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所有的時間都給了公司,一天工作十六個小時,原來這樣
還不夠。也許工作進度達不到您的要求,但我捫心自問確實盡了最大
的努力。不用等七天了,吳先生,我今天就會離開公司。」蘇菲緩緩
說著連她自己都不可置信的發言。


  如果沒有了這份工作,她即將面臨的是五窮六絕的貧乏生活,更
別提在市政府捷運站旁的租屋了。上回和小瑜通話時,蘇菲還信誓旦
旦的說自己不想當一隻從都市逃回家的敗犬。


  而現在,過度的憤怒使她失去理智,屈從於嚴苛的現實面之前。


  吳Sir沒做多餘反應,僅止於輕嘆了口氣:「年輕人這麼禁不起
罵。」


  蘇菲走出辦公室,面無表情的回到自己座位上,姊妹淘小米連忙
拉著她詢問狀況:「誒蘇菲,怎麼樣了?他有沒有聽妳解釋?妳有被
他罵的很慘嗎?」


  蘇菲搖搖頭慘然苦笑:「我辭職了。」


  「什麼!我沒聽錯吧,為什麼?」小米張著嘴,眼睛瞪的像銅鈴
似的,不敢相信向來溫和的蘇菲竟然會這麼衝動,連說話都有些結巴



  「妳開開開開玩笑的吧?為什麼要辭職?蘇菲,妳真的要走?」
小米急得向熱鍋上的螞蟻,不停的搖晃著蘇菲的手臂。蘇菲一走,公
司裡就只剩下她一個女生,而接下來的日子會有多難熬,就連小米自
己也不敢想像。


  「是真的。」


  「我今天就要走了。」蘇菲拉開抽屜,收拾一些私人物品,這才
發現自己的雙手顫抖不止。


  小米氣鼓鼓的站起,挺著胸說:「不行,我幫妳去跟吳Sir說,
怎麼能因為開會打了瞌睡就離開公司,這樣對妳太不公平了。」


  蘇菲拉住了小米的手,無奈的搖頭,「本來就沒有什麼公平的事
情,不用白費力氣。」


  「可是……。」


  「沒關係的,等妳下班我們去吃個飯,就當做為我餞行吧。」蘇
菲說。


  晴朗過了頭的午後,天氣預報裡的太陽給了一個漂亮的笑臉,街
頭氣溫高漲,遠方的柏油路上出現了類似海市蜃樓的空間扭曲。幾隻
沒有主人的野貓蹦跳著過馬路,腳掌上小小的肉球耐不著柏油久經曝
曬的高溫。


  一隻黑白相間的貓兒跳進騎樓,蹲坐在陰影處舔著自己的腳掌,
其餘幾隻貓靈巧的從蘇菲腳邊經過,其中一隻有意無意的在蘇菲的小
腿上蹭了一下。


  蘇菲從沒見過這種奇景,野貓的自我防衛意識強烈,少有在公開
場合集體行動的機會。蘇菲蹲下身子伸出手撫摸方才對她撒嬌的三色
小花貓。貓兒用一種母雞蹲似的姿勢蜷伏於她的腳邊,舒服的瞇起眼
睛。


  這花貓不太怕生,也將自己打理的乾乾淨淨,毛皮油亮,蘇菲望
著貓兒苦笑:「真可愛,是哪家走失的貓咪呢?」


  貓兒圓滾滾的大眼看向蘇菲,那金黃色的美麗瞳孔像是會說話,
輕輕的喵了一聲。


  「嘻,你在跟我說話嗎?」


  「現在我也跟你們一樣變成流浪之身了,小貓咪你說我是不是太
意氣用事了呢?」


  一直到走出公司,蘇菲深深覺得自己行事過於莽撞,也許是累積
了太多壓力而苦無宣洩之處,她甚至連一個能夠傾吐苦水的地方都沒
有。前途茫茫,接下來該往哪裡去,蘇菲一時三刻還沒有想法。


  揮別了親人的貓兒,蘇菲抱著自己的私人物品緩慢的步行回家。


  公司離家有四公里的距離,溽暑盛陽之下蘇菲走的異常吃力。雖
然汗流滿面,一頭長髮也緊貼在背後讓她很不舒服。


  但是蘇菲並沒有想換搭公車或捷運的念頭,也許是想懲罰自己的
不成熟,她搖牙苦撐著,一步一步走下去。


  當悶熱的城市裡吹起了風,騎樓店家簷樑下群居的成燕出巢低飛
,晴朗無雲的天空便會在毫無欲警的情況下烏雲密佈,那些不知道從
何處被吹來的黑雲像展開雙臂的巨大魔鬼籠罩了這個城市。


  蘇菲知道就要下起西北雨了,急忙加快腳步,沿著越來越是悶熱
的道路前行。遠處悶雷轟然,預告著下午將有一場可觀的滂沱大雨,
機車騎士們紛紛停靠在路邊,拿出置放於車廂內的雨具。


  蘇菲閃身進入騎樓,至少在這裡能保自己不會變成一個可憐的落
湯雞。雨雲逐漸蓄積能量,超過臨界點之後開始宣洩,從雨簷順流而
下的雨水形成了密不透風的水幕,喧騰熱鬧的城市在大雨降臨之後透
露出了一絲安靜的氣息。


  這下可得等好一陣子,夏日的午後雷陣雨,聽起來富含著青春的
氣息,但是對一個剛失業,一身疲憊的女孩來說,眼前的景象簡直就
是場災難。


  蘇菲看見了一對情侶從眼前奔過,男生高舉雙手撐開薄外套,女
生依偎在他的懷裡,嬉笑著踩過水花過街。


  以前阿旋也做過這種事,他們這一對情侶,出門總是能夠忘記帶
傘,而書包和任何其他能夠充當遮雨棚的物品都曾經出現在阿懸高舉
的雙手上。


  這種雨勢,就算撐傘也無法保證得身上不被雨水濺溼,更何況是
一件會滴水的薄外套。只不過對熱戀中的男男女女來說,這是不期而
遇的小幸福,男孩保護著女孩,以笨拙的不器用的各種方式,讓女孩
心生安全感。


  蘇菲已在這間鐵門緊閉,看似尚未開始營業的店門口待了一個小
時。


  奇妙的是,她看著人群來來往往,有些人渾身濕透狼狽不堪,有
些撐著裝飾用摺疊傘,裙擺濕了大片依然堅持優雅步伐。


  她並不感覺時間漫長。


  她不知道已有多久不曾細微的觀察這個城市。


  時間總是過的太急太快,讓她來不及留意身旁周遭的人事物變化



  其實也未曾留意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改變,人啊,總是在不知不覺
間改變成了自己討厭的那種模樣。


  懦弱、墮落、暴躁易怒、缺乏耐心。


  風雨之後,還來不及散去的雲霧之間灑下幾道金色的斜陽,站在
暗處觀看,那景色美的令人目眩神移。一場大雨帶走了城市午後的炎
熱,可想而知今天會有個涼爽的夜。


  蘇菲高舉雙手,伸展著纖細的腰身,打了個大呵欠。


  「所以,這就叫做自由嗎?」蘇菲喃喃自語。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oraraWang
  • 推推推~~~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