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TOMO在大阪度過悠閒的一天之後,我們收拾輕便行李出發前往箱根,
原訂計畫預計和Harry他們在箱根的箱根湯本站碰頭。

  我們起了個大早,到達箱根的時候還不到早上十點,本以為我們早到了
不少,沒想到出了車站,就看到Rika高興的像我們揮手。Harry今天應該非
常早起吧,我想。

  Rika牽著Harry的手,貌似甜蜜,看來經過幾天的磨合,他兩人已經『
搞定』了。

  我和TOMO相視一笑,誰也沒想到這段奇妙的三角關係會有這樣的發展,
更沒想到我們會以這樣的形式在日本碰面。

  「那,接下來該怎麼辦?」我丟出這個疑問,畢竟在事前完全沒有作功
課的Harry跟我在這個舉世聞名,但對我們卻陌生的可以的地方,沒有作過
事前功課的外國人簡直就像迷路的孩子一般無所適從。

  「現在時間還早,可以找些地方逛逛呢。」TOMO拿出旅遊導覽手冊,事
實上對她這個關西人來說,箱根也是個陌生的不得了的地方。

  「我有個好主意!」

  Rika舉起『嗨嗨』好幾聲,這好像是日本女孩子發言的習慣動作,舉手
時五指還得併攏伸直的樣子。

  「我們可以先去逛逛小田原天守,然後再到飯店用中餐,吃完飯之後就
可以悠閒自在的泡個湯囉。」

  「這個點子真好,我從來沒去過小田原城呢,哇喔可以泡湯了!」TOMO
歡呼著,兩眼發亮。

  「日本人真的很愛泡湯厚,阿遠。」Harry看著我。

  「呵,也許吧。我也蠻喜歡的。」

  「我記得你不是說你只喜歡泡混浴,醉翁之意不在酒不是你講的嗎?」

  「嘿嘿,這話可別亂說,既來之則安之吧。」我笑說。

  玩過戰國無雙系列的諸君們應該可以理解小田原城究竟有多雄偉,當我
站在城外土牆向上仰望的時候,我簡直無法分辨這座城跟富麗堂皇的大阪城
究竟有甚麼不一樣。藏在深山裡的這座巨城,自古就是控制箱根及東海道的
軍事要地(這是Rika說的)雖然我不知道東海道在哪裡,而箱根就在不遠處
的山裡面,我還是無法想像古代的日本人幹嘛這麼喜歡往山裡面走。

  只要付幾百日圓就可以登上小田原城天守閣,居高臨下的鳥瞰山景,這
種感覺有點像付錢坐電梯到新光三越最高樓的觀景台看台北,我是頗不以為
然,Harry倒是表現的相當得體。

  以下Rika滔滔不絕的解說不是重點,所以就這樣略過吧。

  TOMO已經幫我們在田子園旅館訂好了房間,理所當然房間的分配是如同
我所想的,又不是高中畢業旅行,沒必要男女分的這麼開。

  但是拿到房間鑰匙的時候,TOMO卻小聲的對我說:「這裡的女將是我媽
媽的熟人,所以我們兩個睡同一間房的事要小心點別讓她看到囉。」

  「為甚麼?」我非常疑惑。

  TOMO有些為難:「雖然我爸媽知道你,可是我還是不希望造成一些無謂
的麻煩,希望你能諒解。」

  看到她為難的表情,天大的難事也要變得沒什麼,何況是這種小事呢。

  將行李安頓好了之後,Harry過來敲了我們的房門,他已經換上全套浴
衣,看起來迫不急待想要獻出他在日本第一次泡湯的處女秀。

  「你看過了沒,是混浴還是分開的。」

  「我不知道啊,所以才找你先去探風,想一下晚上該怎麼作吧。」

  「蛤!」我整個臉冏在一起,這時候的Harry的表情完全不像是一個T大
畢業的高材生,他那邪邪淫笑的表情看起來簡直就是道地的秋葉原宅男。

  「你昨天是不是先去秋葉原參拜過了?」我問他。

  Harry把我拉到一旁,在樓梯口的吸煙區遞給我一隻日本才有賣的Seven
Star,面色凝重正經八百的對我說:「阿遠,我現在才知道日本宅男文化的
偉大。往年我們看不起他們,那是我們的視野不夠寬廣,世面見得不夠多啊
!」

  我失笑:「阿你是怎樣,逛了一趟秋葉原就著猴了喔?」

  「我去了女僕咖啡館!」

  「甚麼!你去了女僕咖啡館!」我大驚失色,那可是萬萬去不得的地方
啊。

  「所以我終於知道,被美少女叫『老爺』是多爽的一件事,我……我好
像踏入了最後的失樂園。」

  「你被萌到了。」我斬釘截鐵的論斷,看著Harry歪著嘴角,低能兒般
的淫笑,「小心你的口水。」我說。

  秋葉原女僕咖啡館的威力竟然如此驚人,區區頂著貓耳狐耳的女僕就能
將一個滿腹經綸的高知識份子搞成這副德行,如果換成了我去的話,不知道
會變成甚麼拙樣。

  Harry變成了一個腦子裡只有女體跟偷窺的變態,一趟秋葉原之旅就徹
徹底底的將他深藏內心的男性黑暗面給翻了出來。

  「所以阿遠,我們走吧,去勘查充滿了愛與正義的溫泉池,」「幹,你
已經得道成仙,萬佛朝宗了。」

  「走吧!」對於淫之道,我還有那麼一點慧根其實。

  「你們要去哪?」TOMO帶著笑容,冷不防出現在我和Harry之間,她看
著Harry幸福的快升天了的微笑,滿臉狐疑。

  「剛剛有發生甚麼好事嗎?這麼高興啊,Rika呢?」

  「她還在整理她的化妝品,一時三刻出不了房間的。」

  「那你們要去哪裡,我也要去。」

  「妳回去整理妳的化妝品啦,接下來的行程女人不能跟!」向來溫吞的
Harry突然變身大魔神,說起話來鏗鏘有力,擲地成聲。

  「我和Harry想先去逛逛,沒什麼特別的啦,好奇嘛。」

  我好言好語將TOMO請回房間,讓她稍等我半個小時,歡天喜地的和Harr
y探險去了。

  旅館的外面還飄著細雪,古樸的蒼松枝頭間沾滿銀白色的雪粉,日式禪
風的庭園間有著幾許我從沒感受過的簡樸浪漫。

  中庭大廳有一團剛下遊覽車的日本旅客,正在等待辦理住房手續,令人
眼睛一亮的是,這一團旅客幾乎都是年輕女孩,不知道是不是大學或高中的
修學旅行,除了拿著旗子的領隊和幾位穿著休閒的中年男子以外,清一色都
是充滿活力吵鬧不休的年輕女孩。

  「有四十幾個吧?」我大略目測了一下人數。

  「學生?還是OL?」Harry和我有同樣的疑問。

  「High翻天了。」

  「你真的想太多,我們可是有帶女伴來喔。」Harry顯然已經忘記他還
有個Rika在身邊。

  「知道啦,我開玩笑的,你以為我真的會怎麼樣嗎。」

  「我還真怕你會被日本警察抓去關,犯猥褻罪之類的。」我是很認真的
在煩惱這件事。

  田子園旅館的戶外湯屋有著十分精緻的庭園造景,為了讓顧客有在山林
間泡湯的享受,風呂旁就是茂密的樹林,當我走進男湯時,有種猴子也會來
這裡泡湯的錯覺。

  而我身旁的這隻猴子現在已經脫得赤條條的搶在我前面跳進溫泉裡,來
不及制止他,只好等著看好戲。

  幾秒鐘之後,Harry痛苦的爬上來。

  「好燙。」

  「廢話!」我笑歪了。

  室外的氣溫極低,又飄著雪,身體還沒適應溫泉的溫度之前就貿然下水
,換來的就是下體燙的通紅,五官扭曲的痛苦模樣。

  我在四周繞了一下,也許是設計成本的關係,或是日本湯屋的傳統習俗
,和我認知中的湯屋相同,這裡的溫泉池是以木牆隔間。

  也就是說,木牆的另一邊就是男人夢想中的天堂,但是很遺憾的,木板
和木板間並沒有該出現的縫隙,想要偷窺,簡直就是癡人說夢。

  我大略向Harry說明了一下,關於他的野望,可能沒有達成的機會。

  我慢慢坐進溫泉池內,享受著山野泡湯的恬靜氣氛,接觸冷空氣的上半
身極寒,但卻與溫度恰到好處的溫泉調和,所以並不會感到寒冷。

  Harry將毛巾折疊放在頭上,整個就是日本老頭的模樣,「沒想到泡溫
泉這麼爽。」他說。

  「也許是台灣不會下雪吧,沒有機會享受在雪中泡湯的感覺。」

  「要不要叫杯清酒來喝,這樣才有那種感覺。」

  「好主意,上吧。」

  Harry正準備起身告知服務人員我們的需求時,隔壁女湯突然熱鬧了起
來,我和Harry對望一眼,心裡面想的都是同一件事。

  「是剛剛那群女孩!」




原文出處: 深藏在歡愉後的感傷(19)
創作者介紹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