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公司之後,蘇菲又埋首工作,專注出神的盡她的本分,不知
道過了多久,蘇菲連吳Sir站在她的身旁也沒有發現。吳Sir向蘇菲招
了招手,將她叫進總經理辦公室裡。


  吳Sir示意蘇菲坐下,這舉動讓蘇菲有些不安,她知道最近自己
的工作效率相當低落,懸著一顆心坐在沙發上等待吳Sir開口說話。


  吳Sir看著筆記型電腦的螢幕,拋出了一句話:「交給妳的那個
案子做的怎麼樣了?」


  蘇菲心中一震,果不其然是盯她的工作進度了,回答問題時,她
感覺到雙頰一陣發熱。「我還在Debug,很快就會好了。」


  「給我一個確定的答案。」


  「再……在三天,喔不,兩天。」蘇菲急忙說道。


  她有些緊張,要是自己被炒了,斷了經濟來源的話,免不了又要
向父母親伸手求援,蘇菲不喜歡這樣。


  吳Sir不置可否,接著說:「嗯……我想和妳聊聊,最近妳的案
子似乎都不是做得很好?」


  「我會努力改善。」蘇菲幾乎是抖著嘴唇說出這句話。


  吳Sir釋然一笑:「妳不用那麼緊張,我只是想和妳聊聊,看看
有沒有什麼辦法能夠幫助妳。我常常會站在公司同仁後面看大家工作
的情形,同樣做一件事,妳知道為什麼坐妳對面的Robert速度會比妳
快上兩倍嗎?」


  蘇菲迷惘的搖頭。


  「因為方法。」


  「蘇菲,寫程式這檔事就像談戀愛,土法煉鋼苦幹實幹的方式無
法營造出一段甜蜜溫馨的感情,妳長得這麼漂亮,應該很懂談戀愛的
箇中真諦,與男女朋友相處,一定要有方法。不是嗎?」


  「寫程式也是如此,妳把那些程式碼當成自己愛人,想盡辦法對
他好,用有效率的方法,去磨合,去改善,男朋友不就愛妳愛得服服
貼貼?」


  吳Sir越說越玄,倒是考倒了蘇菲,什麼是有效率的方法?


  「我年輕的時候,看過不少同學不懂得泡馬子的方法,整天守在
女孩子宿舍前,送宵夜,溫馨接送情,到最後女孩子被開四輪車的學
長載去看夜景。這就是笨方法,雖然也可能追女成功,但是那成功機
率是不合效益的。所以我打了半學期的工,攢了十萬塊去買了台中古
汽車,然後花了兩個禮拜,把我的老婆追到手。」吳Sir說。


  「就好比程式除蟲,妳一行一行的看,效率肯定高不上去,那程
式碼有幾萬行啊,請問妳是想加深近視度數呢,還是眼睛不會痠?」


  吳Sir比喻的有趣,蘇菲忍不住笑出聲音,「電腦是設計來讓人
類工作更有效率的東西,而程式是讓電腦產生它應有價值的東西,我
們寫程式的人,又怎能不把效率擺在第一位優先呢?」


  「蘇菲,妳若有什麼困難,就問Robert,他會教妳正確的偷懶方
法,如果他不肯教,妳來找我,我會去料理那個臭小子。」


  蘇菲離開辦公室時,吳Sir還不忘提醒她一句:「別忘了,科技
始終來自於惰性。有效率的懶方法才是好方法。」


  蘇菲才回到座位拉開椅子坐下,小米就迫不及待的發揮她女孩兒
的八卦本性,黏著蘇菲問:「總經理找妳進去講什麼?我看他剛蠻嚴
肅的,妳該不會挨罵了吧?」


  蘇菲吐了一口長氣,微笑說:「沒事,他只是叫我要用對方法,
啊,我也很想啊。」


  Robert從電腦螢幕後方探出一顆頭:「早跟妳說要念點書吧,用
那種資管科大一學的基礎對我們現在的案子來說是非常非常不夠用的
。」蘇菲沒好氣的瞪他一眼:「所以吳Sir叫我拜你為師,好好的學吧。


  Robert志得意滿的揚起下巴,笑說:「那還不叫聲師傅來聽。」


  蘇菲老實不客氣的伸出中指賞他一個FUCK,雖然不服氣,但Robe
rt在工作效率上的確比她好上許多。兩個人領一樣的月薪,他卻能比
蘇菲多做一倍的工作,也無怪吳Sir要找蘇菲談話,這間公司的企業
文化向來是不吝於給予年輕人機會,於是蘇菲得到了學習的空間,不
會因此就被炒魷魚。


  拖著一身疲憊回到家中,蘇菲婉拒了同事們的晚餐邀約,一方面
她想控制體重,一方面蘇菲不像在本就拮据的收支中再多添一筆無謂
的開銷。這一陣子,她都在家裡解決晚餐,從超市買來的青菜足夠他
吃上整個禮拜,每天晚上變換菜色,水煮空心菜,炒高麗菜等等。雖
然不擅廚藝,沒辦法整治一桌色香味俱全的豐盛菜餚出來,一盤燙青
菜對蘇菲來說也已足夠了。


  用過晚餐,蘇菲一看時間才九點不到,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她弓
著一雙長腿,懷裡摟著抱枕,雙眼無神的盯著電視節目。距離平時上
床睡覺的十二點還有好長一段時間,而蘇菲絞盡腦汁也想不出還有什
麼事能做。


  她抬頭看了天花板的日光燈,四支並排的25燭光燈管壞了一支,
蘇菲挽起袖子,踩在微微晃動的板凳上將它換新。又衝進廚房拿起抹
布擦洗抽油煙機,但是這也花不上多久時間,這台平常不太使用的抽
油煙機上頭乾乾淨淨,沒有多少油漬。


  蘇菲回頭想起浴室也該清洗一番,彎著腰找出菜瓜布,換上輕便
的短袖熱褲之後走進浴室,抓著蓮蓬頭仔細刷去磁磚間隙中的水漬與
霉垢。


  刷著刷著,她突然想起小米還沒把小說傳給她看,又想起了小米
今天和她說的,與男友爭吵的過程。那個女孩,還有個對象能夠使性
子鬧脾氣,現在說不定男友捧著花哄她開心,又或著帶她去了哪間高
級餐廳,進行一場浪漫的燭光約會。而自己呢,還沒出嫁就已經像個
黃臉婆,蹲在浴室除水垢,一時興起的清掃,居然是因為想不到事情
做,無奈之下的舉動。


  蘇菲停下動作,舉起濕淋淋的手揉眼睛,她的背微微抽搐著,坐
在水裡,心頭一緊,便覺得寂寞。


  一個人的生活過久了,也習慣了,蘇菲從不試著去想起那些曾經
擁有的甜蜜回憶,那些蹉跎逝去的時光,就算多麼美好,也以殘酷告
終。她不是甘於寂寞,是現實如此,逼得她不得不去承受。她花了一
陣子,什麼也不想,什麼都遺忘,關於他的種種,那是阿旋離去之後
還纏繞於心頭的陰影。


  阿旋是個臉部線條剛毅的男人,樂團的吉他手,個性相當多變,
在朋友面前,他能談笑風生的當大家的開心果,但專注於吉他練習時
,他又是那麼一絲不苟,認真嚴肅的難以接近。


  蘇菲喜歡在打鼓時欣賞阿旋的側臉,舞台燈光下映照出的鼻側陰
影與他冷漠的神情呈現出男孩的冷酷的內心世界。蘇菲愛上他內外反
差極大的個性,無可自拔的與他一同陷入愛河。那個陰冷的雨夜裡,
當阿旋向迷失於酒精之海的蘇菲索吻時,女孩毫不猶豫的吻上男孩。


  蘇菲收起眼淚,用力將菜瓜布甩在鏡子上,自言自語著:「我沒
有想他,絕對沒有。」她咬著牙告訴自己,不可以再想他。


  一通電話打斷了蘇菲的哀愁,她深吸一口氣,接起電話,裝作什
麼事情也沒發生過。


  「姐,妳在幹嘛?」是妹妹小瑜撥來的電話。


  「沒做什麼事,剛才在打掃浴室啊,怎麼了?」


  「爸又在發酒瘋,現在還在跟媽吵架。」小瑜的聲音顯的非常無
奈。


  小瑜是蘇菲同父異母的妹妹,兩人只相差兩歲,還是個大學四年
級的學生。蘇菲八歲的時候,親生母親因為發現了父親在外頭養了女
人,負氣離家,從此沒有回來見過蘇菲一面。母親離開了,那風流成
性的父親也順理成章的將外頭的女人迎娶進門,蘇菲從小就叫她小媽
,一直到現在也不曾改變。小瑜是父親與小媽生的孩子,蘇菲母親離
開的那一天,她也見到了這一位年僅六歲的妹妹。


  八歲的蘇菲不懂發生了什麼事情,父親只是告訴她,媽媽跟別的
男人跑了,不會再回來了,所以帶了一個新媽媽回來照顧她。並且囑
咐蘇菲,要好好對待妹妹。


  小蘇菲以為媽媽晚上就會回家,因為她不懂什麼叫做「跟男人跑
了」,她幼小的心靈裡只知道,媽媽會回來的,不會丟下自己不管的
。只是當夜晚來臨,這個破碎的家庭一樣吃晚餐,小瑜坐在小媽腿上
,滿足的吃著稀飯,等不著媽媽回家,鬧脾氣不肯吃晚飯的蘇菲被父
親大聲叱喝。


  小蘇菲終於忍不住嚎啕大哭,哭得讓人心碎。那時候,小瑜掙脫
了小媽的懷抱,輕輕的跳到蘇菲身旁,伸出短短的小手臂摟著新姊姊
,和她一起哭。


  蘇菲和小瑜的感情很好,也許是因為小瑜很善體人意,又超齡的
成熟,在蘇菲感情失意,最墮落放蕩,生活紊亂不值一文的時候,是
小瑜每天等門,扛醉醺醺的蘇菲上床,替她脫去鞋襪,蓋好被褥。有
些方面,小瑜還比較像是個姊姊。


  「妳叫老爸聽,我來念念他,一把年紀了還像個小孩子樣,我不
在家就胡鬧了嗎。」


  「不要啦,媽媽會安撫好他的。我只是跟妳講一下狀況,老爸很
想妳,他這幾個禮拜週末都會坐在客廳等妳回來耶。姊,妳有空多回
家吧。」


  「哈,我人又不是在國外,不過就是新竹跟台北的距離而已,一
個半小時的車程就到啦。」


  小瑜苦笑說:「就是啊,老爸一直念,明明就不遠,為什麼妳捨
不得回家呢。」


  「好啦,我這個週末會回去一趟,妳叫老爸先去洗澡睡覺,不要
發癲了。」


  掛了電話,蘇菲長吁一口氣,心裡想著,那一個小時後仰望的堅
強背影,如今也老了,會想女兒了。當初樂團解散,自己心灰意冷的
離開傷心地,找了個在台北的工作,想重新整頓自己的生活。她回想
起來,才發現這一年來父親蒼老了許多。


  小瑜終歸也有離家的一天,那麼家裡的兩老豈不是更孤單寂寞了
嗎?


  那一天還沒到,而蘇菲也不敢繼續想像。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IOUWRETCH
  • 頭推~~~
  • whynofeel
  • 頸推~~~
  • 讀者
  • 天天來這邊看文章,已經變成我的習慣啦~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