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汪拍拍我的肩膀,對老榮民倨傲的態度毫不在意,一屁股坐到
他旁邊,拿起水果刀就削起蘋果。


  王木原看著窗戶,冷冷說道:「你們還不走啊?」


  「不急,削個蘋果給你吃再走也不遲。」小汪將蘋果皮削成了漂
亮的螺旋形,我嘖嘖稱奇,他何時練了這一手好刀工?


  「老伯啊,瞧您銀髮如雪,氣宇軒昂的模樣,以前應該是當大官
的大人物吧?」他突然扯些毫無關係的瘋話,不知他是何用意。


  「什麼大官,陸軍上校退役,一個領國家俸祿等死的老頭兒罷了
。」王木原說道。


  「您那個年代,能當上軍官,肯定是在戰場上出生入死,見過無
數大風大浪吧?」


  王木原居然被小汪哄得回過頭來,對他投以奇特的眼神,「你這
年輕人倒是懂事,想當年老夫跟隨何應欽將軍,那時只是個小軍官,
受他老人家提拔,才有今日這番成就。」


  「現在的年輕人活在太平盛世,過著安逸的生活,又怎麼能想像
以前戰爭時生活有多麼艱難困苦……。」


  王木原話匣子一開,小汪見獵心喜,打舌隨棍上,他說什麼就附
和什麼,哄得老人家心情大好,神情也活躍了起來。


  王木原這麼一說就是一個半小時,從國民政府撤退來台講到八二
三砲戰,到老年晚景淒涼,兒女不孝,不事奉養,說得是老淚縱橫,
令人不勝唏噓。


  小汪笑道:「王老伯,我們辦過不少案子,其中大部份與靈異現
象有關,您信不信鬼?」


  「鬼?那怎能不信呢,打日本鬼子的時候,有多少弟兄壯烈成仁
,況且再沒幾年老夫自己也要變鬼去了。若人死了,在這世上卻什麼
都沒能留下,那不是死不瞑目嗎。」


  「這就是了,說到死,有輕於鴻毛重如泰山,有人為國捐軀死的
壯烈,也有人遭受謀害,冤死得不明不白,您說他們死後可會瞑目?
」小汪竟然咬文嚼字,說得頭頭是道,我目瞪口呆,他什麼時候去學
了這些口條來?


  王木原呆了半晌,搖頭說道:「死不瞑目,死不瞑目啊。」


  小汪說道:「那就是了,我們認為您碰見的那隻冤鬼肯定身懷莫
大冤屈,若不替它洗白冤屈,讓他每天在社區裡出沒擾民,也不是我
們樂見的情況。」


  「好吧,老夫就告訴你們兩個小娃兒那天發生的事。」他低垂著
頭,白髮蓋住了歷盡滄桑的側臉。


  「那天下著午後雷陣雨,烏雲聚集得快,西北風吹過,就是閃電
霹靂不斷。老夫每天待在家裡,悶的熱了,趁著下大雨的時候坐到外
頭乘涼。咱們那個老眷村,房子倒的倒拆的拆,最後也只剩下老夫住
的那棟。路上沒什麼行人,雨來的突然,大家都躲雨去了。」


  王木原雙目圓睜,神情可怖,正仔細回想著那一段恐怖的回憶。


  「老夫正點起煙,街道兩側低窪處沒多久就積了幾灘深水,約略
是膝蓋那麼高吧。那時候我看見白茫茫的雨幕中走出了一個女人,她
撐著把大紅色的傘,卻是渾身濕透。我向她招手,要她先到我這來躲
躲雨,西北雨下不久的嘛。」


  「但是,那個女人卻像聾了似的,絲毫沒聽見老夫的叫喚聲,就
這麼往前走了。」


  小汪連忙問道:「那您是怎麼會被它嚇到的呢?」


  王木原瞪了小汪一眼,彷彿責怪他插嘴似的,繼續說道:「這年
頭古道熱腸,想幫人還不得其門而入,老夫心想算了,回頭拉開自家
紗窗門準備進去睡個午覺。卻怎知老夫才剛轉身,就瞧見紗窗裡面無
聲無息地多了個人!」


  「剛才那個女人站在我房裡,手中的紅傘掉在地上,我這才看見
,她頸部以上空空蕩蕩,那個女人沒有頭顱啊!」


  「被她一嚇,老夫昏了過去,醒來就在這醫院裡。」


  我思忖,王老先生說,那個斷頭女鬼聽見了他的叫喚,於是出現
在他家裡,才把他嚇得魂飛魄散,入院治療。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xup6ujp6
  • 好看捏~~!!搶頭香
  • qswa520
  • 超級期待這本書出來的 x )
  • 吃
  • 無名屍要等到6/23號好久喔~<br />
    我一定會買的~D
  • Linda40119
  • 好可怕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