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廢墟

  度過了混亂的開學前幾個禮拜,一切才安頓下來,迎接我們的一大
難關「期中考」已在不久之後等待著我們。

  說也奇怪,那天之後我再也沒有在家裡聽見或碰見任何怪異的現象
,俊開膽子小,聽我描述完這件事後渾身發毛,直嚷著要搬出去。

  小狄反倒是出乎意料的鎮定,他安撫俊開說:「一個人待在陌生的
地方難免會有些恐慌反應,可能只是阿烏的錯覺,你幹嘛大驚小怪。」

  所幸後來幾個禮拜都沒有出現怪聲,大夥漸漸的也就忘了這件事。
期中考之前系學會舉辦了歡迎本系新生的迎新宿營,所謂的大學生活,
精采之處就在這些營隊和聯誼,自然是我滿心期盼的活動。

  宿營的前兩天,我和小狄躲在學校垃圾場附近抽菸,聊到了這次迎
新宿營的地點。

  「我們系上還蠻大手筆的,迎新居然去谷關泡溫泉,聽說別人都只
是在操場集合烤肉而已耶。」小狄笑說。

  我瞪大了眼睛:「什麼啊,烤肉高中就烤到不想烤了,上了大學還
來這一套?幸好我們的學長姐夠誠意,否則那幾千塊的系費繳下去還真
冤枉。」

  小狄點點頭說:「我本來不想繳的,系外套那麼醜,穿在路上還嫌
俗氣咧。」說到這裡兩人同聲大笑,「阿烏,迎新活動的時候肯定會有
夜遊或試膽大會,到時候你可以把之前在家裡碰到的狀況加油添醋一番
,應該會嚇死不少人吧。」小狄說。

  「不要啦,亂恐怖一把的,我們還得住到學期末耶。」我說。租屋
契約一簽半年,當然沒辦法說走就走,一文錢逼死英雄好漢,對貧窮的
大學生來說,萬把塊的押金可不是小數目。

              ◎◎◎

  兩天後,我們一百多名新生加上擔任團輔工作人員的學長學姐們浩
浩蕩蕩的上了遊覽車,出發前往谷關溫泉鄉。谷關的溫泉名聞遐邇,山
谷裡飯店林立,遊客也絡繹不絕,知名度與廬山溫泉比肩。

  我從來沒去過谷關,前一天晚上竟然像迎接校外教學的小學生般興
奮失眠,俊開和小狄倒是老神在在,他們說谷關去過幾百遍,早就沒什
麼新鮮感了。

  才剛上遊覽車,我就看見露露披著外套睡覺,我笑說:「昨晚當夜
貓子啊,怎麼一上車就睡。」

  露露拉下外套,臉上浮現明顯的黑眼圈,她吐舌笑著:「晚上太興
奮睡不著,結果竟然一整夜沒睡。」

  「拜託,妳小學生喔,那麼興奮幹嘛。」我表面上恥笑露露,其實
自己還不是一樣沒什麼睡。車程大約兩個多小時,沿路上同學們吵鬧無
比,體力耗盡的我癱在最後面的位置,被那些惱人的噪音弄得有些精神
衰弱。

  正當睡意綿綿,神遊天外和周公下棋的時候,我的肩膀突然被人猛
力一推,嚇了我一跳。

  「還睡,已經到了啦。」露露一臉不懷好意的笑容看著我,原來我
不知不覺中睡著,而遊覽車已開進了谷關溫泉區。

  那些有的沒的促進新同學們之間感情的團康活動我已經記不太清楚
了,一整個白天我都昏昏沉沉,處於半夢半醒的狀態之中。

  一直到傍晚吃完飯後是分組自由活動時間,大二的小香負責帶我們
這組新生。由於小香是我的直屬學姐,大家也就比較熟絡,小狄提出意
見:「我們去夜遊好不好,從那吊橋上面看夜景應該不錯吧。」

  谷關的夜晚燈火璀璨,白天剛到這兒時還覺得有些飯店的設施老舊
,外牆也欠缺清洗,不過一到晚上整個谷關就像山頭起火,景色絢麗奪
目。

  小香聳聳肩,「沒差啊,要夜遊就走吧。」

  我們這一隊共有八個人,加小香九個,一行人嘻嘻哈哈的往橫跨大
甲溪的吊橋走,小狄帶頭在最前面,他說谷關像他家後院,以前來的時
候曾經發現一塊廢墟,想帶我們去試試膽子。

  露露神色不安,躲在我後頭說:「不要吧,我很怕那種東西耶……
。」

  小狄哈哈大笑,拉著露露說:「不要怕,真的有鬼跑出來我會保護
妳啦。」我面露微笑,這小子動作真快,原來這次的夜遊是替自己做打
算。

  剛上大學的男生,除了交女朋友外我想不到任何一個有益身心健康
的活動,小狄顯然將目標鎖定在露露的身上。我一手勾著俊開,一手勾
著小香,笑說:「那我們就來個三人行必有我師。」

  其他的同學也就順勢男女一組兩兩相對,由小狄帶路往他所謂的廢
墟走去。走過吊橋之後便是另一塊溫泉區的所在地,只是這裡的飯店數
量較少,還有幾間歇業,人潮比之另一頭少了許多。

  山裡的天氣較為陰涼,幸好天氣晴朗月色明亮,光靠月光就能提供
足夠的視線照明。

  我還是將手電筒抓在手裡,免得待會兒發生那種轉個彎就伸手不見
五指的突發狀況,在山裡面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還是小心為上。

              ◎◎◎

  沿路上小香講了幾個學校的靈異傳聞增添恐怖氣氛。

  據她所言,我們學校自從五年前新建體育館完工之後,不知為什麼
每年都會有學生從體育館頂樓跳樓自殺。連續四年發生自殺事件,讓學
校也不得不去重視這恐怖的巧合,用鐵鍊和大鎖牢牢鎖死體育館頂樓天
台大門,並且明文禁止學生踏入體育館七樓以上區域。

  學校做出預防措施的那一年,也就是去年,果然確保了學生的安全
,沒有發生跳樓事件。

  俊開說:「既然沒再發生了,或許都只是巧合吧,之前也聽過常發
生臥軌自殺事件的平交道其實都只是名氣響了,讓一些想自殺的人潛意
識的往那邊走去吧。搞不好學校的體育大樓也是這樣而已。」

  我看得出來俊開相當害怕,他本來膽子就小,我們現在又身處山林
幽暗之間,四周靜悄悄的,除了我們九個人的聲音外只剩蟋蟀螽斯一類
的蟲鳴聲。

  小香神祕一笑,又慢慢說:「事情沒有這麼簡單,你們入學之前沒
多久,也就是差不多暑假快結束的那時候,有兩個住宿生用工具剪開鎖
住鐵門的鐵鍊,跑到天台試圖跳下去。幸好他們弄斷鐵鍊的聲音太大,
驚動了在體育館運動的其他學生,通報教官之後及時將這兩個人給救了
下來。否則,今年可是一次死兩個人……。更玄的是,這兩個住宿生都
是澳門僑生,他們放暑假沒有回家,兩個多月都在學校附近打工。教官
說他們當時就像著魔似的,拼了命的想爬過鐵絲網往外跳,動用了不少
人力才能成功阻止他們。」

  小狄陰沉的笑了一聲:「這就叫做抓交替。前年沒有死人,所以今
年多了一個名額。也許今年該死的那個人就在我們之中也不一定。」

  他這麼一笑,眾人都渾身發毛,只因那笑聲聽起來乾澀瘖啞,不像
是小狄中氣十足的嘹亮嗓音。

  露露嚇得都快哭了,用力拍著小狄:「你不要嚇人啦,我會怕啦!
」小香白他一眼,對露露說:「妳不要理他啦,故弄玄虛跟白癡一樣。
」她當然知道小狄愛玩想嚇人,只是在那之後持續步行的眾人陷入片刻
沉默。我一直在想,那一聲笑確實不像小狄的聲音,聽起來就像是……
…年過七十的老人笑聲。

  氣氛有點尷尬,我可不想敗興而歸,開口問小香:「我聽說教育大
樓也有一道封死的門,不知道是真是假?」

  「真的啊,聽說有人在那鐵門旁邊聽見另一側有個男人痛苦的喊叫
喘息,像是正在恐懼的迎接死亡,還不少人聽過呢。」

  「那不就變成熱門觀光景點了。」我哈哈大笑,只是整隊人裡只有
我一個人笑,真是丟臉丟到南天門去了。

  帶頭的小狄突然停下腳步,指著前方一處鬼氣森森的建築物說:「
到了,就是這裡。」我順著他手指方向看去,在路口有個傾頹的老舊招
牌,上頭寫著「華夏溫泉莊」,而那一棟建築物給人感覺像是普通的木
造平房,和我們所住的那些裝潢華美的溫泉飯店不大相同。

  「這間旅館已經關門十年了,我小時候來這兒時就已經是這副斷垣
殘壁的模樣了。」小狄笑著,沒什麼異樣。

  「要不要進去探險?」他轉頭問大家。

  我和男同學們拼命點頭躍躍欲試,可女同學們除了小香之外都垮著
一張臉,也不能怪他們膽子小,因為眼前這間倒閉十年有餘的旅館實在
太過恐怖,半張朽爛的木門隨著風勢緩緩移動,庭院裡長滿了比人還高
的芒草,風一吹便沙沙作響。

  露露說:「我們一定要進去嗎,可不可以在外面等?」

  俊開第一個附和她:「我也不去,誰知道裡面有什麼東西……。」

  小狄斬釘截鐵的說道:「不行,我們好不容易走這麼遠到這裡,怎
能敗興而歸。我們來玩一個遊戲,兩個人一組拿著手電筒進去房子裡,
繞一圈之後隨便拿個小東西出來。」

  我心想這小子還玩真大,就連小香也倒抽一口涼氣,臉色發白強作
鎮定。

  當下分組完畢之後,我和小香一組,由於沒有人想走第一個,露露
還死賴在地上不肯進去,我只好問小香:「學姐,我們先進去好不好?
不然這樣耗下去回飯店就太晚了。」

  小香點點頭,和我肩並肩走進芒草堆中,我們一邊撥開芒草找路,
還得一邊注意草叢中有沒有蛇。

  大約走了十公尺,我們站在只剩半扇的木門前,望著裡面深邃不見
底的幽暗,小香主動握緊了我的手。她的手心濕潤,滿是緊張的汗水,
原來平常凶悍的學姐也有這麼小女人的一面,讓我不禁莞爾。

  到了這時候當然要挺出男人的胸膛和肩膀,我拿手電筒往裡頭照了
幾下,帶著小香走進房子裡。

  走進屋子後右手邊是入住登記的櫃臺,上頭的櫃子旁掛著一幅黑白
人像,應該是裝飾藝術之類的東西,但在這種情況下看到這種照片還不
叫人嚇得腦袋發昏嗎。我也是心內惴惴,不敢叫小香往那邊看,我們前
方是木造的長廊走道,連接著一間間客房,而走道的另一側通往後方小
庭院,是個露天溫泉池。

  我看著牆上斑駁的淺綠色油漆,心想這種日式的木造建築搞不好還
是日據時代遺留下來的東西,小香突然腳下不穩,跌跌撞撞差點摔倒在
地,我一把將她拉著。

  「怎麼啦,腿軟喔?」我笑說。

  小香沒有說話,但是我能感受到她肩膀的劇烈顫抖。

  我知道她已經嚇壞了,此地不宜久留,我隨手抓了櫃臺上一個牙籤
桶,便拉著小香往外走,我聽見她喘氣聲逐漸急促,緊抓著我的右手不
敢放開。

  等到我們走出來的時候,小狄向我眨眨眼,半拖半拉的把露露帶進
去。俊開見小香臉色蒼白如紙還久久無法平復,直嚷著:「幹!我死也
不要進去,這樣真的玩太大了啦。」

  我讓小香坐在路旁,詢問她剛剛發生什麼事,為什麼會突然一個踉
蹌站不穩。

  小香心有餘悸的說:「剛我們走進去的時候,我就聽見耳朵旁邊好
像有人講話,窸窸窣窣的聲音,很小聲的像是在討論什麼東西。」

  「我覺得可能是太緊張聽錯了風聲還是什麼的,所以就沒跟你講。


  「然後呢?」

  小香眼角泛淚眼神裡盡是恐懼:「走進大廳之後,就在你抬頭看天
花板那時候,地上有隻手抓住我的腳用力往櫃臺的方向扯啦……。」

  我冷汗直流,一股戰慄穿透了背脊,那屋子裡真的有東西,而現在
小狄和露露還在裡面。

  就在這時候,屋子裡傳來一聲尖銳的慘叫聲,露露神色惶恐的奪門
而出,而小狄緊跟在後。

  「露露妳不要跑啊,我剛是嚇妳的,假的啦。」

  露露一跑到我們所在的馬路旁就腿軟坐倒,抽抽噎噎的哭著。

  「你幹嘛一直嚇她啦,愛玩也要看情況好不好。」

  小狄一臉無辜,「對不起嘛,我真的不知道她膽子這麼小,而且我
只是騙她櫃臺上面那張照片會眨眼睛而已。」

  「不是啦……嗚………。」露露像是鼓足了力氣才能說話。她舉起
顫抖不已的手指著小狄,大聲哭叫。

  「因為……因為小狄的肩膀上趴著一個老人啦!」

  所有人聞言紛紛張大了眼睛瞪著小狄,心裡毛骨悚然,想不到露露
真的看見鬼了。只見小狄臉上一陣青一陣白:「幹……開玩笑的吧,什
……什麼老人啊?」他像個稻草人硬邦邦的站著,想必他也是從腳底涼
到頭頂的最後一根頭毛吧。

  老實說我沒看到什麼趴在小狄肩膀上的老人,但是露露如此驚恐又
不是無中生有,會不會是真的有什麼東西一路跟著我們?

  「我覺得,還是別玩了,大家回頭吧。」我提議回旅館休息,俊開
等人立即同聲附和。

              ◎◎◎

  一路上我們加快腳步,幾乎是馬不停蹄的半走半跑回旅館,此次活
動總召阿詹學長看我們一臉驚魂未定的樣子,還笑說不過是去個夜遊,
何必嚇成這副德行。

  我心想,要是他自己碰見了方才那種狀況,還不是會嚇得屁滾尿流
,躲在旅館泡溫泉的人說什麼風涼話。

  「阿烏,走啦去洗個溫泉去去霉氣,這麼折騰了一下我覺得渾身酸
痛耶。」小狄苦著臉,將我和俊開拉往大眾池泡湯。

  我們在更衣室三兩下脫得渾身精光,向服務員領取毛巾之後往戶外
大眾池走去。小狄走在我和俊開的前面,突然間俊開驚叫一聲:「小狄
你背後那是什麼東西!」

  這麼一叫差點沒把小狄嚇得拔地三尺跳起,他嘴裡猛罵國罵三字經
:「他媽的俊開還在玩,剛剛不是自己也嚇得半死嗎?」

  我沒有說話,眼神直勾勾的盯著小狄的右邊肩膀看,看得他渾身發
毛……他的肩膀後面浮現了一塊淡紫色的淤青,很明顯的顏色,就像是
曾經被重物壓過的痕跡。

  也許,就是露露方才看見的那個老人……。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超好看的~~看來又要每天到D大這報到了@@
  • 哎喲~~起雞皮疙瘩了~~>_<
  • Linda40119
  • 我會怕
  • ouhyyjjbp
  •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