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抓交替

  那支手機早已經潮濕毀損,外殼更是長滿青苔和黴菌,小狄想不通
為什麼手機還會震動。就算是電力超長的高科技鋰電池也撐不了兩個禮
拜,更何況是擺在這櫃子裡面,瞧這模樣至少也有數年。

  小狄臉色蒼白蹲在櫃子前不知如何是好,在他心裡有個念頭,也許
是好奇心,也許是受到某種不明力量的牽引,他竟伸出手去拿了那支手
機。

  顫巍巍的按下通話鍵,這時候他聽見手機接通了,從話筒裡不停的
傳來女人的啜泣聲,那哭聲異常憂傷,像是受到了天大的冤屈。

  小狄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勇氣,對著話筒說:「妳到底是誰?為什
麼要一直打擾我們的生活?」

  電話裡的女人沒有回應他,只是一味的哭,那哭聲聽久了竟像是竊
笑聲。

  然後他聽見了女人開始唱歌,以清幽的聲調哼著:「啦啦啦……啦
啦啦……」

  小狄聽得頭皮發麻,無法忍受一波波堆疊的恐懼感,咒罵一聲丟了
手機便跑。

  那支被他丟在浴室角落的手機,在他離開之後,還兀自響著清晰可
聞的歌聲。

  「啦啦啦……啦啦啦……」

  隔天小狄將手機送到警察局,請他們找出失主,其中一部分原因是
不想讓那支恐怖的手機繼續放在家裡面,誰知道什麼時候從另一個世界
撥來的電話又會讓手機響起。

  警察花了不少功夫,還是查不出那支手機的原始擁有者是誰,那個
號碼早已經無人使用,通聯紀錄也是在三年多前的,對話的內容我們並
不清楚,到了這個階段,已經不是我們學生能夠插得上手的了。

  關於那支手機,警方還沒查出任何蛛絲馬跡,反倒是先來學校辦案

  記得小香曾經跟我們說過,學校體育館頂樓每年都會有學生跳樓自
殺,而去年的兩名僑生也差點在精神恍惚的狀態之下走上絕路,幸虧最
後獲救。

  今年可就沒那麼幸運了……。

              ◎◎◎

  那天晚上九點,我和小香,俊開、辰育等人在學校體育館五樓禮堂
打羽球。

  這裡平常當羽球場使用,有活動時就會搖身變成大禮堂,場地寬闊
能夠坐滿五六千個學生。

  辰育本來就是運動好手,反射神經敏銳無比,加上他身材又高,打
起羽球來虎虎生風,每一記殺球都有職業水準。

  在所有球類運動之中,羽球算是我的強項,國中時還曾經參加過校
隊對外比賽,可是在辰育面前,我就像一隻無力的鵪鶉。

  每當我好不容易救起球打回對面,還沒調整好姿勢的就看見辰育好
整以暇的輕輕跳起,緊接著一聲響亮破空的殺球飆過網子,我毫無招架
之力。

  我們四個人打得汗流浹背氣喘吁吁,我一看手錶,差不多要到體育
館關門的時間了,我向他們打個招呼,說道:「該走了吧,快十點了,
被反鎖在體育館裡面可不太妙。」

  晚上的體育館裡除了我們還有不少打籃球和桌球的同學,晚餐時間
過後人聲鼎沸相當熱鬧,但是現在人潮已漸漸散去,大多回宿舍盥洗去
了。

  我們打到忘了時間,差點就要被鎖在體育館內。

  入夜之後的體育館老實說有些陰森,走廊空無一人,只剩逃生門的
指示燈發出微弱的光線,我們在中控室關閉電源之前趕忙出了羽球場,
右側電梯已經停止運轉,只能繞到另一側走樓梯下去。

  體育館左側的樓梯間,向來是上體育課學生抽菸的最佳去處,之前
學校裡還有些傳聞,有追求刺激的情侶會在深夜相約來到這裡親熱。

  我和小狄大一的時候曾經在大半夜時從後門溜進體育館想看活春宮
,可惜那天運氣不好,什麼東西都沒看到。

  樓梯間回音很大,我們劈里啪啦的趕下樓,三步作兩步的往後門跑
去,跑到二樓的時候,有個人與我擦身而過。

  我心裡奇怪,體育館要關門了,他還往上走做什麼,於是出言詢問
:「同學,你幹嘛往上走,體育館要關了耶。」

  他轉頭看我,表情木然的說:「外套放在樓上忘了拿,等會兒就下
去了。」

  我從沒在體育館見過這位同學,只覺得陌生,樓梯間相當陰暗,也
看不清楚他的表情,臨走的時候我還不忘告訴他:「如果前門鎖上了,
你可以從後門出去,你應該知道體育館後門晚上不會鎖吧?」

  他給了我一個冷冷的微笑:「我知道,謝謝你。」話才說完,又緩
緩的踏著階梯上樓。

  小狄在樓下叫我:「阿烏你在幹嘛,趕快下來,工友要關門了。」

  「來了來了。」

  出了體育館,我說:「你們不覺得剛才那個人怪怪的嗎?體育館都
要關門了才跑上去拿衣服。」

  小狄一臉惘然:「什麼人?不就只有我們四個下來而已嗎?」

  小香也點頭:「對啊,我和小狄、辰育出來之後,就只剩你還在二
樓,又沒有人走進去。」

  聽他們這麼說,我突然想起來剛才那位同學上樓時,似乎沒有聽見
他的腳步聲。渾身打了個冷顫,夜風吹在半濕的衣服上觸感格外冰涼,
我不敢去想方才那位仁兄是何方神聖,故作笑臉對大家說:「算了,管
他去死。我們回家吧!」

  擁有陰陽眼的辰育一直沒有說話,他見我以求助的目光望向他,緩
緩的點了點頭。

  剛才,他也看見了那個「人」。

  只是他看見的「人」比我要驚悚許多,回程路上他偷偷告訴我,那
時候他搶在我前方下樓,遠遠的就看見樓梯轉折處走上來一具頭顱半毀
的屍體,拖著沉重的腳步緩慢上樓,經過辰育身旁時,那具死屍還轉頭
看了他一下。

  凹陷的眼眶外頭垂著一粒血淋淋的圓球狀物體,辰育說那應該是從
頭顱裡爆裂出來的眼珠子。

  至於體育館裡為什麼會出現那樣恐怖的鬼魂,辰育也無從而知了。

  隔天早上一到學校,我就覺得校門口的氣氛不大對勁,有不少學生
聚集在外頭議論紛紛,由於往上坡走沒幾步路就是體育館,我從校門口
就看見了體育館右側小花圃外圍起一圈黃色警戒線,還有不少警察在旁
邊穿梭。

  「看這樣子肯定發生了什麼事。」我對小香說。

  我和小香路過體育館附近,隨手抓了一個正在圍觀的路人同學問了
詳情。

  「聽說是有人跳樓了,一大早救護車就衝進學校,大概五點多的時
候吧,打掃的工友發現花圃裡有一具屍體。」

  我暗自心驚,立刻聯想到昨夜與我擦身而過的那個人,不由得冒了
一身冷汗。

  難道,他往上走的原因是到頂樓等待抓交替?

  這件意外引發的各種謠言立刻在學校裡甚囂塵上的散播開來。後來
大家都知道,原來跳樓自殺的那個人,正是去年被從頂樓救下的兩位澳
門僑生之一。

  據說那位僑生的家裡經濟狀況相當富裕,在學校也交了一位感情穩
定的台灣女友,除了偶爾被同學取笑他港式腔調頗重的國語外,在他身
上找不到任何足以構成自殺要件的理由。

  很多人說,逃得了一時,逃不了一世,他命中注定要死在這裡。

  僑生的家屬下午就趕到學校,傷心欲絕的替親人辦理後事,學校也
請來了法師進行一些儀式。

  我們看在眼裡都是膽戰心驚,如果說那天抓交替的選中了我們四個
其中一位,不知道會演變成怎樣的結果。

              ◎◎◎

  過了一個禮拜,學校宿舍裡出現了不少繪聲繪影的傳聞。

  和僑生同寢室的學生,常常聽見僑生平常睡的床位不明的傳出痛苦
壓抑的呻吟,但是床位明明就空無一物,連棉被也沒有。

  還有人夜半起床在走廊盡頭的陽台抽菸,卻碰見了那位僑生回來和
同學一起哈一管。

  這些事情在男一舍裡鬧得雞犬不寧,搞得學生們人心惶惶,學校只
好又請道士作法請走僑生的魂魄,讓其他學生安心。

  雖然事件看似圓滿解決……。

  但是辰育跟我說,他還是常常看見僑生的鬼魂無主的在校園裡遊蕩
,那股不明冤死的怨氣似乎沒有那麼容易消解。

  我也只能祈禱,學校裡面別再發生惡鬼抓交替這種恐怖的事件了。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颱風天看鬼故事....更覺得可怕了!>_<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