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元一九八零年,民國六十九年。


  雷根當上了美國總統,約翰藍儂在自家附近被槍殺身
亡,王建民和松阪大輔先後出生,那是個充滿新思潮的年
代,台灣經濟起飛的年代。


  也是我們出生的年代。


  兩個男人,兩個女人,在同一年誕生,轉了二十幾個
年頭,在二十八歲的時候碰在一起。


  這是何等的緣分,才能讓我們之間的交情如此美好,
在一起度過的這半年多裡,充滿了歡笑,忙碌的玩樂生活



  然後,我找到了取代寂寞的理由。


  絲絲抽身離開了我的世界,臨走之前卻推了我一把,
將我推入另一個世界裡。一個人走出了我的生活使之更加
圓滿,雖然感覺落寞,卻有海闊天空的暢快。


  就像做錯事擱在心裡很久很久,終於勇於承認的孩子
一樣。


  老實說,到了這把年紀還這麼優柔寡斷,實在稱不上
一個男子漢。


  伸縮自如,能硬能軟才是真正的男兒本色,我說的是
脾氣和個性。


  那天傍晚,我牽著野狼回家,不知怎麼的,我不想發
動它,就這樣慢慢的推著車,沿著靜謐的社區巷子走。


  快到家門口的時候,昇哥迎面而來,臉上盡是不懷好
意的笑容,這小子想必是在幸災樂禍。


  「你還不賴嘛,作兄弟的口風很緊,沒洩你的底,請
我喝酒就好。」竟然還敢趁火打劫,身為一個能軟能硬的
男子漢,我當然不可能受他威脅。


  我搖頭否決,淡淡的說:「我沒有做過對不起小葛的
事,認識絲絲是在她之前,況且我早知道該抽身。」


  他拍拍我的肩膀:「幸好你能全身而退,否則我可真
煩惱了。」


  「你有什麼好煩惱的,整天想著怎麼幸災樂禍就好啦
。」我沒好氣的說。


  「你的煩惱在後面啦,我看你怎麼跟她解釋這一臉的
傷,傻逼。」他回頭一指,Gloria站在她的車旁,臉色陰
晴不定。


  我心頭一涼,心想完蛋,不知道該用什麼理由去搪塞
,老佛爺看起來心情不佳,這下只能隨機應變。


  Gloria揚起俏眉,冷冷的看著我:「你昨天怎麼了?
只是叫個拖吊修車也會搞得鼻青臉腫,而且晚上還失約沒
來,你是不是有事瞞我?」


  佛爺正在火頭上,我可不敢直攖其鋒,「沒有啦,就
走路不小心撞到電線桿,又踩到狗屎滑倒摔進水溝,很好
笑吧,哈哈,哈哈。」連聲乾笑使我的面容僵硬無比,打
從出娘胎以來沒這麼尷尬過。


  Gloria一聲冷笑:「你以為我會相信嗎這種謊話?你
是不是把我當白癡啊?」
 

  昇哥敏銳的感覺到了一觸即發的火藥味,拍拍屁股一
溜煙的閃了,免得橫遭無妄之災。


  「兄弟,你搞定了叫我,我肚子餓,待會去吃快炒。



  「媽的阿昇你趕快閃啦,不要在那邊像小丑跳來跳去
的,煩死了!」Gloria突然朝他咆哮,那模樣兇狠,嚇了
我一大跳。


  「妳沒必要吼他吧?」我收起開玩笑的臉,沉冷的看
著她。


  Gloria脹紅著臉,一股怒氣無處發洩,突然狠狠的一
拳搥在我胸口,這下擊中了昨天受的傷,我吃痛悶哼一聲



  她見我表情痛苦,遲疑了片刻才漸漸放下拳頭。


  「你很過份,為什麼不打電話給我……。」Gloria低
著頭,像是受了不少委屈。


  「今天修車廠的師傅打電話給我,他在車裡面找到我
的名片,他說從拖吊人員那裡聽見你被打的事情,覺得匪
夷所思。」


  Gloria揚起頭看我,眼淚撲簌簌的流下:「我聽見了
時候都快嚇死了,昨天又擔心了一整夜,幾乎沒闔眼。」


  「為什麼你都不接我電話!」


  原來,痛苦的人不只是我,不只是絲絲。


  昨夜的一場陰錯陽差,扭轉了三個人的命運,也開啟
了一扇新的大門。


  我擁抱著Gloria,在她耳邊輕聲說:「對不起,是我
的錯。」


  夜色來臨之前,倔強的女孩在我懷裡安靜的哭泣,我
們的心像兩塊遇見溫熱而融化的冰,逐漸的黏合在一起。


  漸漸的開始相愛,冷靜如同機械運轉的齒輪掉了一顆
,世界開始失序。


  我感覺到她的心跳,在心裡發誓要對她好,無論未來
將會碰到什麼艱難險阻,也要牽著她的手一起跨越。


  「以後再這樣我就不理你了。」她將臉埋在我的胸口
,像是說夢話。


  「沒有以後了,不會再有。」我說。


  走過了分岔路後,在我眼前是筆直的康莊大道,只要
盡全力奔馳,一定有到達終點的那一天。


  再也不會迷路了,我告訴自己。


  危險的天平傾斜程度越來越大,昇哥已經知情,現在
只剩小白獨自站在另外一邊,努力維持著平衡。


  我很想把昇哥丟過天平的另外一邊,只不過浪子的心
飄忽不定,好似浮雲,這麼做搞不好是害了小白。


  我相信他有追到小白的能力,卻懷疑他是否能讓愛情
持續。


  苦笑搖頭,這種自私的想法真不應該,強送做堆的愛
情,又怎麼會美好?


  週五晚上固定的約會變成了我和Gloria的習慣,如果
其他兩人有約,我們便會一同出現,只不過在小白面前還
不敢露出太過明顯的親暱態度,一樣打打鬧鬧,就和往常
相同。


  活動結束之後,我便到Gloria的家過夜,有時候會買
點宵夜,鹹酥雞和啤酒,疲懶的攤在沙發裡看深夜的HBO電
影台。


  而有時我們突發奇想,會自己下廚做菜,Gloria的新
居規劃了漂亮的廚房,白色鋼琴烤漆的瓦斯爐,大理石流
理台,簡直就像經過精心設計的藝術品。

  
  我一個人獨居已久,燒菜作飯不是難事,令我訝異的
是,Gloria在留學生活中不只是煮泡麵度日,她也學了一
手美式家庭料理。


  對酷愛美國肥滋滋料理的我來說是個天大的好消息,
那個週末,我們竟然烤了小牛肋排當晚餐吃。


  我雙手油膩,抓著牛肋條猛嗑,一邊含糊不清的說:
「我覺得我們在一起久了肯定會變成一對肥公肥婆。」


  Gloria輕笑:「你自己肥就好了,我才不要。」


  「等你變成胖子,我就拋棄你,哈。」


  「哇靠,都預謀好的,你乾脆謀殺親夫好了。俗話
說的好,最毒婦人心,恐怖喔!」我叫道。


  她伸手打了我一下,嗔著:「哪來的親夫,你想的
美,有人說要跟你結婚嗎?」


  我哈哈大笑,一把將她拉到我的腿上,手指在她臉
上揩了一下:「先油死妳再講。」


  Gloria笑著逃進了她的房間,我放下手中的骨頭,
意猶未盡的吸吮著手指上的肉汁。


  就算週末的夜晚沒有活動,稱不上璀璨華麗的夜生
活,其實和喜歡的人一起度過,那也就夠了。


  今晚昇哥找了W不知道去哪鬼混,但是我興趣缺缺,
所以去接Gloria下班,一同前往超市採買。


  後來昇哥發了通簡訊跟我靠夭,內容是這樣的。


  「林阿罵勒,W居然找他前女友一起來,媽的逼我
沒搞頭了,我要去別間店龜,你趕快過來陪我。」


  而我當然是回絕了他的邀約,我可不想中如來神掌
第三式『佛也發火』。


  晚餐的殘渣收拾妥當後,我們倆像最原始的變形蟲
似的膩在一起看電視,不時親吻對方,陶醉在浪漫旖怩
的氣氛裡,今夜如此美好,佳人在我懷抱,男子漢至此
夫復何求。


  只是,我還是想起了那個蔚藍色的女孩。


  不知道她現在過的好不好,是不是有更好的優質男
生對她展開追求?

 
  不知道她擺脫了那個暴力傾向的前男友了沒,我在
心裡默默的祝福,希望她能一直擁有美好的笑容。


  Gloria眼皮半閉,倚在我的懷中昏昏沈沈:「好像
快要睡著了……。」她說。


  「那就進去睡吧,反正工作一天也累了,先進去休
息。」


  「也好。哈。」她一聲笑,進了房間,我卻聽見她
啊的一聲。


  「怎啦?」我跑到房門口問她。


  只見Gloria拿著手機坐在床上,臉色有點凝重。


  她本來只是上床睡覺前習慣性的看了一下手機,卻
沒想到看見了兩通未接來電。


  沒接到的,是小白的電話。


  「我該回撥嗎?還是當作沒接到就好?」她不知道
該怎麼辦,眼帶哀求地向我求助。


  其實,我又怎麼會知道該怎麼辦。


  這種難解的愛情習題,要是我解的開,早就考上台大
電機了。正煩惱間,Gloria手中的手機突然又響了起來,
第三通,這下子她只好接聽,專心的與小白對話。


  我闔上房門回到客廳,方才的好心情一掃而空,我不
是生氣或憤怒,只是覺得煩悶,我和小葛的事情,總有一
天會穿幫。


  而我也不願意一輩子瞞著小白,如果我們是好朋友,
她就應該要能接受這個事實。


  這種地下戀情似的滋味雖然剛開始感覺刺激好玩,但
終究不能長久。處在黑色與白色之間的模糊地帶,怎樣也
不能夠安睡,只是怨嘆著,為什麼我會碰上這種狀況。


  Gloria還與小白通電話的同時,我也接到了W撥來的電
話。他很煩惱似的,話聲很悶:「怎麼辦,小Q喝醉了。」


  「你能不能過來幫個忙,開我的車載他回家,我喝了
酒不能開車。」W低聲下氣地向我懇求,我只能苦笑搖頭。


  「你最近和她處的怎麼樣?」我心一橫,決定進讒言
,W經歷過多國的壯遊體驗,雖然將他鍛鍊成了一個鐵錚錚
的男人,但是在愛情的訓練上,他還是那個文弱的大學生。


  「斷斷續續有聯絡啦……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面
對她,可能我的心情也還沒整理好吧。」

 
  畢竟這幾年來,他從沒談過感情,只是專心致志的充實
自己。


  而這次的對手是最瞭解他弱點的前女友大魔王,所以他
只能一碰上問題就向我求援。


  「拜託,都過幾年了你還沒整理好,你是XP內見的硬碟
重組程式喔。你帶她回家這樣那樣啊,這不是最好的機會嗎
?」我笑說。


  「你不要笑我啦,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辦,說不定她只是
想喝酒解悶,要是我對她怎樣,會出事的。」


  「女孩只會在最信賴的人面前喝的爛醉,這還不夠明白
嗎?」


  W壓低了聲音,PUB裡擾耳的音樂聲讓我必須非常專注才
能聽見他說的話。


  「可是我不想帶她回家。」


  「幹嘛,你家裡還睡了另一個女人喔?」


  「不是啦,就……之前我鄰居跟我有點小曖昧,我不想
讓她見到我帶小Q回家。」W坦承。


  我氣的差點摔電話,這傢伙的優柔寡斷比之我簡直是登
峰造極。


  Gloria走出房門,眼神黯淡的看著我和W說電話,我瞧
見了她的神情,連忙跟W說:「你先撐著,我五分鐘後撥電
話給你。」


  「小白在哭。」Gloria咬著下唇說。


  「她好像快要受不了了,她叫我過去她家陪她一下,
我一定得過去。」


  「D,是不是到了該把一切都告訴她的時候了?」


  小葛已經做出了決定,而陷入猶豫的我,優柔寡斷的
出神入化。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ken
  • 又是我頭推啦~~~~~~~~~~~~
  • ken
  • 又是頭香~頭推頭推(還不是不認真工作)
  • GT
  • XP內建。<br />
    好看^^~
  • eddie
  • XP內建的硬碟重組程式<br />
    這個妙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