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營之旅結束之後,我和Harry就處在一種異常尷尬的情況當中,常
常見了面也說不上兩句話。

  我顧慮著他對TOMO的感覺,說到底,先喜歡上TOMO的人是他。Harry
反而充分的展現了他的君子風度。

  沒有對我或TOMO多說甚麼閒言閒語,我們三個人,這間留學生宿舍裡
,不舒服的異樣氛圍持續了一個多月。

  這段期間,我沒有主動找TOMO約會,Harry也按兵不動,除了Rika偶
來家裏作客,我們會聊上幾句外,其他的時間大多關在房裡作自己的事,
每每到了夜裡,苦澀沉悶的感覺便益發沈重。

  我的日記本裡,每天寫下的都是猜測Harry與TOMO心理想法的詞句,
越是煩惱,越是不得其解。

  和荃分手的時候,她曾經對我說過,我是個從來不懂得為他人設身處
地著想的人,哪怕是最親密的另一半也是這樣。

  這句話深深震撼了我。原來,我竟如此不成熟。後來的那一段時間,
我不敢和他人交流,深怕一個不小心,又傷害了別人。

  這種自閉的情形一直持續到了剛到美國的幾個月,TOMO認為我很神秘
,其實我只是在耍自閉,只有Harry讓我敞開心胸,因為他是那麼自立堅
強的人,我根本就不用考慮會因為自己的無腦而傷害到他。

  不過事實並非如此。我終究還是做了會傷害Harry的事。

  某個週六的夜裡,我關在房裡獨自喝著啤酒,msn對話視窗傳來雜牌
的訊息。

  「最近在美國過的怎麼樣?」

  「還好,你呢?很久沒看到你上線啦?」

  「唉,從軍報國去了啦,誰像你那麼爽還出國唸書勒,我現在大光頭
勒。」

  「新訓結束了嗎?」

  「現在就在放結訓假啊,我跟你說,廢人跟我同連,哇哈哈超巧的。


  「他過的怎樣?」

  「像他那麼天,被班長定的超慘的,剛開始幾天他都在哭,噗哈哈哈
哈哈。」雜牌現在應該在世界的另一端笑得很開心。

  「美國怎樣?有沒有很多金髮辣妹?」他問了一個每個出國留學的男
生都會被問到的問題,想當年我也是這麼好奇,以為美國到處都是穿比基
尼的金髮辣妞。

  「這可能要讓你失望了,基本上金髮肥婆還不少,辣妞都被超級猛男
把光了,哪輪的到我們這種猴子。」

  「幹!騙笑,不是聽說洋妞哈東方屌?」

  「如果你想要用竹竿喇古井,那到還行得通。」

  「你是繡花針吧,還竹竿勒,騙鬼。」

  我大笑,跟老朋友抬槓給我非常溫暖的感覺,好像回到以前住在一起
的時候,那種每天只知道玩的日子。

  「阿遠,聽說荃交新男朋友了。」雜牌突然打出這一行字。

  「喔?」

  「不過不是Gary那個假ABC,聽說是她的上司。」

  「荃已經開始工作了啊……。」隔了這麼久,突然聽到荃的境況,我
的心緊緊揪了一下,時間過的很快,分手至今已經一年了。

  「你不會聽了之後去自殺吧?」雜牌給了我一個疑惑的表情。

  「不會啦,我還要替她開心勒,展開新的生活了。」

  是啊,她已經展開新的生活,而我呢?還在原地踏步,自限於憂愁的
封閉世界裡。

  「雖然這樣講很失禮,不過我們都覺得你那時候應該對她好一點,真
的。」

  雜牌丟出了一顆震撼彈,再度擊碎我的意志,我的手在螢幕前顫抖著
,不知如何給他回應。

  「不過你都出國了,說這個也沒甚麼意思,好好享受你的洋妞吧。」

  「嗯。」停了許久,我只能打出這個沒有意義的狀聲詞。

  雜牌說該去載女朋友出去玩,沒等我回應他便顯示離線。

  離開台灣這一段時間,連萬年交不到女友的雜牌都開始了新人生,我
只能苦笑,感情上的劣勢始終來自於我自身的懦弱。

  我走出房間,準備再拿一罐啤酒,卻看到Harry搶先我一步打開冰箱


  他看見我,尷尬的笑著:「阿遠…你要喝嗎?剩下最後一罐了。」

  「你喝吧,我剛已經喝了兩罐…」

  氣氛又在一瞬間掉進冰點,我實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本來這樣
的尷尬場面也是因我而起,我卻沒有勇氣去化解。

  「你們兩個到底在幹嘛啦!」TOMO站在她的房門口,氣鼓鼓的看著我
們倆。

  她鼓著腮幫子走到我們面前,左右手各挽一個,噗的笑了出來:「沒
有啤酒,一起去買就好了嘛。」

  「走吧,我們一起去買啤酒。」

  Harry看了我一眼,做出一個無可奈何的表情。

  「一起去吧。」

  那天深夜,我們三個人又一如往常,邊看電視邊喝酒,之前長達一個
月的尷尬彷彿沒發生過似的。

  藉著酒意我向TOMO說出我和荃的過去,她並沒有很驚訝的神情,只是
捧著啤酒杯,靜靜的聽著我說。

  「你想聽我的想法嗎?如果不想我就不講。」TOMO抿著嘴,微微露出
了虎牙。

  「妳可以說說看啊。」

  「因為個性不合而分手,或是有第三者而分手啊,對我們來說是很平
常的事耶。」

  「喔?」

  「是啊,就算已經結了婚,還是有因為婚後才發現對方完全不適合自
己而火速離婚的人呢。」

  「妳說的是『成田離婚』嗎?」

  TOMO給我一個讚賞的手勢,「你知道啊?」她說。

  「所以說,這是很稀鬆平常的事吧。」微笑。

  「Peter,聖誕節假期你會回國嗎?」

  「如果湊得出機票錢的話。」其實家裏應該會幫我出,只是我不敢確
定。

  「我也要回大阪,好想家喔。」TOMO已經有些微醺,說話的聲音也越
來越小聲。

  「站得起來嗎?我扶妳回房間睡吧。」在我和TOMO聊天的時候,容易
喝醉的Harry已經不勝酒力,趴在沙發上打起鼾來了。

  「背我。」TOMO賴著我撒嬌。事實上也不是第一次抱她了,我背著這
隻小野貓回到她的房間,將她輕輕的放在床上。

  正當我準備回去將Harry弄回他的房間的時候,躺在床上的TOMO突然
伸手摟住我的頸子。

  一個重心不穩,我仆倒在TOMO柔軟的身體上,她給了我一個充滿濃烈
酒氣的吻。

  「來日本玩好不好?聖誕節的時候。」

  「什麼?」

  「來大阪玩,你跟Harry一起來。」




原文出處: 深藏在歡愉後的感傷(15)
創作者介紹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