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覺,也接近尾聲了,當然人生還有許多未上演的戲碼等著我,
演著演著,驀然回首才發現原來自己也有這樣的故事。(  ̄ c ̄)y▂ξ



------------------------分!隔!線!-------------------------------


  我們台灣男孩長久受日本文化薰陶,對於日本女孩子總抱有一種標準
幻想。

  前幾年有一種說法,日本的女生好看的都上電視了,走在路上的都醜
的跟鬼一樣。那時候的時空背景,日本正流行烤肉妹風格,也就是109辣
妹風,根據TOMO的說法,許多與我們差不多年紀的女生,高中時代都曾經
變成烤肉妹過。


  所謂一白遮三醜,要黑的很好看其實還頗有難度,更何況是在臉上抹
深海底泥似的化妝品,看起來只有像苗疆七色教藍面妖女。

  幾年前的日本行,大大顛覆了我對日本女孩子的看法,當然認識TOMO
之後,那才叫真正瞭解了何謂日本女生。

  第二次的大阪旅在酷寒中成行,雖然美國已經夠冷了,日本卻是二話
不說的冷到爆。

  一出關西國際空港,就看到路旁的櫻花樹枯枝上頭飄著細雪,那天有
點陰天。

  我和TOMO挽著手,一起踏出空港大門,她向我笑說:「真的很冷吧,
我可沒有騙你。」

  事實上我從來沒說過我不相信,不過之前來大阪的經驗和這次截然不
同,不像台灣四季如春,日本真的是個春夏秋冬分明的地方。

  這次的旅行實在很妙,一開始Harry實在沒辦法接受我跳過他偷偷跟T
OMO在一起的事實,該說是我們努力建設了幾個禮拜,終於讓笑臉重回他
的臉上。


  還是說Rika的功勞要大一點?和TOMO公開的成為情侶之後,Rika卻說
她頓失依靠,我們跑去約會,她卻跑到我們宿舍陪Harry喝酒。

  也許是感染了戀愛的氣氛,Rika和Harry這兩位曠男怨女,聽說在一
次酒後亂性之後變你儂我儂,黏得誇張。

  基於以上種種原因,我們四個人分別坐上了飛往東京跟大阪的飛機,
約定好在兩天之後到箱根碰頭。

  我和TOMO搭乘機場外圍的接駁巴士前往大阪市,我必須先到旅館安頓
好我的行李。

  地點是心齋橋旁的華盛頓旅館,我看著這旅館氣派的裝潢,又想想我
的荷包與日本的物價,其實不應該住在這裡才是,但是TOMO卻拍著胸脯跟
我保證這裡已經是很合理的價格了,保證住得起。

  辦妥一切繁雜的手續之後,TOMO要我在附近先逛逛,她要先回家一趟
,傍晚才過來找我。

  第一次來大阪自助旅行的時候我就曾來過心齋橋,這裡是大阪之旅的
必經之地,我很爽快的答應了她。

  TOMO離開之後,我躺在床上稍作歇息,一邊回想著當年旅行的種種趣
事,沒想到我會在幾年後和一個道地的大阪女孩回到這裡。

  人生,總會有數不盡的驚奇。

  說到大阪名物就要想到章魚燒、大阪燒、搞笑藝人,以及橋上的慢跑
員。

  但是最讓我念念不忘的就是道頓崛裡頭投幣式的金龍拉麵,我決定再
次造訪那間拉麵店。

  店頭吆喝著客人點單的小哥不知道還是不是那時候親切為我解說這台
投幣機用法的人,我已經記不得他的長相,只是這樣充滿活力的吆喝聲還
有點印象,這條街上有三家金龍拉麵,但是所有的情報都指出,只有在商
店街正中央的這顆巨大龍頭下的拉麵店頭,才是最好吃的一間。

  我投入六百日圓,換來一張豚骨拉麵的兌換券,接下來就是漫長的排
隊等待。

  中午時分,居然有二十幾個人在排隊等吃拉麵,我稍微看了一下排隊
的人潮,無非就是附近的上班族,隔壁風化街的少爺們,還有操著中國口
音的大陸人。


  這樣的組合實在奇妙,台灣人、日本人、大陸人擠在同一張小桌子前
吃熱騰騰的拉麵,要是讓打過對日抗戰的老人知道這件事,怕要活活氣死


  接單的小哥一看就知道我不是日本人,笑著問我是哪裡來的,我聽了
兩次才聽懂他的日本式英文發音。

  我笑著和他說我來自台灣,幾年前曾經來這裡吃過麵。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覺得我的麵裡的料硬是比坐在我旁邊的大陸人
多了一倍,他用疑惑的眼神看我,我也一臉疑惑的吃我的麵。

  我在投幣電玩店混了一個小時,玩著過時的格鬥天王98,因為最新的
遊戲我全都玩不上手,只有被日本小鬼慘電的份。

  回旅館的途中,順道還參訪了街口的H本專賣店,從大辣辣擺在門口
的露點寫真集,到店裡面堆積如山的A漫,我只能說聲嘆為觀止。

  西斯的文化,真正的得到發揚光大。

  TOMO開了一台小房車到旅館來找我,她換上了一件充滿淑女氣息的萊
姆綠長裙,頭髮也用髮夾盤了起來,看起來成熟了不少。

  過了傍晚六點之後,就沒有什麼商店好逛,所以TOMO提議待在旅館陪
我看電視,順道教我幾句大阪腔的日文。

  我們躺在床上,看著講話飛快有如光速的NHKnews7,沒有字幕的輔助
,聽這一長串的日文就像在聽火星文,完全聽不懂。

  「你想知道他在說什麼嗎?」TOMO問我。

  我拉起棉被蓋住我們倆,笑說:「我比較想知道妳接下來想幹什麼。


  TOMO的臉飛紅,把我推開:「不行啦,我今天晚上還得回家呢。妳不
會叫我從美國回來的第一天就不住在家裡吧,我爸會氣瘋的。」

  「哪…親一下就好。」

  「你說的喔,只能一下!」

  「好,親完了。」TOMO快速吻過我的唇,笑著說。


  「不是這麼快吧……。」

  雖然躺在床上就想幹那檔事,但是還是得尊重TOMO的想法,畢竟這裡
是她的地頭,她有她的考量。

  「哪TOMO,我們後天要怎麼去箱根?」我意興闌珊的翻著在便利商店
買的少年JUMP。

  「坐新幹線去吧,比較省時間,搭長途巴士要好幾個小時喔。」

  「新幹線?很貴吧。」到了日本,對於錢的事情就變得錙銖必較了起
來。

  「嘿嘿,我有優待券。」她果然已經打好了如意算盤,從小包包裡拿
出了兩張票。

  「只有兩張,回程怎麼辦?」

  「那就坐巴士囉~」TOMO像是已經做好了所有的準備,非常胸有成竹


  「我們到箱根住的可是一間超~棒的旅館喔。」

  「喔?怎麼說呢。」聽到超棒,我就開始擔心了,真是寒酸的可以。

  「放心啦,是我爸爸的朋友開的,他會給我們優惠的價格呢。」TOMO
看穿了我的窮酸,一語道破。

  我摟著她磨蹭,「所以我可以期待箱根之旅囉?」





  「本來就應該期待嘛。」







原文出處: 深藏在歡愉後的感傷(18)
創作者介紹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