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武俠】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武術指導是我在軍中的同梯元哥,他所創的極武社團的成員
可是個個都是武林高手啊。想高中校慶的時候了不起就跳個
拉拉舞,不然就是丟水球兩人三腳之類的,你什麼時候看過
校慶有同學耍關刀,還飛來飛去的啊!

我太羨慕這群小朋友了,要是高中有這種社團,我也要參加啦!

http://140.111.92.8/950407show1.htm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遠山之後襯著夕照,六月的豔陽天午後,忙碌的都市
正準備著迎接下一波的忙亂。

  城市裡的工地巨大工程車停止進出,大樓前停著一台
巨大吊車,機械臂完全展開的話有高達二十層樓左右的高
度。

  筱潔剛下班,手邊牽著天真無邪,蹦蹦跳跳的弟弟。

  母親是個職業婦女,父親則是直銷公司的經理,雙親
每天都要忙到午夜才有喘息的時間,而照顧這個六年前突
然誕生在這世上,與自己相差十幾歲的弟弟自然便落在她
的身上。

  筱潔大學畢業後便由父親介紹,進入了一間販賣衛生
用品公司擔任會計,生活可謂順遂,也因為家裡經濟情況
良好,日常生活過的平淡自如。

  久而久之,牽著年僅六歲的弟弟,一邊沐浴在城市夕
陽之下,慢慢的散步回家,成了筱潔近兩年來感覺最幸福
的事。

  「姊姊,妳看,那台大怪手上面有隻好大的鳥喔。」
筱潔正沈溺在剛度過青春期,卻未覲成熟的女性幻想之中
,當然,男友的呵護備至也是她幸福的一大主因,但卻為
了男友不斷的求婚而感到困擾,她並不想這麼早定下心來

  「那不是怪手,是吊車,知道嗎?」筱潔看也不看,
順口糾正了弟弟,這個時期的孩子,正是開始建立價值觀
的重要時期,筱潔對自己從不放棄機會教育而感到自豪。

  「姊姊,那裡真的有隻好大的鳥喔,妳看嘛!」弟弟
伸出稚嫩的手掌拉了拉筱潔的裙擺。

  筱潔只好順著短短的手指所指方向看去,天邊一片嫣
紅,抬頭所望,確實有一點黑影立在機械手臂的頂端。

  『大概是白鷺鷥之類的鳥吧!』

  筱潔蹲在弟弟的身旁,說道:「嗯,那就是白鷺鷥喔
,在河邊,或都市裡都可以見到。」

  「原來是白鷺鷥啊!」小朋友的笑容極是天真無邪。

 ﹡﹡﹡﹡﹡﹡﹡﹡﹡﹡﹡﹡﹡﹡﹡﹡﹡﹡﹡﹡﹡﹡﹡﹡﹡
  「白鷺鷥?」男人簡直啼笑皆非,趁著拜訪下一位客
戶的工作之餘,他展開『梯雲縱』心法跳上了吊車頂端,
偷閒欣賞都市霞照美景,每當工作疲累之餘,他總喜歡這
樣做。

  他的西裝筆挺,手邊還提著個公事包,雙腳如釘在鋼
鐵支架上般穩固,他叫做『語仁』是個典型的都市上般族
,保險公司的業務員。

  這樣的男人再也平凡不過,在都市裡比比皆是,倘若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秋祭


  蒼星殞落,在劃破夜空的軌跡上驟失光輝。

  正當秋紅落地,此時此刻不應有絲毫人跡。

  白衣者揮舞著長劍,狂風動地,揚起那怵目驚心的血紅,
當兒,楓正紅,一襲白衣染上了紅,動魄驚心的楓紅。

  一個罪人舞者,點出他必須償還的罪,跳出他人生中最美
的舞。

  白衣者愴然。

  舞者已不在。

  後悔著方才一輪逐風破電似的狂攻,他本可以收手。

  而罪人本應接下。

  「我不能違背我的誓言,縱然你不願殺我,我必須償還那
份罪惡。」

  罪人口中的言語猶自在空中飄盪,夜空中一點的螢光,看
似那從不低頭的眼中散發的唯一悲願。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中年男子身著純白為底,上綴墨綠線紋錦布為邊的長袍,
腰間懸掛玉帶。劍眉虎目,兩鬢生雲,雙瞳精芒電閃,不怒自威


  他身旁那婦人同樣衣著華麗,一襲黑裳,高貴氣質不言而喻


  莫青雲卻將頭別了過去,頭上大汗涔涔,一副走也不是,留
也不妥的樣子。那男子說道:「這位老先生是?」耿慧道:「玉
兒方才在街上冒犯了這位老先生,女兒覺得需得陪禮,特地請老
先生來與爹娘見面,用上一餐。」

  那美婦道:「玉兒不知好歹冒犯了老先生,還請恕罪。」耿
玉在一旁低著頭,拉著仙兒的手。

  中年男子突然咦的一聲道:「閣下莫非是莫老前輩!真是莫
老前輩,小弟這數年來找的你好苦啊。」

  他此言一出,在場除了耿慧外,其餘眾人皆盡大驚。原來這
男子便是當今東嶽劍盟之主,當年殺敗西域七絕神宮一眾高手,
成功救回摘星山莊人馬,江湖上人稱『天劍』的耿星河。

  而他身旁那美婦卻是十數年前名列十大殺手榜,曾與耿星河
為敵的秦毓。耿星河走上前去握住了莫青雲的手,感嘆道:「當
年小弟身受前輩大恩,無以為報。十年前聽聞前輩遭逢大難,小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久以前寫的武俠短篇,整理潤飾過後貼出來,應該會『慢慢』的繼續寫下去吧(笑)

--------------------------------------

  細雨飄的令人心煩,濛濛地遮了地上青磚。

  青磚林裡一條落寞身影,踏著青磚,迎著冷風隅隅而行。

  夜裡一輪紅月,染了血似的妖豔異常,一名佝僂老者駝著背,
彎著腰吃力的望著月,臉露微笑、狀似淒涼。前方幽幽冥冥,青
磚路蜿蜒不盡,老者笑了笑,拄著杖,拐著腳,繼續他的逃亡……

  誰也不知道,這人曾經名震四方,也猜不中,他的劍曾讓多少
豪傑膽戰心寒。

  英雄不再,而名劍空悲,埋了仗用半生的雲陀劍,給人打瘸了
腿,而莫青雲只是淡淡的笑。

  狂風乍起,來的一點兒也不留情,莫青雲瘦弱的身軀似乎也難
以在滄桑中站立。

  莫青雲身後一聲馬鳴,連夜的追趕讓善跑的馬兒也氣喘吁吁,
莫青雲只是笑,他知道,該來的始終躲不了。

  來者天穹派掌門『厲方』,魁梧高大,虎目上頭一道八字眉讓
他更顯英武非凡。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涼月歌 第一回

  漁舟唱晚,雁陣驚寒,三月天。

  南方早已春曉花開,綠意蓬然的此刻,連雲莊外仍是遍地
銀白。河上白煙裊裊,燈火昏黃,舟夫捧著熱騰騰的稀飯大快
朵頤,剛上鉤的魚兒成了最下飯的好菜。

  山東滄海連雲莊今日熱鬧非凡,老爺子余肅鴻端座大廳之
中,舉著小杯拈鬚微笑。

  余老爺子旁側坐著一人,隔著小凳正聚精會神地看著桌上
的棋盤,棋盤乃黑壇木製成,以白銀鑲下格線,看來氣派非凡


  此人年紀四十上下,臉色白皙,眼神銳利。

  余肅鴻舉杯飲下薄酒,左手提起棋盤上一隻馬棋放在右側
斜角第五位之上。

  「葉兄,馬步躍軍,伏了你的鼠兵,此局是你輸了。」

  臉色白皙的男子正是當今武林號稱天下劍派正宗的霧邈青
嵩樓弟子,木雁和,作客連雲莊的同時,與左老爺子下了幾盤
十二戰棋,卻不料落得四戰皆墨的下場。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