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的幾天,我和Harry在課餘的時間張羅露營所需要的裝備和烤肉用具。
而TOMO則在週四的晚上帶了她的朋友來家裏作客。正如可愛的TOMO所說的,
她的朋友Rika的確是個美人,只是年紀大了點。

Rika本來是東京一家證券公司的營業員,也就是俗稱的OL,為了一圓留學夢,
用她工作了幾年的積蓄來到美國。和活潑的TOMO不同,Rika第一次見面時顯得
有些怕生,她的英文說得更沒有TOMO好,聽不懂日文的我們,當天晚上就在
尷尬的微笑中度過。

兩個日本女孩嘰嘰喳喳的講個不停,我和Harry則是像鴨子聽雷一般,
完全不瞭解她們的對話內容到底說些什麼。
所以我們也機哩瓜拉的用台語反擊,說到後頭,我和他都覺得這種場面
實在太白爛,兩人不約而同哈哈笑了起來。

這一笑,引起了兩位日本女孩的注意,一起將目光投向我們身上。

「你們在笑什麼?」TOMO用英文問。
「Peter說她喜歡Rika這型的女孩子,要請妳幫忙撮合一下啦。」
Harry突然說出了這不經大腦自以為好笑的話。
「HO~原來妳喜歡大姊姊型的啊?」TOMO用一種像是發現了未確認生物的表情看著我。
「別聽他亂講。」

「還是妳覺得Rika不夠漂亮?」TOMO的雙瞳明亮清澈,直直的盯著我,
面對她毫不閃躲的眼神,我卻不敢正面迎擊。
「她很美啦,這樣妳滿意了吧。」

「說這種言不由衷的話,小心吃飯撐死。」TOMO的鼻頭小小皺了一下。
「我說的可是真心話。」

「是嗎……」

TOMO將我們的對話內容用日文詳細的和Rika解說,看到Rika笑開懷的樣子
,我真的覺得丟臉丟到家了。
Harry用手肘頂了我,在我耳邊說:「阿遠你爽到了,御姐耶。搞不好她會對你
有意思喔,怎樣,你沒試過姐弟戀吧?」

他的話,猛然勾起那一段苦澀的記憶。姐弟戀不但談過,還是一段刻骨銘心,
至今仍使我夜夜難眠的記憶。
見我臉色突然沉了下來,Harry不明所以,摸摸鼻子沒有再說話。
「我有點不舒服,我先進房了,客人麻煩你招待。」
「喔……好吧。」


房裡,我抽著煙,想著荃。

是不是成年人的愛戀總是無所謂,就算曾經愛的不分彼此,
也要因為現實的因素而離別。還是就這麼恰好,我碰上了一個我深愛著,
卻不能給她幸福的女孩?

想著想著,我的胸口苦悶,大聲咳嗽了起來。
這一咳,就像不能停似的,咳得心都痛了。

「喝杯水吧。」TOMO的聲音在我身後響起,手裡捧了杯水。
「謝謝,妳的朋友呢?」

TOMO在我床上坐下,拉開了啤酒罐的拉環,「我拜託Harry送她回去了。」

「你心情不好啊?」
「沒有。」
「瞎子都看得出來你心情不好。」
「胡說八道,瞎子怎麼看得到。」我笑罵。
「哎呀,你的臉太臭了,臭到瞎子都聞到了,當然知道囉。」TOMO暢飲了一口啤酒
,臉上做出了感動的表情。

「所以,為甚麼你心情突然差了呢。」
「這是我的私事,可以讓我保留著嗎?」我並不想將我脆弱的部份公開在一個
全身上下都是謎題的女孩面前,那會使我毫無容身之處。

TOMO拿起我的煙盒把玩,並從裡頭抽出一隻煙,點燃。

「妳會抽煙?」我露出驚訝的表情。
「只有在心情不好的時候抽。」
「所以妳現在心情也不好,真是看不出來。」

善於掩飾的人,從不會讓人知道她的情緒起伏到了什麼程度。
TOMO吸了兩口煙便將煙拈熄,她屈起兩腿,將臉埋在腿之間,用細如蚊蚋的聲音說著。

「我嫉妒了。」
「嫉妒什麼?」


「你剛才稱讚Rika漂亮的時候,有那麼一瞬間,我確實嫉妒了。」

TOMO沒有抬起頭看我。我啞然失笑,這是什麼莫名其妙的理由?

「你喜歡我嗎?」TOMO冷不防冒出一句。
「這……」
「為甚麼喜歡我。」從訝異到好奇,我實在摸不透這個日本女孩的想法,
她古靈精怪的腦子裡到底裝了些什麼東西?

「因為好奇。我想知道為甚麼你要撮合我和Harry,我想知道你在想什麼,
為甚麼每次喝醉的時候都要將我推到Harry身邊?」
「妳……妳知道是我?」



TOMO笑了。


















「裝睡,不是你一個人的專利。」













她知道那一晚我是醒著的。儘管如此,她還是摟著我睡了一晚,我和TOMO走入了
一種我從未碰觸過的經驗之中。我和她尚未發生感情,卻做了愛。還不知道彼此
,卻赤裸著坦裎相見。但我的心情始終像是沉在水中的鉛塊一般,低調著,灰暗。


兩天後,終於到了大家都期待著的露營之旅,我們開車繞過聖彼得斯,
直接到了風景區的露營地。
週末的天氣奇好,天公作美,讓Harry沿路的心情都處於亢奮狀態。除了我之外
,其他三個人應該相當期待這次的旅行。
我們七手八腳將裝備及用具搬下車,女孩們則讚嘆著自然風景的壯麗,
拿起相機死命的拍。

「這就是日本觀光客。」我笑說。
「欸,我們台灣人還不是一樣,到世界各國去旅行,脖子上會掛著相機的除了
日本人以外就是台灣人啦。」


「你會架帳篷嗎?」我拿著帳篷的鋁管發愣,有參加過童軍團的人應該對這
玩意會熟悉一些。

「研究一下就會啦,我有作過功課。」Harry從背後褲帶掏出一張說明書,
上頭註解了這雙人小帳篷的組裝方式。

我和他研究了半天,才將帳篷組裝完成,忙得滿頭大汗,不時還有附近
美國家庭的死小孩跑過來亂,一個小肥仔拿著玩具槍對著我猛射。
雖然只是那種會發出怪聲的閃光槍,也足夠讓我心神不寧了。我咒罵了一聲,
正準備拎著這小孩的頭去恐嚇他父母的時候,肥仔的雙親已經過來帶走他。

他的父親一直向我賠不是,順道還送了我們兩隻鱒魚,說是剛才在湖畔釣上來的。

「沙西米?」我提著兩尾魚,問TOMO該如何處理。
TOMO連忙搖手,說她不會作料理,只會煮咖啡。Rika大方接過我手上的魚,
拿著刀便到一旁處理起魚。

「真的是太厲害了。」Harry看著Rika賢慧的身影發出讚嘆。
「然後呢?要泡他嗎?」
「別鬧了,我喜歡的是那一個,你知道的嘛。」

他指的當然是蹲在Rika身旁看她處理魚的TOMO,不用再次強調,我也知道。


「阿遠,今晚就拜託你了。」Harry合掌低頭。
「要我怎麼作?」
「照正常情況分配,晚上睡覺一定是我和你,兩個女生這樣,但是我會跟他們說,
這裡晚上可能會有野生動物,為了安全起見,還是跟男生睡一起比較安全。」

「你覺得這樣虎爛的過去嗎?」這實在是很好笑的理由。

「試試看吧,不入虎穴焉得虎子。」Harry看起來想要孤注一擲。




原文出處: 深藏在歡愉後的感傷(12)
創作者介紹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