沒有重量似的。
「好輕。」
TOMO笑得像風鈴般悅耳,「沒有女生希望自己是重的,你真笨。」

事實上當時的情況不允許我的理智發揮作用,軟玉溫香抱個滿懷,佛也要大動凡心,更何
況是我這個凡夫俗子。

在我的床上,脫去襯衫的TOMO看來更顯嬌小,她張開雙手迎接著我的吻。
外型看起來小家碧玉的她,在性愛上卻非常主動,導引著我配合她的動作。
TOMO趴在我的身上,在我的耳邊咬著,嘴裡說的是我聽不懂的日語,
一連串的輕聲細語。

她的身體非常溫暖,動作大膽且纖細,放任著我享受她乳房的柔軟。

想不透,這樣嬌小柔弱的女孩,怎會有如此魅惑人心的技巧,在性愛上,
我甚至顯得青澀。

TOMO吻著我的唇,調皮的訕笑著,巧手逗弄我的下體,那種感覺就像熱的要命
的夏天,在泳褲裡塞入冰塊般的刺癢。
「我這裡沒有套子。」
「沒關係。」TOMO溫柔的搓揉著。

我已經嗅到了體液腥鹹的味道,眼前這女孩的攻勢,十足十讓我抵擋不住。
隨著TOMO手勢逐漸加快,我也到了緊要關頭,正當快感攻佔腦中樞的時候,
TOMO的手突然停了。

她起身打開我的房門,就這麼裸著身子走出去,我嚇得魂飛魄散,
要是這時候Harry回來了該怎麼解釋才好。

一方面,我卻又沉溺在荒蕪的萎靡感之中,沒有力氣起身阻止她。
我聽見冰箱打開的聲音。TOMO拿著一杯冰水走進我的房間,順手將燈給關了。

房間內頓時陷入伸手不見五指的狀態當中,沒有星光的夜,窗簾緊閉著,
我看不見TOMO的身影。
在這種足以令人恐慌的黑暗中,TOMO竟然能夠摸到我的音響,並且準確的打開開關。
我記得CD放的是我平常睡覺時聽的sofa music,看不見彼此的狀態下,
悠揚傳出的慵懶樂音意外的有種說不出的恬適。

溫熱的觸感襲上我的胸膛,TOMO回到我的身上,透過她的唇,傳來一陣冰涼,
可以想見她含著冰水過到了我的口中。這種冷熱交替的感覺很快的喚回魂飛魄散的我
,重新將注意力專注在她的胴體上。


喀答一聲。

那是水杯放下的聲音。
四周寂靜,除了彼此的鼻息,我聽不見其他的聲音。

所以我更感受到TOMO體內的潮熱,她掌控著所有的情勢,在我分神的時候讓我進入
她的體內,那無法控制的密合感差一點,差一點就讓我失控。
薩克斯風的雄渾鼓動間夾雜了TOMO一陣一陣的呻吟,而我則感到熱浪不斷的侵襲,
直到我感覺不到下體的意識,
那時我和TOMO交纏著,像兩隻蛇捲在一起,融化…而至合為一體。

我甚至已經忘了我們沒有準備防護措施,一進一退之間,TOMO越來越興奮,
叫的也越來越大聲。
直到樂音已經遮蓋不住她的狂野,我終於到了極限。抓著她的腰,我一把將她翻起
,同時伸手到床邊桌上找到冰水,狠狠的淋下。




極冷。






我就像一塊燒紅的炭,猛然澆上冷水,嗤嗤的聲響中,意識化成飛灰。




「為甚麼?」她用日語問著我。
「妳想要孩子嗎?」我用英文反問她,這句話用盡了我僅剩餘的所有力量。





「那也沒甚麼不好。」

音樂放到終末,重回寂靜的房間裡,TOMO的話語一遍又一遍的響起。






原文出處: 深藏在歡愉後的感傷(10)
創作者介紹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