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雜訊

  後來,我家就不再開牌局了。

  反倒是莊仔那個大嘴巴在班上大肆宣揚我家鬧鬼的事情,使得我家
變成了熱門觀光景點,消息不知怎麼的在系上傳開了,竟然還有不怕死
的學長放話要來我們家開試膽大會。

  我和小狄、俊開也只能拼命消毒,畢竟那裡是我們住了快一年的地
方,他們兩人也沒真碰過什麼怪事,而我隱隱覺得,那個女孩對我們並
沒有惡意,老實說也並不怎麼害怕。

  大一下學期的期中考結束之後沒多久,班上來了一位轉學生吳辰育
,身材高大,據說原本是田徑隊的好手,由於家裡的因素才轉學到我們
學校來。

  像辰育這種高大帥氣的運動健將在我們這種女生比較多的學校就吃
得很開,才第一個禮拜就有別系的女生聞風而來,下課時藉故經過我們
上課的教室,在外面探頭探腦觀望。

  新來的轉學生成為眾人的目光焦點,一舉一動都備受矚目的時候,
原本在班上人氣很旺的莊仔就有些吃味,抽菸的時候總三不五時對我們
碎碎唸,說這轉學生看起來很高傲自大,一雙眼睛長在頭頂,目中無人
的樣子。

  我倒是沒有這種感覺,辰育應該是個蠻好相處的人,只是剛到一個
陌生的環境,自我防衛心態比較重的關係。

  那天我和莊仔趁著短短的下課空檔衝到學校裡的便利商店買飲料,
坪數不大的商店裡擠滿了飢渴的學生,寸步難行的情況下我眼尖看見了
辰育站在門口發愁,我順手拿了瓶綠茶高舉右手向他揮舞。

  辰育釋出笑容向我點了點頭,就這樣,這小子也加入了下課十分鐘
抽菸組的陣容裡。

  和辰育混熟了之後才知道原來這小子沒交過女朋友,從小到大都念
男校,還有正妹恐懼症。枉費他生就一張陽光俊俏的臉孔,和女人講話
竟然會緊張結巴。

  考完了期中考,像我們這種平常就混吃等死的大學生自然而然的進
入靡爛模式,整天只想著要去哪裡玩,有人提議到桃園拉拉山進行兩天
一夜的班遊。

  這是個好主意,我舉雙手雙腳贊成,這次負責策劃班遊的人是阿平
,他這人不管天氣冷熱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理平頭,是個平頭造型愛好
者。

  由於阿平參加過登山社,又會玩攝影,對台灣的名山大川如數家珍
,這次的旅遊展現了他的長才,包括住宿地點和旅遊路線都是他一手包
辦,我們只要負責出人出車就行。

  這次的班遊一共有八男四女共十二個人參加,挑了一個風和日麗的
週末,我們六台機車浩浩蕩蕩沿著台七線省道往角板山出發。

              ◎◎◎

  拉拉山又稱達觀山,位於桃園縣復興鄉與台北縣烏來鄉交界處,是
一個著名的觀光勝地,尤其盛產水蜜桃名揚國內外。

  拉拉山是泰雅族語,意思是「美麗的山」,穿越大溪之後沿著蜿蜒
的山路往上走,就進入了拉拉山範圍之內。

  我的機車後座載的當然是小香,她大一的時候就曾經來過拉拉山一
次,當時風光秀麗的山景使她深深著迷,是以這次我向她邀約,小香絲
毫沒有考慮便一口答應。

  小狄和露露也是一對,上學期迎新宿營發生的那件事,讓他們倆變
成了一對歡喜冤家,平常吵吵鬧鬧的,感情倒是還不錯。

  阿平帶我們來到拉拉山靠近神木保護區的一間旅社,第一天光騎車
上山就花了我們五個多小時,到達旅社門口時全體人員都已經疲累不堪
,騎車的男生累,坐車的的女生更累。

  旅社看起來雖然有點老舊但是規模不小,是一棟四層樓高的建築,
前庭還有個大廣場面對著深鬱鬱的山谷,景色相當宜人。

  比較奇怪的是,櫃臺只有一位歐巴桑看顧,整間旅社算來算去也只
有四位工作人員。

  阿平笑說:「現在不是旅遊旺季,所以工作人員比較少一點。」

  我左右張望,旅社的停車場裡除了我們六輛機車,還有一台轎車跟
休旅車,除了我們之外另有兩組人馬也住在這間旅社裡。

  露露一聽高興的大叫:「哇,那晚餐可以在庭院烤肉嗎,開個營火
晚會啊!」

  「我可以和老闆娘交涉看看,應該是沒什麼問題的。」

  行李大致安頓妥當之後差不多已經是傍晚時分,我和小香跳上機車
騎到附近的制高點看夕陽,這次我們訂了兩個大通鋪,男女各一間。

  我對於沒辦法和小香共處一室感到有點惋惜,不過我們的感情還沒
到那個階段,這種想法只能偷偷藏在心裡。

  天邊的雲彩很快的被夕陽的霞色渲染成一片紅橘,視野無比開闊,
我們肩並著肩遠眺著天地壯闊。我這輩子從沒見過如此壯觀的夕色,心
內大受感動,轉頭看小香,她也是一臉興奮之情溢於言表。

  「夕陽真的好美,和我去年看的一樣,好感動喔。」她說。

  「很浪漫的感覺,小香,妳覺得現在是不是一個告白的好時機?」
我緩緩的說。

  「跟誰告白?」她也笑了,還假裝聽不懂。

  我望著逐漸隱沒山邊的橘紅色太陽,悄悄的牽起她的手:「妳覺得
好不好?」

  「你覺得好就好……。」也許是浪漫的氣氛感染了她的情緒,小香
側頭倚著我的肩,並沒有放開手。

  突然一道聲音從我們身後爆開:「哇靠!你們什麼時候搞定的啊!
」是小狄的聲音。

  「偷偷來喔。」露露指著我和小香吃吃的笑。

  我莞爾回頭,見他和露露手攜著手散步經過,四個人相視而笑。

  「阿烏,這邊手機好像都沒訊號,你的是哪一家門號?」小狄拿出
手機遞到我的面前。

  「這邊深山耶,手機怎麼可能有訊號,應該只有和信那種『什麼鬼
地方都收得到』的才有訊號吧。」我笑說。

  山裡的天色暗得很快,我們必須趁著天色尚未全黑之前回到旅社,
否則萬一因為視線不良而失足跌落山谷可不大妙。

  這時候我的手機突然響了,吵鬧的來電鈴聲在空靈寂靜的山裡顯得
無比刺耳。我心想:「剛看不是沒訊號,怎麼突然又有訊號了?」方才
我和小狄的手機收訊都是零格,也許是移動位置之後接收到了訊號吧。

  接起電話耳邊傳來斷斷續續的聲音,訊號相當不清晰,一個男人講
話卻被雜訊的聲音掩蓋,我聽不太懂他在說什麼。

  沙啞嘈雜的聲音十分難以辨認,我隱約聽見對方一直說:「還不…
…回……來……。」

  幾秒鐘之後電話自動斷了,手機又回到沒有訊號的狀態之下,「也
許是阿平打電話叫我們回去吃飯了吧。」我說。

              ◎◎◎

  旅社準備了豐盛菜餚等待我們享用,大學生出來玩重視的其實是氣
氛,對吃的東西也不太在意,我胡亂扒了幾碗飯,還洋溢在告白成功的
喜悅之中。

  小香顯得相當鎮定,吃完飯之後就說要先去盥洗,準備晚上的營火
晚會。

  我聽旅社的老闆娘說,附近的溪谷岸邊有不少漂流木可供升營火使
用,便拉了俊開和辰育去撿木頭。我們拿著手電筒走了十分鐘左右的山
路,眼前是一條寬闊的河流,水勢奔騰壯觀,而河岸邊到處都是光禿禿
呈現乳白色的乾木,我吐了舌頭說道:「靠,颱風過後都這樣嗎,山上
不知道被沖了多少樹木下來。」

  辰育臉色不佳,一路上都繃著臉不作聲,我笑說:「你怎麼啦?白
天載女生還不習慣嗎?」

  他彎腰扛了塊一公尺長的木頭,輕鬆上肩,苦笑道:「沒事的,我
們趕快回去吧。」

  俊開突然出聲:「阿烏你看,有銀河。」

  我抬頭往上看,赫然看見了遍目的銀色光點,毫無秩序的緊緊相連
,我讚歎著,這輩子從沒見過這麼漂亮的星空,一張黑布似的夜空被銀
色大軍占據,星星數量多到無法分辨出夏季星座的位置。

  我望著星空一時出了神,突然肩膀被人猛力一拍,嚇得我差點跳高
三尺。

  「走了,我們趕快回去,他們都還在等呢。」原來是辰育,他提醒
我們該走之後,頭也不回的快步往回程路走。

  我心裡疑惑為什麼這小子一副怕得要死的模樣,山裡夜色優美,清
風徐徐,晚個幾分鐘回去也不會怎樣,他心裡肯定有鬼。

  回到旅社前廣場,眾人見我們滿載而歸,齊聲歡呼,我借來了瓦斯
噴燈,創造出一個華麗壯觀的營火堆。十二個人圍著營火坐下,高舉啤
酒,暢快的乾了一口。

  小狄倏地起身,向大家宣布:「我們現在有營火晚會,想必大家都
知道接下來應該進行什麼活動了吧。」

  莊仔舉手大叫:「老鷹抓小雞嗎?」

  「抓你老母啦,當然是鬼故事大賽啦。」小狄此言一出,眾人笑成
一團。

  「天啊,好有氣氛喔,要怎麼玩?」小香抱膝,火光映在她的臉上
,忽明忽暗閃爍不定。

  「你們有沒聽過『青行燈』?」

  眾人面面相覷,誰知道什麼青行燈,淡江的宮燈傳說我就略知一二
。只見小狄故弄玄虛,壓低了聲音一臉陰騖的說:「所謂的『青行燈』
就是,我們全部的人輪流講鬼故事,講到第一百個的時候,就會開啟通
往地獄的大門,到時候………。」

  「幹,你漫畫看太多吧,少在那邊瞎唬爛。」莊仔跳起來大叫。

  「這樣吧,我們先一人講一個鬼故事,然後投票表決,最不恐怖的
那個人乾掉三罐台啤,這樣不錯吧。」小狄笑說。

  還沒開始講鬼故事,俊開已經和他的女友咪將抱在一起發抖了,小
倆口都是屬於膽小如鼠的那一類型。

  辰育突然說:「我覺得……還是不要玩比較好吧。」

  不過他的建議被眾人鼓譟聲浪淹沒,硬拱著他說了第一個鬼故事。

  「唉,你們真的講不聽。好吧!要玩大家來玩。」辰育清了清喉嚨
,示意眾人安靜。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queenandlion
  • 恐怖的要開始了~
  • Linda40119
  • 我會怕==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