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欣就坐在盧恩對面不遠處的椅子上,用力的鼓掌。


  盧恩搔了搔頭,木訥的說了聲:「謝謝。我沒發現妳進來。」這
是他與品欣第一次單獨正面對話。


  「你彈的真好,我好感動。」品欣看著盧恩的眼神不太一樣,充
滿了佩服的意味。


  「剛才我經過你們的社辦,聽見竟然有人在彈加州旅館,很驚訝
也很開心,所以未經同意就走進來聆聽,你不會介意吧?」品欣甜甜
一笑,盧恩的心臟差點溶了,連忙說:「不會不會,當然不會。」


  「我也是學音樂的,所以我聽得出,你對音樂有感情,那種情感
是濃厚而劇烈的,就像熱戀一樣。我更佩服的是,這首歌,你竟然能
彈的出味道來,盧恩,你究竟是怎麼辦到的?」


  「我想……也許是彈過無數遍的關係吧,從國中學吉他開始,我
最喜歡的就是這首歌。」盧恩赧然說著。


  「喔……真看不出來。」品欣拖著腮,漂亮的大眼睛饒富興味地
打量著盧恩:「我還以為你都不講話的呢。」她說。


  「因為我比較內向吧。」


  「你騙人!會說這種話的人才不內向呢。」品欣喀喀的笑著,在
那一刻,盧恩覺得眼前的女孩平易近人,毫不做作,也不再那麼高不
可攀。


  「我一直以為妳是個很難伺候的大小姐。」盧恩說。


  「為什麼?」


  「因為妳太過於完美,品學兼優、體育萬能,又是管樂社的成員
。這樣的人很難不讓人聯想,私底下的妳,是不是家裡很有錢然後脾
氣不太好。因為找不到妳的缺點,所以就虛擬了一些。」


  「哈哈。」品欣爽朗的笑了兩聲:「這麼說還真是失禮啊!」


  「對不起。」盧恩連忙道歉。


  品欣吃吃笑著:「不過你說的對,我的確是個大小姐,而且還有
大小姐脾氣喔。」


  這回輪到盧恩張大嘴巴,不知道品欣說這話是何用意。


  「國中的時候我爸常跟我說,妳只是湊巧長的漂亮的點,身材高
佻了點,反應快了一些,又剛好有個醫生老爸,不用太得意。剛開始
聽到的時候,我也很受傷啊,可是等我漸漸長大,就發覺老爸說的話
是對的。」


  「我只是很盡力的把我最好的一面表現出來而已。」


  「高中生活一輩子只有一次,我想要過的精彩一點。」品欣說道



  「不想要過得一成不變?」


  品欣給了盧恩一個陽光般的笑靨:「那當然。」


  「你呢,怎麼不說說關於你的事?」


  「我?」


  盧恩笑得很不好意思,在品欣面前,自己的生活簡直貧乏的像是
一張白布。


  「我沒什麼好說的啦,生在小康家庭,上有父母和祖父母,下有
一個十歲的妹妹,功課普通不算很好,體育也不太行,每天搭公車上
下課,很喜歡聽搖滾樂。就只有這樣而已。」


  「你學吉他很久了嗎?」品欣像是對盧恩很感興趣,不放棄的追
問著。


  「從小學到大吧,算一算有六年了。」


  「我也是從國中開始學薩克斯風。小學畢業典禮的那一天,我老
爹在班上演奏了一曲,贏得很多掌聲喔,那時候我覺得他真的是帥斃
了,就央求老爸買一把薩克斯給我。」


  女孩俏臉微紅,眼神注視著自己的膝蓋:「很好笑吧,同年紀的
女孩子都跟父母親要芭比娃娃和泰迪熊玩偶,只有我整天抱著一把金
色的東西吹個不停。我的房間裡一隻玩偶都沒有喔!」


  「那妳還真是與眾不同。」盧恩微笑。


  「也許可以稱做特立獨行吧。說得好像我是個怪人似的。」


  品欣頓了一頓,催促著盧恩:「你再彈一次加州旅館好嗎,我想
再聽一遍。」


  盧恩摸摸懷中的木吉他,木質音箱內傳來空洞的回音,手指輕柔
的挑下琴弦,那一晚只要經過社團辦公室的學生們都停下腳步,仔細
聆聽著這一首不知哪裡傳來的經典名曲。


  那一晚,是盧恩第一次與品欣這麼靠近。


  之後,每週總有一天的傍晚,吉他社的社團辦公室裡會傳出木吉
他與薩克斯風的精采合奏,一直持續到了學期末。


  放暑假前幾天,剛考完國文科的期末考,下課時間同學們紛紛衝
出教室,到福利社去搶數量不多的炒麵餐盒,動作要是慢了,中午就
得餓肚子。盧恩趴在桌上,憤恨懊惱自己前一天晚上為什麼不念晚一
點。


  最拿手的國文,答題竟然答的七零八落,就是因為數理成績不夠
優秀,才會被分配來文組,結果第一次期末考的國文便考了一個滑鐵
盧,這叫盧恩怎麼跟父母親交代。


  品欣笑吟吟的站在他的桌旁,嘿的一聲一掌拍在盧恩肩上。


  「你怎麼啦,一定考的很不好喔。」女孩話說的有點直了。


  盧恩抬起頭來,額頭上一塊紅,是被自己的手臂壓出的痕跡。


  「簡直是糟透了,從小學到高中,從來沒有一次國文考得這麼差
吧。」


  「你沒唸書啊?」


  「昨天念到十一點,覺得很睏就先去睡了,啊……早知如此就多
念幾頁,亡羊補牢也好。」盧恩捶胸頓足的說。


  「這就是所謂的書到用時方恨少嗎,我可是念到一點才敢去睡。
我爸爸見我唸書念得這麼晚,差點沒到外頭去放鞭炮慶祝囉。」


  「你的爸爸真是個有趣的人,比較起來,我爸爸只會嫌我不夠用
功,國中時每天拿著藤條站在我後頭盯著我唸書呢。只要在家裡彈起
吉他,老爸就會嫌我吵,說要我有玩吉他的時間的話不如趕快把功課
做完,之類的話。」盧恩無奈的說。


  「唔。」品欣擠著眉頭說:「我想這是你爸爸對你的期望很高的
緣故。」


  「不,也許是因為我太笨吧,沒辦法像你一樣,樣樣都表現得很
出色,不需要父母親操心。」


  「為什麼要這麼說?」品欣直視著盧恩。


  「我說的是事實啊,像妳這樣聰明的人,不用發很大的功夫,就
能把書念得很好吧?運動方面也是,庸才畢竟是比不過天才的。」


  聽完盧恩的話,品欣拉下了臉,搖頭說:「我不喜歡你這樣說我
,很不喜歡。」


  「我和你們沒什麼不一樣,別把我當成異類來看!」品欣脹紅了
臉,撇下這句話,留下一臉錯愕,完全不知道自己說錯什麼話的盧恩
跑出了教室。


  「品欣生氣了耶。」教室裡的同學議論紛紛,大家從來沒見過全
校男同學心目中的夢中情人品欣在公共場合生氣,甚至連看見她跑出
教室的隔壁班同學也碳投進來關切。


  盧恩顯然是引起了一場騷動。


  老是被當成透明人的他,突然變成了眾人矚目的主角,五六個男
生包圍著他,你一言我一語的發問。


  「盧恩,你跟品欣是怎麼了?」


  「唉情侶吵架你們不懂啦。」這種時候最怕的就是惟恐天下不亂
的閒言耳語。


  「啥!盧恩跟品欣在一起喔,哇塞,怎麼從來沒聽說,難道是地
下戀情?」


  「你不知道他們常常在社辦約會嗎?聽說都一起玩樂器,感情好
的不得了吧。」


  「你黑矸仔裝醬油喔,都偷偷來,把品欣追走了我們該怎麼辦啊
?盧恩你是不是要請吃飯謝罪啊?」


  密集如雨的調侃砸在盧恩身上,讓他慌得連回嘴反駁的機會都沒
有,只能一直說:「不是!你們不要亂講!我不是……。」


  教室裡突然暴出阿美的大嗓門:「喂!你們這群男的是鬧夠了沒
?要在我的位置上面佔多久!」眾男嬉笑著一哄而散,盧恩的臉紅得
像熟透的柿子,垂頭喪氣的坐在位置上。


  阿美雙眉豎起,挺著胸對盧恩說:「你喔,實在是有夠沒用!品
欣哭著跑走了耶,你不去追她,在這邊跟他們那群臭男生瞎起鬨什麼
啊?」


  阿美像老鷹抓小雞似的將盧恩拎起來,小聲的說:「你還不快去
,你不是喜歡她嗎?」


  面對阿美的催促,盧恩不知為什麼有些惱怒,用力揮開阿美的手
:「妳不要管我,這件事情跟妳沒有關係吧,我想做什麼事情不用妳
管!」


  那天,阿美也氣得哭了。


  頹喪無比的盧恩搞砸了接下來的所有考試,落得必須在暑假回學
校補修的命運。


  品欣不再到吉他社的社辦去了,青春像個巨大的猛獸,吞噬了盧
恩十七歲的夏天,本來正悄悄萌芽的戀情,因為一句無心的話語無疾
而終。那時候他,還學不會嘗試去挽回,只能眼怔怔的看著自己的少
年時代無情流逝。


  盧恩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在午後的大雷雨裡,想起曾經遺忘許
久的過去。


  在他沈溺於回憶的當下,雷雨無聲無息的停歇,對街的蘇菲也已
經離開,不論是現在還是過去,都從盧恩的手中逃離,他終究沒能夠
掌握住。


  不過,就算沒能抓住什麼,世界也不會有所改變,站在這裡的盧
恩與剛失業的蘇菲,也不會有什麼改變,這個城市少了他們,也不會
有任何的改變。


  盧恩戴上帽子,將貝斯背起,輕巧的跨過柏油路上的水窪,朝著
夕陽的方向走去。


  現在和過去不會因為努力而產生變化。


  只有未來,才會產生改變。
創作者介紹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oraraWang
  • 喔喔喔!!! 還沒睡也是值得的 剛好等到 哈哈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