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凶死


  也許起因在於我問了小寶一句「是不是有什麼事情想告訴我們?」
引起了附近遊魂的騷動,才會產生屋內燈光閃爍、玻璃無風自動的現象


  我不敢多想,當屋內陷入一片漆黑的時候,我能夠感覺得到,從黑
暗中伸出了無數隻手爭先恐後搶奪我們的筆,想要說話似的在紙上亂畫


  幸虧小寶提醒了我們快逃,否則不知道接下來還會發生什麼事。

  我們上氣不接下氣的逃離宿舍,跳上機車沒命的催油門,一心只想
盡快離開那個恐怖的地方。誰也想不到,我們住了快三年的屋子,在今
晚竟然變成群魔亂舞的人間煉獄。

  小狄建議我們先到廟裡躲一晚上再說,只是凌晨兩點,哪裡還有廟
能讓我們躲。

  小香說:「去上次那裡吧,廟祝人不錯,應該會幫助我們才是。」

  而我則是打電話叫俊開千萬別回家,之後三人一路衝到中壢王爺廟
,請求廟祝開門讓我們進去躲一躲。

  前些日子幫我收驚的先生嬤見我們一臉狼狽,又印堂發黑的模樣,
連忙弄了幾杯溫開水給我們壓壓驚。

  她溫和的說:「你們別怕,孤魂野鬼沒辦法進來這裡,安心的睡一
覺,有什麼事明天再說。」

  折騰一整晚,又驚又怕的我們早已疲累不堪,一到了能夠安心的場
所,放鬆後睡意漸濃,我和小香打地鋪,小狄趴在神桌上睡了。

  次日一早,天還沒亮的時候,老廟祝便將我們叫醒,一臉嚴厲的責
備我們為什麼這麼大膽。

  「你們這幾個猴囝仔,連筆仙這種招孤魂野鬼的遊戲也敢玩,嫌命
太長嗎?」本來和藹可親的廟祝變了臉,罵得我們頭也不敢抬起來。

  「我們知道錯了,可是……玩筆仙是有原因的。」小香委屈說道。

  「什麼原因講給我聽。」

  於是小香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一遍,先生嬤和廟祝在一旁聽得嘖
嘖稱奇,他們不知道見過多少人鬼之事,依然對小寶悲慘的遭遇不勝唏
噓。

  「原來如此,但是你們也不應該自己招她的魂出來問話,有什麼事
可以跟我們說,讓我們來處理。」先生嬤溫言說道。

  小狄通知了警局,告訴警察我們得到的線索,也因此查明了小寶的
死因。那是一起三年前的無頭公案,有位到新竹山上蓋工寮的水泥工,
在深山草叢裡發現了一具年輕女屍,屍體被發現的時候衣著不整,下身
赤裸,死狀悽慘令人難以卒睹。

  警方研判女屍生前慘遭姦殺,又被毀容之後棄屍荒野。身上沒有任
何可堪證明的身分證件,也沒有親人家屬前來認屍,只能以無名屍的方
式火化,並將骨灰送至附近的萬應公廟供奉。

  後來警方靠著女屍下體的殘留精液作DNA化驗抓到了嫌犯,凶嫌是
一位遊手好閒的中年男子,因在夜間看見面容姣好的女子一人獨自夜行
而起了淫心歹念。

  他一路開車尾隨著女孩到了保齡球館外的機車停車場,在女孩整理
包包準備騎車離開時動手擄人,凶嫌以尖刀脅迫女孩上車,將車子開到
了偏僻荒涼的野地。

  強暴女孩的過程中遭受頑強抵抗,他一怒之下拿磚頭砸在女孩頭上
,失手將女孩殺死。

  凶嫌因恐懼心理作祟,開車將女孩屍體載至新竹的深山棄屍,並且
將屍體面容毀去,唯恐屍體被人發現後難逃法網。

  幸而法網恢恢、疏而不漏,凶嫌最終還是受到法律制裁。

  警察也查到了那支手機原始登錄號碼的主人──陳欣恬,最後一通
通話紀錄,就與小寶失蹤那天的日期相符。

  警方也已將小寶的屍首火化安奉,做了適當的處置,但為什麼小寶
的鬼魂依然在我家裡遊蕩徘徊,是不是心裡還有什麼難解的結,未了的
願?

  這一點,我們也只能請王爺廟的先生嬤幫忙,與小寶的鬼魂溝通,
聽聽她為什麼傷心哀怨,為什麼捨不得離開人間。

              ◎◎◎

  那天,我和小香、小狄、俊開、辰育等與小寶有緣的人都聚集在王
爺廟裡,先生嬤起壇請魂,讓小寶的魂魄上她的身與我們對話。

  外頭陰雨綿綿,氣氛有些淒涼,平常嬉笑怒罵慣了的我們,今天都
分外嚴肅。

  以前我不相信神鬼之說,總覺得那些無中生有的恐怖情節都是人類
腦中無謂的幻想、因壓力而產生的幻覺,這兩年來親身經歷了種種靈異
體驗,又以筆仙接觸了小寶的靈魂,我再也不是以前那個鐵齒不信邪的
自己。

  我們都深深的為小寶不幸的遭遇感到悲傷,這樣善良堅強的女孩子
,卻沒辦法擁有和同年紀女孩一樣的生活,她也從未埋怨依然努力上進


  命運的捉弄太過殘酷,竟讓小寶在打工下班途中遭遇不幸,她心裡
的悲苦之鉅恐怕沒有人能夠體會。

  對於小寶的鬼魂,我們甚至已經不會感到恐懼,就像朋友似的。

  盤腿坐在蒲團上的先生嬤閉上眼睛,過了不久身體一陣痙攣,廟方
人員立即戒備,根據他們所言,像小寶這種在痛苦中死去的冤鬼身上怨
氣很重,要請她上身有相當大的風險。

  老廟祝對我們說:「鬼魂已經上身,可以問話了。」

  小香一直紅著眼,打從她知道小寶的遭遇之後就哭個不停,也許她
和小寶更有緣分,兩個人長相相似,又先後住進同一棟公寓。

  「小寶,是妳嗎?」我對著先生嬤問話。

  只見先生嬤緩緩點了頭,眼睛依然緊閉著。

  「我們已經知道妳生前的經歷,也非常願意為妳做點事情,妳還有
什麼心願未了可以告訴我,大家都會盡力幫妳完成。」我說。

  「手鍊……。」從先生嬤口中說出的聲音讓我們心內一震,那明顯
是個年輕女孩的口音,就與我聽見的歌聲一樣。

  「我……找不到外婆送我的手鍊……。」小寶抽抽噎噎的說著,她
在那間屋子裡,找一條手鍊找了三年。

  我恍然大悟,原來小寶無法安心離開人間的原因是那條手鍊,小寶
說,那是外婆攢了好久的錢才買來送給她上大學的禮物,她一直都將手
鍊當成自己的寶貝。

  我們都點頭承諾,一定會幫小寶找到手鍊,並且送到萬應公廟裡供
奉著,請小寶能安心的投胎轉世。

  小寶沉默了一陣子,離開前對我們說了一句話。

  「真的……很謝謝你們。」

  小狄說,他覺得有點鼻酸,雖然這兩年來讓小寶嚇了不少次,這時
候他卻感到不捨。

  「希望妳能夠安息。」小狄在心裡默唸。

              ◎◎◎

  幾天後,教官讓我們看了小寶留在學生名冊裡的照片,還未脫稚氣
的高中畢業照,微彎眼角和細長的畫眉和都和小香一模一樣,微笑的方
式更是如出一轍,也難怪寬伯會在酒後誤認小香是小寶了。

  教官知道我們與小寶的鬼魂溝通,一臉不可置信的模樣,當年他為
了小寶的事情奔波勞碌,卻沒想到三年後才知道小寶早已過世的消息,
他嘆了口氣:「有什麼教官幫得上忙的儘管說,至少為她盡最後一點心
力吧。」

  在教官和警察的協力之下,我們開始循著小寶生前的足跡搜尋她的
手鍊,我和小狄、俊開翻遍了我們住的那間屋子,並沒有發現手鍊的蹤
跡。

  教官也在學校裡到處尋找,經過五天,依然一無所獲。

  我覺得非常沮喪,一口答應小寶的事,沒想到執行起來像是大海撈
針,一條小小的手鍊,到底會在哪裡?

  過了一個禮拜,警方通知我們,在新竹縣警局的證物室裡找到了那
條手鍊,原來當初處理小寶屍體的時候,手鍊被當成了證物取下,至今
還完整存放在證物室裡面。

  當我們聽見這消息時欣喜雀躍,抱在一起大笑大叫,比中了樂透還
開心。透過教官的協助,我們從警方手中取回了手鍊,並且送回萬應公
廟供奉,我在無名牌位前雙手合十,誠心的說:「我們幫妳找回手鍊了
,妳就安心的去投胎轉世吧,希望妳下輩子能過得更快樂。」

  後來,有一天我夢見了小寶,她在夢裡對我微笑不語,我知道這是
她來向我們道別了。

  隔天一問才知道大家都夢見了她來說再見,從此之後那間屋子裡面
再也沒發生過靈異現象。

  說來好笑,我們交到了一個朋友,卻是在她死後才發生的事情,但
是小寶變成了我們幾個人共通的記憶,這些年來發生的事情,是一輩子
也不會忘記的心靈刻痕,我們會一直記著……大學時代所住的房子裡躲
了一個女鬼。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Ken
  • 完了嗎<br />
    <br />
    欲求不滿啊(淚<br />
    <br />
    期望下一部新的作品(笑
  • 還沒完啊

    novelcash 於 2010/09/07 16:39 回覆

  • 我都是晚上看文章~~每次都覺得毛~但是就是忍不住想看!
  • 我最近都半夜寫鬼故事....真的是很恐怖

    novelcash 於 2010/09/07 16:39 回覆

  • whynofeel
  • 還有嗎?真的太精采了~~
  • 有啊,晚點po上來

    novelcash 於 2010/09/07 16:39 回覆

  • 笨貓
  • 我也有買這本書我看到很後面時差不多是到鬼故事石那時候我在車上看書禿然想吐就<br />
    先睡覺醒來時剛好下車我都不知道我個輸掉在車上我都沒找到所以我叫上網找可是都<br />
    找不到終於找到你的 謝啦~很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