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新之後的一個月,就如我所預測的,分別在迎新歌唱比賽
男生組女生組得到首獎的兩個人,雙雙成為了學校裡的風雲人物。
拿下男生組冠軍的學弟,Gary,據說本來在南加大念到了大學二年級
,因為發生了一些事,不得已只好回來台灣念大學。

當然我不知道他發生了什麼事,但是這個在歌唱比賽中大唱Rap的學弟
,的的確確成為了學校裡最受歡迎的新生。

Gary所到之處,一定會有女生跟他打招呼,而Gary,
會給予她們美式風格的熱情擁抱。

Gary頂著一頭黑人捲絲頭,穿著打扮是道地的Hip Hop,
南加州的陽光淬鍊出的小麥色肌膚與立體的五官讓他瞬間擊倒
校園裡所有的男人,成為頭號的陽光男孩。對於我這個宅男來
說,這種天生的少女殺手本來應該跟我相隔十萬八千里,八竿子打不著。
為甚麼我會對他的資料這麼熟悉,原因無他。




因為他在追我的妞。





從荃的學弟妹,與我同屆的應英系同學口中,我多少得知了
一些關於Gary的情報。比一般順利升上大學的新生大上兩歲,
有著美國南加大資歷的Gary,在剛開學的幾個月內便打破了學
校的紀錄,學校裡有個身具明星風采的人是很少見的,就連我
班上的女生,也無時在跟我打探可以認識Gary的方法。

不知道Gary每天早上道學校上課,從他的BMW下車時有沒有感受
到學校裡的男生投注在他身上的怨毒眼神,
我同學某日晚上打麻將發飆翻桌時大幹了一句話:「那傢伙根本就是男人公敵!」

他羨慕的要死,但於我卻無所謂,那時候我有荃這樣一個完美的女友,
套句令狐沖的台詞:「得妻如此,夫復何求。」

某日我照例送燒仙草到荃的住處,開門進去時(我有荃住處的鑰匙,
而她也有我房間的鑰匙)見荃正在講手機,
對於我沒有敲門就進入她的房間,荃顯得有些措手不及。



「我男朋友來了,先這樣,改天再說。」她趕忙掛上電話。
「跟誰說電話?」我問。
「嗯,就朋友啦,在問我聽演唱會的事。」
「喔,誰的演唱會?」那時我還沒察覺,那通電話的主人是誰。
荃很快的恢復了一貫與我相處時的嬌憨,晚上我們就膩在一塊看
著名劇『鬥陣俱樂部』的DVD。

「主角個性跟你很像。」看完電影之後荃告訴我她的感想。
「你也知道我像他那麼狂野啊?」我大笑。
「不是,逃避現實的懦弱那一面。嘻,開玩笑的啦。」荃似乎怕我生氣,
趕忙打了哈哈。
「嗯……或許真有這麼一點吼?」我到還認真的反省了起來。
「喂,你不要想太多喔,我真的是開玩笑的。」

她緊張,我沉悶,氣氛一時有些僵。
「寶貝妳快畢業了,未來有甚麼打算,要先找工作?還是先考研究所?」
我發難打破僵局。

荃鬆了一口氣,笑說:「應該是先找工作吧,再唸完研究所我都變老女人了。」
「那有甚麼關係,沒人要的女人才怕老,妳有甚麼好怕的。」
「你要養我啊,說這種大話。」荃起身按了音響的開關。


音響裡放的CD是阿姆唱的『It's so empty without me.』

說也奇怪,和荃在一起這麼久,除了變得會玩滑板以外,我居然沒有變成嘻哈狂人
,還是一本初衷走我自己的風格。
有時我會想,荃這麼好的女孩會愛上我,真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那時候很流行這句話)

之後,我和荃在一起時,她偶爾會接到零星幾通電話,從慌慌張張的結束對話
,到可以聊得非常開心,其中還穿插著英文對話,一聊就是十幾分鐘。
不過真正讓我覺得不愉快的卻是那場演唱會。



信樂團的演唱會。



寫到這裡我突然想到,這篇沒有西斯場景會不會犯了版規讓我去洨海一遊啊?

所以在演唱會事件之前,先讓我提一下那時在我住處發生的妙事吧。

大學時我和幾個同學在外租屋,租的是一整層有四間雅房的屋子,
也就是我們必須共用浴室。
我的三位室友,「雜牌」「假屌」「費南德茲簡稱廢人」都是非常有趣的人,
雜牌跟廢人是我的同學,而假屌老大是大我們一屆的學長。

先說說假屌,在Gary入學之前,他可是校園裡風靡萬千少女的處女膜殺手(自稱)
,為甚麼外號會叫假屌,原因就在於他有根像辛德勒名單裡脫光光進毒氣室的
猶太人跨下掛著的長屌。

簡直假到不行,加上玩樂團的資歷,也有人說他是「PUB小旋風」(還是自稱)
,為人風趣幽默夠道義,假屌學長全身上下唯一能夠找到的缺點就是他長得有
點像蔡頭。


只是有一點點像。


雜牌則是渾身LBT名牌的時髦少年,為甚麼會叫雜牌我也不知道,
是他自我介紹的時候說「叫我雜牌就好了」,這個名號就跟了他三年。

費南德茲簡稱廢人是網球社的精英,但是他高中是打排球的,為甚麼加入網球社
,不用我說大家也知道,為了就是社內的正妹。
有時候他會用很猥褻的表情跟我說,每次跟學妹對練單打的時候都會輸,
我就覺得沒道理,憑他勇猛的體格跟180的身高,沒道理網球打輸女生。

「跑的時候會卡到老二。」他一本正經的跟我解釋。

這樣你都能勃起,真有你的。


我們住處的廚房可以通道浴室後方的陽台,從陽台可以望見社區內其他樓層的房間。
這個奇妙的設計我在大三時才發現,某日晚上我在陽台掛洗好的衣服。
那時大約是十一點左右,我偶然瞄到了對面三樓(我住在四樓),從半開的窗戶間我看見
一張床,那應該是臥室。

由於兩棟樓相距不到五十公尺,憑我的視力,那臥房內的光景一覽無遺。

本來只是無意看了一下,卻讓我看到一雙修長的美腿出現在觀景窗內,
是一個包著浴巾的女子。
緊接著她解開浴巾,坐在床上開始擦乳液,我馬上關掉陽台的小燈,
跑到雜牌的房間跟他說有好康的可以看。
雜牌興奮的不得了,跟我一起躡手躡腳閃到陽台看現場火辣實境秀。

「有C以上吧?」雜牌輕聲說。
「我不知道,有比你馬子大就是了。」
「幹,在這裡住了那麼久,現在才發現有這種的喔。」
「有得看就不錯了啦,不知道等會有沒有鬼打架。」
「等啊!」

果不其然,女子擦完乳液之後就躺在床上坐著踩腳踏車的動作,這應該是為了
維持美腿而必須付出的代價。
「幹,全裸的腳踏車。」雜牌超興奮。
「是全裸踩腳踏車,這女的相當豪放啊。」我說。
過了不久,有個男的一樣包著浴巾進入房間,附耳在女人耳邊說了幾句話,
手還在女子的乳房間游移,不停的搓揉。

「鬼打架鬼打架!」我跟雜牌都笑歪了。

「打電話給費人叫他趕快回來,我記得他有望遠鏡!」我衝到房間拿手機,
準備急CALL廢人回來。
雜牌黏在陽台捨不得離開,那天廢人載學妹出去玩,房間鎖著,玩到十二點也
沒回來,可能已經玩到賓館去了。

「51,快啦,火爆場景不看可惜。」雜牌跑到房間把我揪出去,對面的臥房內男人
跟女人正用69式的姿勢互相愛撫著。
緊接著男人抬起女人細長的雙腿放在肩上,緩慢的作活塞運動。
「靠,好屌。」雜牌血脈賁張的表情我至今猶然記得,實在太爆笑了。
他抓著女人的豪乳,下體猛烈晃動著,但是沒過幾分鐘,
那男人突然拔出,躺在一旁一動也不動。

「林娘勒,這麼快。」雜牌幹罵了一聲,那女人彷彿意猶未盡,
手指逗弄著男人的東西,「不行就換我來啦。」這時候只能用「義憤填膺」
四個字來形容雜牌此刻的心情。

「51。」
「安那?」我回答,眼睛還是盯著努力幫男人哈棒的女人。
「你能瞭解我現在『身在胡邦心在漢』的心情嗎?」雜牌幽怨的不得了,

我們四個人之中,只有雜牌沒有馬子。

「我還漢賊不兩立勒。」我說。

雜牌瞪著我,咬牙切齒。「殺奸賊,救中國。」

「噗哈哈哈哈。」我不小心笑了出來,我們趕忙蹲下,深怕被發現。

那時候的情景凶險萬分,相當刺激。

隔天雜牌和兩位沒有參與到盛會的仁兄說了當晚的狀況,假屌跟廢人大罵
我們兩沒義氣,沒在第一時間找他們回來看實況。
之後的一個禮拜,我的住處變成了班上男生聚會的場所,每天都是人滿為患。










原文出處: 深藏在歡愉後的感傷(3)
創作者介紹

novelca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